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6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难道举旗造反?”
  听到这个商人的话,茶楼里的茶客们又沉默了。
  天子待郡王不薄。以郡王的作风,无论如何是不会造反的。如果郡王有造反之心,早就反了。
  到了那一步,郡王会不会放弃权力甘做逍遥王爷?
  突然有一个年轻人大声喊道:“不行!郡王不能出兵帮助京营新军攻打江北军。若是让京营赢了,山东就又要沦入文官之手。郡王这是在抛弃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让郡王出兵牵制南昌!”
  “只要郡王不出兵,京营哪里打得过江北军?”
  茶楼里的茶客们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一个个齐声叫好。
  一个商贩打扮的中年人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山东百姓的好日子是郡王给的!郡王要抛弃我们,我们不能一语不发!眼看着这日子一天好过一天,却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要阻止郡王发兵牵制江北军。我们要召集百姓,去巡抚衙门请愿上书,坚决反对郡王将九省的控制权让出去!”
  “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们也要让郡王继续管理山东。”


第0938章 鲜血
  李兴穿戴好虎贲军师长军装,给自己戴好帽子。
  看了看大衣镜中自己英挺的样子,李兴很满意,咧嘴笑了笑。
  他正要出发去军营,却看到门外突然跑来了一个叫做焦大堂的团长,手上抱着一大摞书信。
  “伯爷,山东各地的百姓又写了这么多信来,要阻止伯爷你发兵牵制江北军。”
  李兴皱眉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虎贲军的动向什么时候轮到这些平头百姓来指手画脚了?”
  那个团长将那些信摊在地上,从中拣出了十几封说道:“伯爷,这里面有十几封是血书啊!真的是用血写的。”
  李兴愣了愣,接过亲卫手中的血书,看了看那十几封血书的外封,骂道:“这一定是山东本地的报纸写了什么不该写的东西,把百姓煽动起来了。”
  亲卫说道:“百姓们都在担心天子威权大涨后会不会用计瓦解一镇九省。”
  李兴想了想,坐回了椅子上。
  “我倒也不想出兵帮这天子打仗,只是王兄军令如山,我如何敢违抗?”
  团长焦大堂说道:“伯爷,要不要再发一封电报请示王爷,就说百姓血书抗议,问问王爷还要不要出兵。”
  李兴想了想,点头说道:“好,就再问一次王兄。”
  那个团长脸上一喜,便去发电报去了。过了半个小时,他拿着天津的回复跑了回来。
  李兴接过电报答复一看。
  “按原计划出兵,不得有误。”
  李兴叹了口气,无奈说道:“王兄终究是要做忠臣。”
  看了看同样愁眉苦脸的焦大堂,李兴说道:“如今只能发兵了,出发!”
  ……
  八月初六,曹变蛟藏身于壕沟中,有些疑惑地用望远镜观察岳州城下的江北军。
  一切正如曹变蛟的想像,江北军果然被虎贲军牵制了三万兵马,最后只派出了三万人支援岳州。
  而京营新军则顺利等来了五万援军。如今十万京营新军包围了六万江北军,用壕沟阻断了岳州城和外界的联系。按曹变蛟的计划,只要能困住江北军几个月,江北军的壕沟战术就不攻自破了。
  但久经沙场的曹变蛟,却也觉得对面的情况有些诡异。在京营新军挖壕包围江北军的时候,江北军丝毫没有进行对抗,一切都进行得太容易了。
  杨国柱站在曹变蛟身边,疑虑地说道:“伯爷,吴三桂半个月前已经进入岳州城,江北军本该在吴三桂的指挥下激烈反抗。但他们这些天一点动作都没有,似乎根本不在乎我们是否包围他们。”
  “伯爷,我怕这其中有诈啊!”
  曹变蛟吸了口气,有些疑惑地观察着远处的岳州城。江北军对新军的包围如此处之泰然,莫非真的有办法克制这壕沟战术。
  然而天津王的使者说了,只有天津王的新式火pào才能压制壕沟,难道江北军把天津王的新式火pào学去了?
  曹变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正当曹变蛟在那里犹豫的时候,江北军的阵地上突然响起了一声pào响。
  只看到一个黑影一闪,一枚小pào弹在空中划了一道大幅度的抛物线,嗵一声落在了京营新军壕沟的外面。
  那小pào弹落在壕沟外面,沉默了两、三秒,然后就轰一声zhà响了。
  看到那枚pào弹zhà开,曹变蛟顿时瞳孔一缩。
  新式火pào?
  更多的曲shèpàopào弹从江北军的阵地上shè了出来。
  开始是几十门火pào在发shè,后来变成几百门,再后来竟有几千门火pào在朝这边轰zhà。几斤重的小型开花弹像是一阵阵冰雹,劈头盖脑地往京营新军这边砸过来。
  不少pào弹shè进了壕沟里。
  大明朝在战略上是很重视火器的,各地的县城都动辄有上百门小pào。大城中各式火pào就更多。所以江北军搜集虎蹲pào和臼pào改造为迫击pào的方法很成功。短短一年时间,江北军就得了四千多门“曲shèpào”。
  这次到岳州来,吴三桂带来了三千门曲shèpào。
  开花弹在壕沟里掀起了一片片铁和火的风暴。虽然京营士兵拼命地躲避这些pào弹的bàozhà,但总是有一些跑得慢的士兵中招。开花弹内部的铁渣子在狭小的空间里横扫一切,将一个又一个京营士兵zhà死。
  曹变蛟看着bàozhà冲击波此起彼伏的壕沟,惊得目瞪口呆。
  这就是天津王发明的新式火pào?
  为什么江北军,为什么吴三桂一介匹夫,也会有这么多新式火pào?
  京营的士兵们是曹变蛟培养出来的精锐,作风相当顽强。一开始,在江北军的pào火中,京营士兵还能够冷静躲闪。一看到pào弹shè进壕沟,士兵们就猛地跳跃躲避。江北军的pào弹引信不如李植的,落地后需要两、三秒钟才能bàozhà,京营的士兵还有时间躲开。
  但是这毕竟是用生命躲避pào弹,在一次次躲避中产生的恐惧可想而知。躲着躲着,京营士兵们就失去了原先的士气,开始混乱了。
  在壕沟中,士兵们一个个全趴在了地上,再没有人敢站立起来。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战士,只睁大眼睛竖起耳朵观察有没有开花弹落在附近。
  而江北军的三千门曲shèpào却还在轰zhà。
  黄得功看着摇摇yù坠的战线,悲怆地说道:“完了,新军完了。”
  曹变蛟无助地看着不断飞来的曲shèpàopào弹,却是一点办法没有。此时江北军守在壕沟里,新军冲上去是送死。但若是不冲,守在壕沟里挨zhà则是等死。
  杨国柱大声喊道:“伯爷!没法战了!只能撤退了!”
  曹变蛟已经是面无人色。
  这撤退往哪里撤?一出壕沟,江北军可以打二百五十步的火铳战斗力远强于新军的鲁密铳,离开了壕沟的新军会遭到江北军的一路追杀。而往北百里就是长江,京营新军仓促之下根本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