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6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挖战壕固守,我们也会挖战壕。到时候我们十万人把六万江北军包围起来,将他们困在岳州城下。”
  “岳州城并不是大城,只需要困他三个月,江北军就一定会弹尽粮绝,到时候吴三桂只能向我们投降。”
  黄得功和杨国柱听了曹变蛟的作战计划,对视了一眼。
  乍听上去,这个计划似乎可行。然而兵者险事也,江北军的武器这么先进,两个总兵却怀疑曹变蛟的围困计划能否施行。
  杨国柱抚须不语。
  黄得功拱手说道:“伯爷慎重,我们以彼之道反制彼身,妙是妙,却也十分凶险。这壕沟之法江北军用得这么熟练,万一他们有办法破解可如何是好?”
  曹变蛟眉头一皱,说道:“你来岳州城五日了,你可发现这壕沟之法的破绽?”
  黄得功摇了摇头,说道:“这壕沟之法十分棘手,末将无法破解。”
  曹变蛟说道:“那便是了!我昨日问过天津郡王派来的使者,那使者说这壕沟之法是天津王发明的。想破解这壕沟之法十分不易,必须有天津郡王最新式的火pào。江北军不过是吴三桂率领的士绅叛军,何德何能,难道他们能装备天津王的新式火pào?”
  黄得功又和杨国柱对视了一阵,说道:“伯爷慎重!我们渡江而来,后面是轻易无法越过的大江,可谓是背水一战。若是溃败了,那就是全军覆没。”
  曹变蛟听到黄得功的话,沉默了一会儿。
  黄得功说的话确是实情。此战若败,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十万新军和两万虎贲军联合攻打九万江北军,怎么会败?
  曹变蛟最终还是为此战的前景所吸引,一挥手说道:“传令全军,在岳州城外挖掘壕沟,等待五万援军到达。”


第0937章 茶楼
  虽然钟塔上的时针已经指到晚上八点,但山东济南府府城东面的一个茶楼中却依旧是人声鼎沸。
  要在以前,一到晚上就黑咕隆咚,靠油灯那影影绰绰的光亮根本没法做事情。茶楼不是青楼妓院,无论是看戏还是读报都需要光亮的环境。一般来说,到了八点茶楼已经关门了,哪里还会有客人?
  然而如今,济南有了电,有了电灯,就大不一样了。
  济南府试验发电站已经正式营业,这个茶楼位于济南府第一条通电的街道上,率先安装了电灯。
  轰隆隆的试验发电站将源源不绝的电能往济南城中输送,给李植治下的济南百姓带去了光明。
  因为其他的茶楼都没有电灯,到了晚上全部关门,所以这家茶楼的晚上生意特别好。茶客们不但在一天忙碌结束后来这个茶楼喝茶,看戏,听报,更可以来看看这电灯是个什么物事。
  茶楼里的每个位置都坐满了人,往往是一两拨人共用一张桌子,外面还时不时有一些来晚的客人。后来的客人们一进茶楼看那满满当当的厅堂,一个个都是唏嘘赞叹,无奈地离开。
  只听到哐一声锣响,茶楼戏台上的《定兴伯大战江北军》唱完了,茶楼的小厮拿出一个铜盆来接赏钱。看客们纷纷从钱袋里掏出二、三文钱往铜盆里扔去,没过一会,那铜盆里就接了厚厚一层钱币。
  在李植的治理下,山东百姓的生活水平直追天津。要在十年前,一场戏演完茶楼能得一百文钱就算是好的了。但如今在济南这两三文钱如今真不算事情,往往一场戏下来茶楼能得五、六百文钱。
  不少有绝活的外地戏班子也纷纷跑到山东来,来赚山东人的铜钱,倒是大大提高了山东的戏曲水平。
  比如几天这出《定兴伯大战江北军》,就是地方戏班子自编自排的新剧。虽然是新剧,却颇为讲究,水平不低。
  看完了戏,读报的人便站到了戏台上面。
  别的茶楼到了晚上只有油灯,不可能读报。但在电灯的照shè下,这家茶楼的读报人就能看清楚报纸上的小字。所以在这家电灯茶楼,每晚的读报是最受欢迎的节目。
  “京营新军越过长江,攻打江北军。”
  今天报纸的第一条新闻,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众人一个个竖着耳朵,仔细听着那报纸中所讲的事情。
  “京营新军集结十万大军,将和九万江北军决战。此战若胜,则江南士绅的抗税运动可以休矣。天子的均赋新法必将施行于天下。”
  “天子有心证明京营新军的实力,并未征调虎贲军参战。”
  “然天津郡王作为大明藩王,不能坐视京营新军立于险地。故天津郡王主动派定兴伯李兴率两万大军南下,牵制江北军南昌兵马,立求为京营新军取胜制造条件。”
  “此战天子若胜,则朝廷声势将大壮!四海之内,皆为王土。”
  听到了念报人的诵读,茶楼里的百姓们一个个都不说话。尤其是听到最后一句话,大家都有些愕然。
  “四海之内,皆为王土”什么意思?
  接下来是一篇评论员文章:“《京营若胜,恐撤一镇九省》。”
  这篇文章是山东本地评论员写的,用词辛辣一针见血,讲的是天子这次冒险对江北军用兵的背后深意。评论员说得很直接:“天子冒险独力用兵,所求无非是大胜后的声望!天子苦求声望,无非是为了以雄主姿态瓦解一镇九省天津体系。”
  “一镇九省并非郡王属地,却由郡王管辖,尾大不掉于理不合。此番天子若胜,定会直接派官员管辖九省,削郡王为一逍遥王爷矣……”
  茶楼里的人听着听着,脸上都露出了十分吃惊的神色。
  天子有可能会剥夺郡王对山东的管辖权,派文官来管理山东?这对山东百姓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那些文官哪一个是好东西?何曾像郡王的官员一样为国为民的?
  若是山东又被朝廷的文官统治,那山东百姓这些年过上的好日子,岂不是一朝之间就要还回去?
  当即,茶楼里就zhà了。茶客们在桌子上窃窃私语起来,商量着这个会影响每一个人生活的大消息。
  突然有人大吼一声:“山东是天津郡王的山东!不能让朝廷管理山东!”
  茶楼里的茶客们听到这声怒吼,齐声叫好。
  一个三十多岁的读书人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那些文官是什么嘴脸,大家看了几十年,早看得清清楚楚了。让他们管理山东,我山东百姓就是他们砧板上的鱼ròu,随意欺凌剥削!”
  “这些年我们山东由郡王管理,一天比一天富裕。现在在济南随便找一个帮闲的差事,都能拿到四两月钱养活一家老小!”
  “我弃了圣贤书,为商家记账,一个月五两多月钱。这样的生活,以前我们济南的百姓哪个敢想?”
  听到这个读书人的话,众茶客们又是齐齐叫好。
  然而有一个中年商人却大声说道:“朝廷若是打败了江北军,就控制了整个江南。到时候天子不缺银子,征募三、四十万新军包围天津。郡王若是不答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