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制造这战车的苏老三。
  苏老三看着疑惑的众官们,哈哈大笑。他抛了抛手上的车门钥匙,说道:“猜不出这战车是怎么动的?”
  众人连连摇头,说道:“我等不知,苏总管点拨点拨我等。”
  苏老三笑了笑,说道:“这却不行,要等大王来了,我才驱动这坦克给你看!”
  众人无奈,只能压住心下的好奇,安心等李植来。
  过了一刻钟,李植才慢慢从天津城骑了过来。
  众人看到李植,一个个轰然拜倒。李植挥了挥手,让众人站了起来。
  李植在那辆战车面前跳下了马,左右打量了一番这部战车。
  他转身朝苏老三问道:“这蒸汽坦克实验成功了?”
  苏老三回答道:“回王爷的话,基本算是成功了。”顿了顿,苏老三又说道:“就是开得久了容易坏。”
  李植追问道:“开多久会坏?”
  “大概开一、两百里,就总有地方出问题。”
  李植笑道:“那倒没关系。我不需要他开那么远,平时用牛马在前面拉,拉到战场上卸掉牛马,能冲刺一、两里就可以了。”
  苏老三答道:“开一、两里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听到李植和苏老三的话,众人才知道这战车叫做坦克。
  洪承畴眼睛一亮,忍不住好奇问道:“王爷,这坦克莫非是用来对付江北军的?”
  李植点头说道:“就是用来对付江北军的。”
  桓义华抢着问道:“王爷,那这坦克如果不用牛马,怎么动呢?难道用人从后面推?”
  李植笑道:“这么重的战车,用人是无法推得动的。你们没看到战车上面的烟囱吗?”
  众人这才注意到战车的尾部有一个朝上竖立的烟囱。烟囱口并不是暴露在上方的。烟囱口也由厚实的钢板保护起来,只斜斜地在烟囱后方留了一个口侧排。若不是李植提醒,众人还不知道那是个烟囱。
  洪承畴恍然大悟,说道:“这莫非是用蒸汽机驱动的。”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对,这便是我们的第一代蒸汽坦克。”
  一挥手,李植说道:“苏老三,你上去cāo作给我看看。”
  苏老三大声唱喏,用钥匙打开了战车的车门,带着两个手下进去了。
  众人眼巴巴地看着那战车,要看那战车怎么动。过了一会儿,战车后方的小烟囱上果然冒出一阵阵浓烟出来。也不知道苏老三在战车里是烧木头还是烧煤,总之是把蒸汽机的锅炉烧起来了。
  苏老三在战车里大喊了一声,坦克身子猛地一抖,开始往前面前进了。
  在众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沉重蒸汽坦克的不用马拉,也不用人推,靠着自身的动力往前面动起来了。
  开始时候坦克开得很慢,像是爬似的。但慢慢的,坦克在泥土地上越开越快,有了人类步行的速度。
  蒸汽坦克缓缓朝两里外的壕沟开去,在后面留下几道深深的轮子印。
  李植点了点头,暗道这苏老三不愧是制造了几百台火车头的人,做起蒸汽坦克来也得心应手。
  李植一挥手,让一队士兵进入远处的壕沟里,准备开火。
  天津众官看到壕沟里的士兵真的在装弹,一个个屏息静气,不敢大声呼吸。他们深怕这蒸汽坦克顶不住步兵的火力,把车里的苏老三给打死了。
  “啪啪啪!”
  壕沟里的步兵朝蒸汽坦克猛烈shè击。
  然而子弹打在坚硬的钢板上却没有丝毫作用,也就是留下一个印子。
  壕沟里的士兵们架起了迫击pào,准备用开花弹zhà坦克。
  桓义华看到壕沟里火pào被架了起来,眼睛一瞪,说道:“王爷,苏老三可在坦克里面呢!”
  李植笑道:“放心,zhà不开坦克。”
  “砰砰砰!”
  五门迫击pào同时朝坦克开火,开花弹落在了坦克的身边,zhà开了。
  然而冲击波zhà在坦克的装甲上毫无作用。坦克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朝前方开去。
  众官们大跌眼镜,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桓义华赞道:“王爷!王爷这蒸汽坦克一出,壕沟就没有作用了啊!”
  谢良友唏嘘道:“鬼斧神工,神乎其神!”
  洪承畴抚须赞道:“王爷,这坦克在手,江北军的壕沟无用矣!”
  苏老三等壕沟里的士兵停止攻击自己了,从侧门跳出了坦克,跑到了李植身边。
  李植点头说道:“苏老三,你做的坦克不错!你再琢磨琢磨,一边做一边改进,半年之内造出两百台出来。”
  苏老三大声说道:“王爷,你放心吧。”


第0944章 严寒
  刺骨的寒风中,黑龙江最北端绪东堡的士兵们遇到了蜂拥而来的白俄士兵。
  此时是农历十一月,按后世的公历算已经是十二月中旬,绪东堡被厚厚的大雪覆盖,到处都是白色的。而那些在雪中前进的白俄,就像是白色背景中的一个个黑点。
  白夷穿着厚厚的动物毛皮大衣,头上戴着毛皮帽子,脚上踩着毛皮靴子,可谓是武装到牙齿。而比较起来,绪东堡的士兵就只有厚棉衣,在这样的冬天里只能在室内作战。
  一出了室内,在室外呆得时间太久,就会被冰冷的北风冻坏手脚。
  然而棱堡外面白夷大兵压境,士兵们不得不走上棱堡边缘,举着qiāng进行防御。
  看到绪东堡的士兵们离开棱堡内部的建筑,沙皇的士兵们却不急着发起攻击。他们站在寒风中,静静地和天津的士兵们对峙起来。
  天津的士兵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来自极北地方的欧洲白夷,毫无办法。北风在棱堡的上方呼啸,士兵身上的棉衣根本防不住无孔不入的冷空气。很快,士兵们就被冻得浑身战栗。
  “动一动!”
  “动起来,别站着不动!”
  然而即便是士兵们拼命运动,零下十五度的室外,呼啸的北风也不是棉衣可以长时间抵抗的。对峙了两个小时候,出生在关内的士兵就被冻得受不了了。
  绪动堡的排长看着冻得发抖的手下们,知道这个棱堡没法守了。
  再守下去,三十多名士兵全部要冻死。
  而对面的哥萨克却丝毫不会有问题。
  一咬牙,排长大声吼道:“走!”
  几十名士兵如释重负,冲到马厩里取了战马,往南方逃去。
  绪东堡的外面,以逸待劳的白俄们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他们拢了拢身上温暖的厚实毛皮,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黑龙江最北面的绪东堡。
  ……
  天津郡王王府中,众人站在巨大的亚洲地图前面,分析现在的局势。
  钟峰和郑开成作为李植麾下大将,都被李植调了回来。现在虎贲军可以留在日本和朝鲜镇压反叛,但是带兵的大将必须回来统军。
  李植看着地图,托着下巴沉思。
  想着想着,李植开起了小差。
  这个时代没有刮胡刀,用锋利的普通刀片直接刮胡子很容易伤到皮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