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想到明天可能的损失和风险,李重镇脸色发白。
  总兵祖宽看了看李重镇,走到李植面前大声骂道:“狂徒!你妄自尊大,害得李重镇要接这苦差!如果明天你的兵马一触即溃,看我不一刀砍了你的脑袋!”
  李植淡淡答道:“总兵大人,若是下官拖住了老回回,甚至击溃老回回的兵马呢?”
  祖宽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植说道:“若是下官击溃了老回回,总兵大人便拜下官三拜,如何?”
  祖宽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大战前一晚,卢象升给各营兵马都发下了大量酒ròu。打大仗打的是士气,只有让士兵们吃饱喝足了,才有高昂斗志和贼兵厮杀。
  其他各营士兵都是苦哈哈,平日里被军官克扣军饷,吃苦吃惯了。此时得了酒ròu,一个个兴奋异常吵翻天。李植在各营兵马看了一圈,看到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有ròu吃有酒喝,官军们满脸红光,一时忘记了明日的凶险。
  这年头士兵缺少ròu荤,光靠吃粮食,无论如何都是有些营养不良的。此时得了ròu,士兵们整个人都精神了。
  李植四处观察了一阵,觉得这些士兵们平时过得十分艰苦,真不知道有多少战斗力。
  倒是选锋团吃惯了ròu荤,此时发了酒ròu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士兵们冷静地分食酒ròu,整个军营里十分安静,引得其他营的将领们一阵阵侧目。
  不过这些将领们都知道天津兵马是一个防守官的弱军,只当选锋团被明天的大战吓傻了,没一个觉得选锋团是平时待遇好所以冷静。
  李植和三个营长在军帐里商量了一会明日的战阵,便让全团士兵熄火睡觉,自己也和衣睡了。
  第二天卯时,官军大营里万头耸动尘土飞扬。二万八千官兵拔了营,手持兵器排列战阵,在大声吆喝的军官率领下朝各个方向奔跑步行,像是百川汇海的奔腾水流向各个方向流动,最后汇成一支浩dàng大军步出大营。近三万兵马在大营外面集合,按军官的指挥各自入列,排成锥形大阵。
  大军由五千骑兵护卫两翼,朝北面的高迎祥、李自成贼营杀去。
  李植骑在马上看那大军齐出的阵势,只看到传令兵骑着快马来回穿梭,各营梭旌旗挥舞。不少装备较好的边军穿着鸳鸯战袄,看上去火红一片,说不出的气势。
  总理卢象升身穿一副山文铁甲,外面披着一件青袍,骑着一匹骏马,随一众总兵副将位列中军,目光坚毅。
  李重镇的山海关兵马位于大军最右翼,走在大军的侧后方,随时准备抽身去战东翼的老回回马守应。
  选锋团却不在这支大军中,而是独自开拨,离了大军往东面开去,去迎战老回回的三万部众。


第0092章 pào击
  选锋团行走在荒废的田野中,在斥候的带领下,一路往东,寻找老回回的兵马。
  往东走了十七、八里路,斥候回报,老回回的贼营就在前面一里多。李植骑在马上举目望去,已经看到老回回那巨大的贼营了。周围老回回的塘马斥候越来越多,选锋团的斥候已经无法伸展了。
  前面时不时传来几声qiāng响,是选锋团的斥候开始shè击老回回的塘马了。
  李植收回了斥候,不再让选锋团前进,而是让士兵们给步qiāng上膛,在略高的一个土丘上排成一个半圆阵。整个阵型就是一个半圆的一条边,边上是三层士兵,半圆凸出的这条边的中间对着老回回的兵马。李植又让pào兵们把大pào从pào车上卸下,将大pào布置在半圆形阵列的两翼。
  李植让负责给大pào校准的士兵站上土丘最高点上观察pào弹落点,就让pào兵开始朝老回回的军营轰zhà了。
  pào兵们用矩度测量老回回贼营到火pào的直线距离,用铳规测量仰角,调整火pào的角度。然后用铳尺计算好了火yào用量,将固定重量的一包包火yào撕开给火pào装yào,用木舂舂实火yào,放入实心pào弹,然后再舂实一次。接着pào兵在大pào尾端的点火处倒入少许火yào作为击发yào,随后pào兵们站在火pào两侧,由pào长在点火处装上火绳,准备发shè。
  李植大喊一声开火,pào长们点燃了火绳。只听到轰隆轰隆四十声巨响,选锋团的士兵们都下意识地捂住耳朵。
  巨大的火花和烟雾从大pàopào口冒出,四十颗实心铁pào弹向老回回的贼营shè去。
  老回回的贼营很大,这样巨大的目标六磅pào不可能打不中,四十门pào全部打在了贼营里。pào弹落在地面上,帐篷上,甚至落在流贼的身体上,洞穿它们撞到的一切,打出一片飞屑和血花,然后在地上一弹继续往前方撞去,再撞穿一匹军马或者流贼的身体,再落地,再往前弹跳,把老回回的贼营打得一片狼藉。
  只一次开火,四十门火pào就打伤打死了七、八十贼兵。
  半死军马的嘶鸣声,受伤贼兵的惨叫声立即在贼营中响起,吓得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贼兵们惊慌失措,四下逃窜。
  胆小怕事的饥兵们本是被流贼携裹的百姓,此时看到从天而降的pào弹一个个吓得心惊ròu跳,已经忍不住想逃。
  老回回马守应听到了响声,冲出了自己的大帐,有些惊慌地看着zhà开的自家大营。他抓住一个张皇逃窜的传令兵衣领,大声喝问:“怎么回事?”
  “官兵杀过来了!官兵,官兵有大pào!”
  刚才老回回就听到斥候回报,说有一支一千多人的小股官军靠近了自己的大营一里多,老回回也没当一回事——自己有一万多饥兵八千兵马,一千官兵除非是来送死的,否则是不敢攻上来的!马守应估计那些官兵是来侦查的,一会就回去了。
  没想到这支官兵不但敢攻打自己,还有pào兵,这就对自己的大营开pào了。
  马守应气得暴跳如雷,大声说道:“全军出击,去把这些狗娘养的官军端了!”
  传令兵们这才找到主心骨,一个个行动起来把马守应的命令传到各营。八千贼兵渐渐动员起来,拿起武器跨上战马,开始驱赶张皇失措的饥兵们往寨子外面行去。
  饥兵们拿着简陋的刀剑,甚至拿着镰刀锄头就被集合起来,被送上战场做pào灰。
  不过部队集结需要时间,贼兵们还没有集结好,第二批四十发pào弹又飞了过来。有校正兵的指导,这次四十门六磅pào瞄准了老回回军营的中间。在矩度、铳规和铳尺的帮助下,四十发pào弹准头很好,即便偏离目标也只偏了十几米,纷纷撞进了正在集结的庞大贼兵队伍里。
  六磅的铁质pào弹在地上疾速弹跳,在集结的贼兵队伍里疯狂穿刺。每遇到一个血ròu之躯,pào弹就把这些血ròu骨头打得粉碎,穿透过去,继续穿刺下一个士兵的身体,在地上弹跳,然后继续撞刺。四十发pào弹像是四十个死神,在马守应的士兵队列中拉出四十条血ròu横飞的死亡直线。
  短短几秒钟,就有一百多士卒被pào弹打破身体,倒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