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有八万人根本没有火器,只用普通的刀剑作战。
  如果李植的四万虎贲军在缅甸,胡马雍觉得自己根本不敢杀入缅甸。那四万虎贲军放在那里,哪怕就是在山岭中,十万火qiāng手也会被打崩。
  但是天助莫卧尔,荷兰人的情报果然没有错,明国发生了内乱。李植急急忙忙将四万虎贲军主力运送回国,显然是为了对付明国内部的江北军。
  如此一来,胡马雍只需要对付五万义字营和六万武士军了。
  根据胡马雍的情报,那义字营自组建后直接上战场了,shè术不精,战斗力最多和胡马雍的新式火qiāng手相当。而没有火器的武士军则不值一提,若是被火绳qiāng手一顿齐shè,说不定就崩溃了。
  以二十多万大军对付十一万杂牌军,胡马雍有必胜的把握。
  若是能打败李老四,恐怕莫卧尔帝国的疆域就会延伸入缅甸,帝国将在自己的手上将疆域扩大到前所未有的地方。
  胡马雍浮想联翩,脸上渐渐绽放出兴奋的光芒。
  他猛地拔出了自己的战刀,大声吼道:“莫卧尔的荣耀!”
  胡马雍身边的战士们齐齐大喊:“莫卧尔的荣耀!”
  “莫卧尔的荣耀!”
  那呼喊声从胡马雍身边开始,不断朝外蔓延,最后已经变成一片震耳yù聋的山呼海啸。
  ……
  黑龙江边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不过站在寒风中的日尔科夫一点都不觉得冷。他穿着一身棕色的熊皮大衣,头上戴着熊皮帽子,只有涂了油的脸和手露在风中。
  其实现在这样的气温尚不需要涂油防风,但日尔科夫已经习惯在冬天涂抹油脂了。
  日尔科夫是两万名哥萨克士兵的统领,此时他站在河岸边的小山上,正贪婪地观察着大江对岸的土地。
  过了江,就是明国的土地了。
  俄国对土地的yù望是无穷无尽的。在这个科技并不发达的十七世纪,西伯利亚那天寒地冻的土地几乎是几百里没有人烟,但沙皇依旧孜孜不倦地朝西伯利亚派出远征军,在西伯利亚南部打出了一条通道,将整个西伯利亚和其他国家分割出来。
  当然,沙皇更渴望的是西伯利亚南方的远东。如果能从黑龙江一路南下攻入明国的东北三省,在辽东半岛开辟一个不冻港,那沙皇才算是心满意足。
  俄国早就开始了向东北三省的渗透。早在崇祯二十年,俄国就派出了几百哥萨克渡过黑龙江劫掠东北三省的土著。
  然而明国的李植兵强马壮,将俄国人打回去了。
  沙皇阿列克谢不是一个容易承认失败的人。既然无法独自打败李植,阿列克谢就在欧洲找到了盟友。英国人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他们和荷兰人是同盟,可以通过英国人顺利地找到荷兰人。
  所以当江北军开始北攻京城的时候,荷兰人收买的大明商人很快把消息传给而黑龙江北面的俄国人。
  大明的商人向日尔科夫透露,这次不但是明国内部的江北军攻打京城,更有印度莫卧尔帝国的二十万大军攻击李植南方领土。如果把所有的兵马合在一起算,这次将有四十多万人围攻李植。
  沙皇从英国人那里买到新式步qiāng以后,就在远东部署了两万哥萨克。这两万哥萨克带着从英国人那里买的福尔摩沙式步qiāng,往南攻到了黑龙江的江边。
  黑龙江上已经有了一些浮冰,这让日尔科夫感到很安全。
  寒冷,是俄国人最好的朋友。
  再过一个月,明国的东北三省就是冰天雪地,那时候李植的士兵根本无法战斗。
  为了对付严寒,俄国人有一整套的装备,包括各种毛皮衣帽。这些御寒装备只有在北方的猎人那里才能获得,明国人不可能大量装备。
  而且俄国人和在长城以南生活的明国人不同,俄国人长期生活在最寒冷的地方,对寒冷有着天然的抵抗力。在最寒冷的时候,南方人即便有毛皮也无法在室外活动,日尔科夫麾下的哥萨克却可以持续在野外作战。
  两万人人数并不多,但是在十月到二月的冬天四个月中,日尔科夫的哥萨克们却是无敌的。
  李植的兵马冬天在东北三省根本无法作战。
  日尔科夫决定在冬天打进明国的东北三省,将那里的百姓全部杀死,烧光明国人的房屋。那样一来,明国人在东北三省的殖民就会完全瓦解。
  只要杀光了东北三省的明国人,那俄国就离占领东北三省不远了。
  李植在南方被围攻,根本无力顾及北方。而且就算李植想北上阻止俄国军队,也根本受不了东北的严寒。
  这是一个完美的侵略计划。
  虽然日尔科夫是哥萨克人选出来的领袖,但是他同样渴望俄国的爵位和财富。日尔科觉得这次胜利后,沙皇一定会封自己一个伯爵的。
  朝部队一挥手,日尔科夫发出了渡江的命令。
  两万裹着毛皮外套的哥萨克抬出了新制的小船,将船只放入了尚未冰封的黑龙江。士兵们呼喊着口号,挥动船桨,朝南方的富庶明国攻去。


第0943章 蒸汽坦克
  天津城中的官员们诧异地看着校场上停着的那巨大战车,满肚子狐疑。
  那巨大的战车高两米,宽三米多,有四、五米长,看上去十分巨大。令桓义华等人惊讶的是,这战车外面居然包着一层厚厚的钢甲。那钢甲是用范家庄钢厂的优质钢材制成,外面涂着一层灰色的油漆。
  车的前方是棱形突出的,看上去坚不可摧。
  报社总管桓义华在战车前后转了一大圈,疑惑地问道:“这两匹马拖拉的战车我见过,四匹马拖拉的战车我也见过,但为什么这台战车前面没有牛马呢?”
  众官员们听到桓义华的这话,一个个都围着战车打转起来。但看了好久,众人也没找到什么地方可以安放牛马。
  桓义华在战车的侧面找到一扇铁门。他眼睛一亮,伸手去拉那铁门,却发现无论如何拉不开,锁上了。
  政部部长谢良友在战车前后转了一圈,用力的敲了敲战车上面那结实的钢板,最后说道:“你们注意没有,这战车的轮子全藏在钢板的下面,保护得好深。”
  国防部长洪承畴眨了眨眼睛,伸手去摸了摸那战车下方的轮胎,说道:“好结实,这不是充气轮胎,这是实心的橡胶轮胎。就算是被子弹打中,这实心的轮胎也能继续前进。”
  众人这才注意到那轮子的位置,趴在地上看那藏起来的轮子,赞叹不已。
  “这战车的防御做得真结实,怕就是被步qiāng围攻也不碍事。”
  “只是不知道是怎么动的。”
  桓义华突然一拍巴掌,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坐在战车里面的人从车里面推动战车前进的。”
  众人愣了愣,思考起来。
  洪承畴摇头说道:“我看不像,这战车好重,用人力怕是推不动。”
  众人琢磨了好久,琢磨不出这战车的法门,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