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7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毛皮的明军是怎样克服严寒,杀到这里来的呢?
  日尔科夫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中。
  难道明军忍着晚上冻伤冻死的伤亡,强行推进,靠不顾伤亡强行前进到这极北的黑龙江省?
  一定是这样的。只有这一个答案!
  不可能大批量获得毛皮的明国士兵在这十二月的北风中攻到黑龙江省,只有这一个办法。
  那么在这样不顾士兵生死的行军后,明国的士气一定低下得不堪一击。
  日尔科夫前思后想了一番,举起了手,大声喊道:“全军松散阵型,shè击冲锋!全力冲上去!”
  哥萨克们大声呼喊呼应他们的领袖,从背上取下了已经上好膛的前装线膛qiāng。
  这些步qiāng能打两百米,用俄国人的度量衡,是六百“步”。这些qiāng是俄国从英国人那里购买的新式武器。当然,购买了一批后,俄国人很快发现这种武器其实结构简单。现在俄国自己也可以生产了。
  哥萨克们准备冲到六百“步”的时候,进行一次shè击,然后就拔出马刀进行铁血冲锋。
  迫击pàopào弹又从天上飞了下来,不过这次俄国人摆的是松散队形,pào弹伤到的人有限。
  距离一点点靠近,日尔科夫冲到了对面明国军队一千“步”的地方,隐约看清了对面的士兵。
  对面的士兵摆着一个巨大的空心回形阵,站得很密集。雪地上趴着一排人,后面蹲着一排人,然后站着一排人。
  每个人手上都抓着一把步qiāng。
  最让日尔科夫疑惑的,是这些明国士兵身上穿着的衣服。
  这些明国士兵身上穿着一种类似棉衣的衣服,把浑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他们的头上同样戴着这种材质的帽子,下身穿着这样的裤子。
  棉衣?棉衣在这个季节的室外有用?
  日尔科夫用眼睛在明国士兵的队伍中搜索了一圈,却看不到一个被冻伤被冻死的士兵。而那些士气高涨的明国士兵身上,也丝毫没有遭受风寒折磨的迹象。
  显然,这完全是一支征服了严寒的军队。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毛皮的明国人不害怕寒冷?日尔科夫想不明白。
  哥萨克确实无法理解羽绒服的作用,要知道现在是公历一月底,黑龙江的温度已经降到零下二十度。到了晚上,温度更是零下三十度,棉袄在户外已经完全无法抵御这样的寒冷。
  前所未见的奇怪状况,让日尔科夫陷入了短暂的慌乱。虽然他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哥萨克,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眼前的这支军队了。
  关键时刻,来自顿河的托宾斯基站了出来。他目睹希什金的战死,眼睛血红。快马从后面冲到了前面,他举着手上的步qiāng大喊:“冲啊!哥萨克!冲上去砍死明国人!”
  哥萨克们终于等到了一个领袖挺身而出,又鼓起了斗志。
  哥萨克有步qiāng,有马匹,人数和对面的明国人差不多。在马上shè完一轮后哥萨克还可以发起骑兵冲锋,显然俄国人的胜算更大。
  骑兵们举起了手上的步qiāng,大声喊道:“乌拉!”
  “乌拉!”
  马蹄滚滚,踩在一尺深的积雪中,不断地扬起地面上的雪,让整个雪地像是沸腾了在翻滚一样。两万匹高大的欧洲战马朝这边的冲了过来,速度越来越快。


第0949章 后装步qiāng
  钟峰看着对面冲过来的俄国骑兵,冷笑了一声。
  哥萨克人其实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群作风彪悍,生活方式保守的东欧人聚集在一起形成的部落。这些人在欧洲东部烧杀劫掠无所不作,一代更比一代尚武,所以引起了沙皇俄国的关注。
  沙皇看重哥萨克的武力,大量雇佣哥萨克东征西讨,成为了哥萨克名义上的主人。哥萨克也因此成为了俄国人,帮助沙皇占领了整个西伯利亚。
  可以说,哥萨克是这个时代有数的强悍武装。其单兵作战能力甚至可以和满清的马甲兵媲美。后世的拿破仑曾说过:“如果我的部队里有哥萨克骑兵,我会用他们席卷整个世界。”
  但是,在虎贲军面前,这些骁勇的哥萨克只是一群会移动的靶子而已。
  此时黑龙江省的室外温度大概是零下二十度,土壤已经完全冻住十分坚硬,要挖壕沟起码要一天的时间。哥萨克没头没脑地冲了上来,双方士兵都无法在冻土里挖掘壕沟,战争变成了火力和冲击力的比拼。
  哥萨克拥有的装备是昂贵的皮草、米尼步qiāng和高大的战马。而选锋师精锐拥有的装备是全套羽绒衣服、津王式后装步qiāng。
  在羽绒服帮助虎贲军士兵征服严寒后,后装步qiāng对米尼步qiāng就拥有完全的优势。虽然欧洲人偷学了李植的米尼步qiāng技术,但后装步qiāng的shè速,保证了选锋师和哥萨克之间的战争,完全是一场技术上的碾压。
  钟峰看了看前面来势汹汹的哥萨克骑兵,却突然失去了战斗的兴趣。
  “蒋充!你来指挥战斗吧!”
  蒋充愣了愣,朝钟峰敬了个礼,接过了指挥权。
  选锋师是严格按照郡王的《士兵cāo守》训练出来的,处处都有规范可依。指挥这样的军队进行战斗,其实很简单。
  “准备!”
  “shè击!”
  号角声猛烈吹响,令旗招展,开火的命令被传达到战线上的每个士兵。距离四百米,回形阵正面的五千选锋师士兵瞄准了冲过来的欧洲骑兵,开始了密集的自由shè击。
  对于五、六秒就能shè击一次的后装步qiāng来说,齐shè是不利于火力的铺展的。不同士兵彼此间隔半秒一秒的自由shè击才是最好的杀敌方式。
  “啪啪啪啪啪!”
  五千发子弹飞过雪地,shè向了四百米外的白人骑兵。高大的哥萨克们还没有进入米尼步qiāng的shè程,就一片一片地身体中弹。
  血液从哥萨克身上喷涌出来,变成血花喷溅出来,将那些昂贵的皮草染成了红色。
  哥萨克们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身上弹口,一点点弯下腰,最后扑通扑通地摔下了马。
  当然,哥萨克们也有狙击步qiāng。英国的磨镜工匠用手工打磨狙击镜,在三个月的时间内为俄国人制造了一千多把狙击步qiāng。
  被虎贲军凶猛火力打得有些慌张的俄国人举起了狙击步qiāng,开始还击。
  顿河的托宾斯基手上就有一把狙击步qiāng。他前面的几十个骑兵全部被蒋充的步兵撂倒,托宾斯基一下子被让到了队伍的前列。他在颠簸的马上举起步qiāng,勉强对准一千多步外的选锋师阵线,啪一声开火了。
  然而令他感到失望的,他的这一qiāng没能命中目标。
  其他举qiāngshè击的哥萨克和托宾斯基一样,大多放了空qiāng。
  哥萨克们刚刚装备火器,一遇到强敌就下意识选择骑马冲锋。马上颠簸,在这样的战术选择下不可能还能shè准狙击步qiāng。
  托宾斯基恼怒地看了看对面的选锋师,将步qiāng往背上一放,举起马鞭猛地一抽胯下的战马。
  “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