明末工程师_第8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7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些亚洲人好久才能shè击一次!冲上去!”
  损失惨重的哥萨克们听到了托宾斯基的鼓舞,又焕发了昂然斗志。
  就连日尔科夫也同意托宾斯基的看法。因为明国人没有选择三排轮shè,而是愚蠢的选择了一次xìng将步qiāng子弹全部打完。以哥萨克对火器的理解,燧发qiāng的装弹时间起码是二十次呼吸的时间。而下一次齐shè,起码是二十息以后了。
  而欧洲的战马远比蒙古马高大健壮,二十息,足够疾驰的哥萨克骑兵前进六、七百步。
  刚才选锋师在四百米上打高速移动的目标,准头不算特别高,命中率也只有一、两成,尚可以承受。也就是说,只需要再承受一次这样的齐shè,哥萨克就能冲进虎贲军的队列里,用马刀砍杀亚洲的士兵。
  托宾斯基举起了挂在马鞍上的号角,猛地吹了起来。
  哥萨克骑兵们高喊“乌拉”,策马踩着地上的阵亡同胞,向前面的虎贲军选锋师发起了决死的冲锋。
  然而这些欧洲人不明白,作为虎贲军中最精锐的部队,选锋师的装备已经进化到了后装qiāng的水平。
  拉开qiāng击,将纸壳子弹塞进去,关上qiāng击,将半圆形底火装入底火槽。只需要五、六秒钟,选锋师的士兵们就能再次shè击。
  在俄国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火焰又从选锋师的qiāng口喷出。
  战场上只安静了几秒钟,噼里啪啦的qiāng声再次统治了战场。子弹像是暴雨一样扑向哥萨克。高大的欧洲骑兵飙血惨叫,从同样高大的欧洲战马上摔倒下来,然后转眼就被后面滚滚的马蹄踩死。
  又是几百人被打死在冲锋的路上。
  日尔科夫惊得张大了嘴巴,眼睛变得血红,他发现自己遇到了这辈子最可怕的敌人——亚洲的明国士兵只需要五次呼吸就能完成一次shè击。
  这太可怕了。
  这是魔鬼的武器。
  第二次shè击打死了几百人,然后中间停顿了短短两、三秒,第三次自由shè击又开始了。
  因为自由shè击时候开qiāng时间的不同,选锋师的shè击已经渐渐混成了一片,已经快分不出第几次自由shè击了。
  托宾斯基同样被明国军队的shè速惊得膛目结舌,如果火qiāng拥有这样的shè速,那骑兵还有什么作用?
  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整理他的慌张的忧虑了。就在选锋师第三次自由shè击的时候,一颗后装qiāng子弹从他的右眼shè入,刹那间就shè入了他的脑袋,从后脑勺中飞了出来。
  这个顿河的哥萨克首领叫都没有叫一声,就失去了生命。


第0950章 猴子
  战场上,不同批次的shè击声终于混成了一片。回形阵正面五千把步qiāng间歇不断地朝冲刺而来的哥萨克骑兵们喷shè火焰。
  东欧的骑兵们不像是在冲锋,而像是在自杀。
  前面的哥萨克冲上去,在密集的弹雨中没走几十米就被撂倒,身上喷出血花或者血柱,从马上倒下来,扑通扑通地摔进一尺多厚的大雪中。
  前面的哥萨克被打死,刚刚把空间让出来,后面的哥萨克又暴露在铺天盖地的弹雨的面前。
  然后这些刚刚站上第一排的哥萨克就被狙击步qiāng瞄准,要不了几秒钟,这些刚刚冲到前排的士兵就被打死。
  选锋师采用密集阵型,每个士兵只占据半米的战场宽度。而士兵又分为卧倒、蹲下和站着三个排次shè击,所以在每个哥萨克骑兵占据的一米多战场宽度上,都起码有九名选锋师士兵在shè击。
  这九名士兵自由shè击,以几秒钟一发的速度,在不同的时间朝正面的哥萨克骑兵倾泻弹雨,造成的杀伤可想而知。哥萨克骑兵往往只要露头几秒钟,就被打死了。
  东欧的彪悍轻骑兵们仿佛是进入了一个屠宰场,前仆后继地往前送死。越往前冲,选锋师的命中率越高,冲到后面,地上的战马尸体已经让哥萨克的阵线无法往前面推进。后排的哥萨克尚不能跳过、绕过地上的战马尸体,就被前面扫shè过来的弹雨shè死。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大屠杀。
  日尔科夫骑在队伍的中间,脸上变得一片雪白。
  这样的战争太可怕。哥萨克横扫欧洲和亚洲,还从不曾遇见这样的敌人。战争仅仅开始了四十息的时间,哥萨克就被打死了几千人。地上的尸体就像是被杀死的猪羊,横七竖八地铺在雪地里。
  而且可怕的不是这惊人的伤亡,更可怕的是战场的形势:阵线推进到选锋师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就再也无法继续往前推进了。哥萨克尸体在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堆叠,继续冲下去,可能两万哥萨克要全部被这些亚洲步qiāng手打光。
  哥萨克的士气在飞速的流逝,几十息前还趾高气昂的欧洲轻骑兵转眼间已经胆战心惊。大屠杀一般的场景让他们浑身失去了力气,让他们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眼睛血红,浑身僵硬,甚至发抖。
  他们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小,冲锋的速度越来越慢。没有一个人敢以最快速度冲到最前面去,去被亚洲的士兵一qiāng打死。
  战争的结果已经毫无悬念。
  亚洲的士兵太强大了。唯一能阻止亚洲士兵的是黑龙江的严寒。而此时既然敌人已经用奇怪的衣物克服了严寒,哥萨克就远不是敌人的对手。
  日尔科夫知道伤亡太大了!要不了多久,叱诧欧洲和亚洲的哥萨克大军就要崩溃。
  是时候放弃这场毫无悬念的战争了。
  然而日尔科夫的醒悟还是慢了点。在后装步qiāng的可怕shè速下,战场上的局势在每一秒钟都飞速变化。日尔科夫还没有来得及下令撤退,哥萨克大军就崩溃了。
  短短两百米上起码被打死了六、七千人,哥萨克们早就失去斗志了。只是这可怕的屠杀发生得太快,后排的士兵了解到前面的情况需要一些时间,否则哥萨克早就崩溃了。
  在抛下一雪地的尸体后,哥萨克彻底丧了胆。再没有人往前面冲锋,他们在马上发出了充满了恐惧的嘶叫声,手上的马刀,背上的步qiāng都扔了一地。他们睁大因为战栗而血红的眼睛,一个个都缩在马背上往北方逃窜,只求能在雪地里逃出一条xìng命。
  日尔科夫看到一万多人的骑兵大军一哄而散,全身变得一片冰凉,顿时心如死灰。
  想不到这一仗竟打成这样。
  日尔科夫是哥萨克人选出来的大统领。作为领袖,他的责任是领导哥萨克抢夺更多的土地,更多的粮食和更多的女人。
  然而转眼间,自己不但没能抢下明国人的一切,反而被明国人彻底打崩。大军崩溃成这个样子,这一仗要死多少人?
  自己有何面目回去见那些哥萨克女人和孩子?
  日尔科夫犹豫的一瞬间,就被崩溃的骑兵们让到了最前面。
  几乎是同时,两发笔直shè过来的子弹shè进了日尔科夫的胸口和肚子。旋转的锥形子弹刹那间把皮草下面的ròu体搅成了血水。这个强盗头子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