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法过江。
  此时若是溃败,恐怕就是一败再败,全军覆没。
  江北军的pào弹连绵不绝地落在新军的壕沟里。新军的士兵受不了这样的轰zhà,开始溃败了。他们不再遵守命令,拼命往后方的后备壕沟中撤。
  江北军的火pào很快开始朝后面的壕沟漫shè。
  时间一点点过去,断断续续的火pào打了一个上午,京营的士兵终于被这pào火打垮了。
  士兵们丢弃了武器,张皇地跳出了壕沟,漫无目的地朝远方逃去。
  曹变蛟看着崩溃的京营,面如死灰。
  “圣上的新军……”
  黄得功大声朝曹变蛟喊道:“伯爷!大军崩溃了,快走吧!”
  曹变蛟哪里还有心思撤退?他突然身子一弯,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第0939章 刚烈
  八月十三,皇极殿的朝会上,朱由检脸色铁青,坐在御座上的身子十分疲惫。
  昨夜,湖广快马传来噩耗,京营新军在岳州城下被江北军打溃。江北军追杀新军百里。十万京营新军无法渡过长江天堑,在岳州府的地境上无路可逃,几乎算是全军覆没。
  定西伯曹变蛟乘坐小舟渡过了长江,逃到了湖广北部的襄阳府。然而曹变蛟自认为断送了十万新军,悲观绝望下精神崩溃,居然病倒了,据说已经奄奄一息。
  本来京营新军在陕西、湖广势如破竹,朱由检本以为可以依靠新军重整天下,做一个留名青史的雄主。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所有的凭仗就全部烟消云散,事情又回到了最初那艰难的局面中。
  不仅如此,前线的哨探更说了,江北军大军正往北进军,眼看着是要打过长江,往湖广北部攻来。
  如今新军十万人已经溃败,从湖广、陕西到山西甚至北直隶都是无兵可守。江北军这架势,是要打到京城来?
  朱由检在北方变法,均平田赋,是断了士绅最根本的利益。江北军作为士绅的私军,和朱由检已经互为仇人。史可法和吴三桂做出北上的姿势,难道想废了自己这个皇帝?
  朱由检昨天一晚无眠,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然而惨淡的局面,才刚刚开始。
  此时朝堂上,百官们显然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此前天子在京城大开杀戒镇压文官,依靠的是京营新军的武力。那时候天子手握雄兵,百官不敢不服,东林党的大佬们坐视同党被杀也噤若寒蝉。
  然而此时京营大溃败,天子只剩下两万新军守卫京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那些东林党的官员们一个个都心思活络起来。
  原先因为京营新军而被天子收去的权力,是不是该还给东林党了?
  现在江北军携大胜之威北上,如果天子不向文官妥协,那江北军当真什么都做得出来。
  大明朝以科举取士,只要中了进士,自然就是士绅的一员。按照以前的惯例,进士们从此就可以广收田地投献,不jiāo田赋空手套白狼。而朝堂内外的文官们全部是进士出身,一个个都是天然的士绅利益代言人。就算是朱由检掌权这几年杀得人头滚滚,朝堂上的文官们也依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朝堂上的文官们,说到底,全是站在士绅一边的,朱由检是杀不完的。
  如今京营全军覆没,北方的变法再没有了武力支持。文官们,尤其是东林党成员们互相对视之下,一个个满脸的兴奋。天子的噩耗,就是他们的喜讯。
  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对天子发动总攻,彻底把北方三省的变法废除!
  内阁首辅王铎一甩官袍袖子,站了出来。
  这王铎素来首鼠两端,看哪边风紧就往哪边倒。原先京营势大时候,他看着范景文被天子处决一声不吭。然而此时新军大败,江北军挥师北上的时候,他就要站出来为天下的士绅说话了。
  “臣王铎有话说!”
  “说!”
  “臣以为,京营新军大败,乃天数也。”
  “正因天子不修明德,不持仁义,迷信火器之利,变祖宗之法,和天下士人战,才有今日之败。臣以为,如今首要的事情,是在北直隶、陕西和山西三省宣布变法失败,结束倒行逆施的均赋恶法。”
  听到王铎的话,文官们眼睛一亮。此时此刻有内阁首辅带头发难,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朱由检看着骑墙派王铎跳出来打响了第一qiāng,心里一凉,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天子看王铎事情没有做绝,曾经放过了他。没想到王铎最后就这样报答自己的仁慈。
  文官们却一个个步步紧逼。
  “臣高文进以为,新法当废!”
  “臣附议!”
  “臣等附议!”
  文官们像是说好的一样,纷纷跳了出来,齐齐向朱由检施压。
  看到这么多人跳出来攻击自己,朱由检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才缓了口气。
  王承恩看见昨天还唯唯诺诺的文官们今天集体逼迫天子,气得血往脑袋上涌,挥袖喝道:“京营才刚刚战败,你们就要造反了么?”
  王承恩厉声喝道:“江北军还在湖广呢!你们就琢磨北方三省的事情了?”
  王铎看了看王承恩,哈哈大笑,说道:“中贵人有所不知。”
  “虽然江北军还在湖广,但在北方三省各地都有营兵和卫所军。这些地方兵军都是反对变法的。如今京营全军覆没,不需要江北军北上,这些地方兵马也足以把天子派到各地去变法的官员一网打尽。”
  “天子若主动宣布变法失败,还能保存一些皇家颜面,和文官武将们相容。若是天子负隅顽抗,恐怕不但南方要反,北方的地方军也要反。到时候的局势,恐怕是要无法收拾了……”
  王铎图穷匕见,开始威胁朱由检了。
  地方军的将领们是文官们提拔的,军饷粮草全靠文官供给,几十年下来全部变成了文官的人。此前京营势大,这些地方军不敢声张。此时京营大败,地方军随时可能像江北军一样掀起反旗。
  如果朱由检不妥协,可能就是南北兵马齐齐攻入北直隶,各路兵马一起“清君侧”的局面。
  吏部侍郎高文进突然大声喊道:“事已至此,皇上不要死撑了。宣布变法失败,大家都停了干戈,还可以做太平天子!”
  东林党的官员们对视了一阵,一个个满脸的兴奋。他们一个个拱手上前,说道:“臣附议!”
  “臣等附议!”
  “天子诚宜早做打算!宣布变法失败。”
  朱由检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虽然京营已败,但朱由检却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天子虽然没有了新军,却还是那个刚烈的天子。
  “至少在京城,朕还有两万新军!”
  一拍御座扶手,朱由检大声喝道:“王铎目花神聩,满口胡言满腹乱语,不可再做官。自今日起,贬为庶人!”
  “高文进煽动百官对抗朕,罪不可赦,打入东厂大牢,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