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7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7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头和农舍,连一件茅房都不会给李植留下。”
  托宾斯基说道:“大统领,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李植的军队抵御不了严寒,不可能在这最寒冷的冬天和我们作战,他有可能会把所有的人口全部撤走。”
  “这严寒的天气里转移农民,在最寒冷的野地里过夜,明国人晚上会冻死在积雪里。如果李植组织明人撤退,我相信至少三分之一的农民会在野外的晚上冻死。那和我们挥刀杀死他们没什么区别。”
  “唯一的问题,是抢不到女人了。”
  听到托宾斯基的分析,希什金皱紧了眉头,冷哼了一声。
  吸了口气,托宾斯基又说道:“但是无论如何,大统领,他们那小山一样堆积的粮食是搬不走的。我们可以希什金分批将这些粮食搬回西伯利亚。”
  “然后我们把吉林和辽东的所有建筑和设施全部毁掉,让李植七年以来的移民成果全部失败,让他再也不敢移民到北方来。”
  “那样一来,这东北的土地就迟早是我们俄国的!”
  三人对视了一阵,又哈哈大笑起来。
  “不管怎样,这都是一场不会遇到抵抗的战争。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到底能得到多少战利品了。”
  三人正在那里得意,却突然看到前面的白色雪地里冲过来三骑斥候。
  那斥候似乎是看到了他无法相信的东西,满脸的惊恐,不顾一切地往日尔科夫这边狂奔过来。
  冲到日尔科夫面前,斥候慌张地从马上滚了下来。
  在雪地里打了个滚,马上滚下来的斥候大声说道:“大统领,前面雪地里,冰冷的雪地里,有明国的军队攻过来了!”
  日尔科夫三人听到这话,互相对视了一阵。
  三人沉默了几秒,突然集体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托宾斯基大声说道:“明国人攻过来了!强大的明国军队突然间获得了只有我们俄国人才有的优质毛皮,征服了严寒,踏着雪顶着风攻过来了,我好害怕啊!”
  “我真的好害怕啊!”
  托宾斯基说完这句话,三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好久,日尔科夫才对侦察兵说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侦察兵,你们一定是看错了。明国人没有我们的毛皮,受不了这样的严寒,他们如果来攻击我们,会在路上冻死一半人!”
  想了想,日尔科夫说到:“侦察兵,你一定是把逃难的农民看成是明国的军队了。这天寒地冻的时候,唯一会在野地里跋涉的只能是明国的逃难农民。”
  三个斥候愣了愣,没想到统领们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们大声喊道:“大统领,我们真的看到明国的军队了。他们的军队外面还有大量的斥候警戒,我们是躲在一片松树林的雪下面才偷偷观察到他们的军队的!”
  希什金说道:“侦察兵,你太胆小了,你一定是被护送明国农民的明国士兵吓到了。李植既然阻止农民大撤退,自然会派出一些士兵保护。但那绝对不会是军队,只有我们俄国的战士才能征服这最寒冷的冬天。”
  希什金将自己的行囊放到了辎重车旁边,翻身跨上了自己的战马。
  为了节省马力,哥萨克骑兵行军时候并不骑马,只有在战斗的时候才会上马。
  不等侦察兵们分辩,希什金一挥手,喊道:“乌拉尔的哥萨克们!明国的农民就在前面,那里有大把的女人和银子!上马!准备抢下这些上主送给我们的礼物!”
  希什金将背上背着的新式步qiāng举了起来,大声喊道:“乌拉!”
  所有的哥萨克都被希什金煽动起来了,他们一个个翻身上马,大声吼道:“乌拉!”
  “乌拉!”
  “乌拉!”
  那声音山呼海啸,连不远处松树上面的积雪都被震下了一些。
  在三名侦察兵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两万俄国的哥萨克骑兵们举着步qiāng,像是一个巨大的锋矢,朝远处的“逃难农民”们冲了过去。


第0948章 沸腾
  希什金骑在马上,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
  他头上戴着毛皮圆筒高帽,身上穿着一件貂皮大衣,下身是一件麋鹿皮皮裤,脚上还踩着熊皮靴子。即便是这样严实的装备,黑龙江省的北风依旧让他感觉到寒冷。
  没有毛皮的明人想靠棉袄抵御这冷季节的北风?那必然是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冻死了。
  希什金骑在两万哥萨克的最前面,他有十二分把握自己看到的必然是一支饱受寒冷北风折磨,冻死冻伤无数的逃难农民队伍。
  希什金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手握马刀冲进明国农民队伍时候那些农民惊恐的目光,以及那些明国女人无助的战栗。
  希什金最喜欢看的,就是敌人的女人在自己的马刀面前发抖。
  距离前面的“逃难农民”越来越近,希什金已经影影约约看到前面的队伍了。果然,希什金看到的是一支步行的队伍。希什金越来越兴奋,突然在马上大吼了一声:“乌拉!”
  这声傲慢的吼声顿时在身后的哥萨克中激起无数共鸣:
  “乌拉!”
  “乌拉!”
  然而哥萨克们的美梦,终究还是被现实打醒了。
  迎接希什金的,不是惊恐的尖叫和四散的逃窜,而是几百枚迫击pàopào弹。
  希什金睁大了他的眼睛,用一万分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那从天而降的迫击pàopào弹,仿佛看到了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前面真的是军队?
  这么多pào弹飞过来,前面显然是一支万人以上的大部队。
  明国人没有西伯利亚的毛皮,明国人是怎么抵御西伯利亚的严寒,在这最最寒冷的冬天攻打黑龙江省来的?
  迫击pàopào弹像是无情的信使,顿时撕碎了俄国人所有的幻想。
  “轰!”
  “轰轰!”
  迫击pàopào弹在希什金的身边zhà响了,pào弹虽然小,但也能把钢渣shè到前后两、三米的区域。前面的骑兵看到pào弹来了,策马躲开。但后面的骑兵并不知道前面地上有pào弹,纷纷中招。
  顿时有几百哥萨克骑兵被zhà了个半死。有些战马被zhà死,直接连人带马倒在地上。有些哥萨克是骑兵被zhà伤,惨叫着从马上摔了下去。
  希什金很倒霉,他冲在全军的最前面,是明军重点打击对象。起码有十枚迫击pàopào弹在他身边zhà响,把他的战马zhà成了筛子。
  希拉尔身上也被pào弹中迸shè出来的钢渣子zhà伤了,他身子一软,就和战马一起倒在了地上。
  后面的骑兵刹不住马匹,直接从希什金的身上踩了过去。
  转眼间,希什金就被滚滚铁蹄踩成了烂ròu。
  大统领日尔科夫眼睛瞪成了铜铃。
  乌拉尔的希什金这么快就战死了?
  前面不但是军队,而且是一支精锐明军。距离一里多,明军就能准确地将pào弹shè入这边的队伍中,这份精准和训练有素甚至超过了日尔科夫的哥萨克。
  但是,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