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6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包围下,万象城的样子很诡异。
  万象城的几座城门大开着,城墙上一个士兵都没有,完全不设防地摆在虎贲军面前。
  李老四笑了笑,说道:“空城计么?”
  李定国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城内的情况,说道:“伯爷,这城中藏了不少兵马,虎贲军若是举着步qiāng冲进去,可能会被屋舍、寺庙阻挡视野,陷入白刃战。”
  萨摩藩藩主岛津久光站在一边,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可惜,武士都在粮草,否则,用武士杀进去!”
  真田信之在越南受到了惊吓,过完年就去世了。李老四一边让人把真田的尸体送回日本埋葬,另一边请示李植从日本调来了岛津久光。
  岛津久光是萨摩藩藩主,在日本颇有声望,可以镇的住武士军的浪人们。另外一方面岛津久光是从崇祯十六年就追随李植的日本诸侯,也比较靠得住。让岛津久光来统帅日本武士军和其后招募的浪人武士,李植和李老四比较放心。
  岛津久光这些年苦学汉语,如今已经能进行简单的对话。
  李定国拱手说道:“伯爷,如今之际,只能用义字营持手铳杀进去了。”
  李老四琢磨了一会儿,说道:“调集四万把手铳,调集一万义字营士兵,让每个义字营的士兵持四把手铳攻进去!”
  李定国大声领命,便去调集兵马了。
  一万义字营士兵很快就完成了武装。士兵们手持两把上好膛的手铳,腰上更别着两把上好膛的手铳,往万象城中攻去。
  一万人杀进了南城门,万象城中没有什么动静。
  士兵们继续往前挺进,开始进屋子搜查是否藏着士兵。
  城中的各个角落中突然同时响起了沉闷的号角声。几万埋伏在城中屋舍里的南掌王直属士兵手持弯刀杀了出来。
  李定国走在义字营队伍的最前面,突然看到道路两边的屋舍里冲了几十个蛮兵出来。这些南掌士兵身上没有盔甲,手上只有一把弯刀,但守卫国都的他们面目狰狞,似乎准备战斗到底。
  李定国往后退了一步,和身后的亲兵背靠背站在了一起,举起右手的手铳就往两边的蛮兵身上shè去。
  qiāng声响起,左方最靠近李定国的一个小个子蛮兵身上血花绽放,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翻滚呻吟。
  李植生产的手铳口径是很大的,能保证让中弹者一次xìng失去战斗力。
  不光是李定国开火了,整个万象城中到处都响起了bào豆一样的qiāng声,显然各个街道上的义字营都开始和敌人jiāo火了。
  shè完一把手铳,李定国手掌一松任手铳掉在地上,飞快地将左手已上过弹yào的手铳jiāo到右手,朝右边屋子中冲出来的南掌士兵开火。
  “啪!”
  距离不过两米,苦练手铳shè击几个月的李定国显然不会失手。右边的南掌士兵肚子中弹,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李定国扔掉手上的手铳,拔出了腰上的手铳,朝侧前方一个抓着长矛的南掌士兵开qiāng。
  周围的亲卫们也在不断开qiāng。虽然单把手铳不能像后世的手qiāng那样连shè,但这四把手铳接力shè击的效果同样惊人。李定国和身后的十几个亲卫转眼间就打死打伤了三十多个南掌士兵。
  本来从屋舍中冲出来的南掌士兵以为可以进入白刃战。但他们没想到义字营的手铳火力这么猛,更能连绵不绝的shè击。
  李定国举着自己的第四把手铳,瞄准了一个穿着鱼鳞甲的南掌军官脑袋shè击。只听到啪的一声,那干瘦的东南亚军官脑袋上白的红的都飙shè出来,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声qiāng响后,李定国附近的南掌士兵彻底被打怕了。他们再不敢朝李定国的亲卫们冲锋,而是调头往北城逃去。
  “装弹!”
  李定国飞快地给手上的手铳重新上弹,然后大声吼道:“支援其他街道!”
  义字营的火力太猛,没过多久,城中所有的南掌士兵就全部溃逃和投降了。
  一支义字营士兵冲进王宫中,抓住了南掌国王索林那旺萨和几百名南掌国文武大臣。
  李老四走进了万象城,一路走进了南掌的王宫。
  检查了一圈王宫,李老四摇了摇头,说道:“蛮夷之地,文化实在是落后。”
  “立即写塘报,向殿下汇报南掌国已经被我们攻灭。”


第0933章 英俄同盟
  lún敦汉普顿宫中,俄国的大使伊格纳舍维奇紧张地站在克lún威尔的外jiāo大臣面前,身子谦卑地微微朝前弯曲。
  克lún威尔的外jiāo大臣叫做辛克莱尔,这是一个十分精明的白发老人,鼻梁上戴着一副老花眼镜。他透过那透明的老花眼镜,上下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俄国大使。
  仔细观察了俄国人笔直的黑发,辛克莱尔有些傲慢地笑了笑。
  “我尊敬的俄国客人,我们并没有先进的武器,你们搞错了。如果想买前装线膛qiāng和新式火pào,你应该去阿姆斯特丹。或者里斯本,如果你们能和远东的李植搞好关系的话。”
  “但无论如何不该来lún敦。”
  伊格纳舍维奇冲辛克莱尔微微鞠了一躬,说道:“外jiāo大臣阁下,我想你是小看我们俄国的情报能力了。我们知道你们在大规模制造新式步qiāng,你们在lún敦伍尔维奇区有四千名名工匠在全力制造qiāngpào,每个月可以生产五千把新式步qiāng和数量可观的新式火pào。”
  辛克莱尔听到伊格纳舍维奇的话,微微挑了挑眉毛。
  俄国人知道lún敦兵工厂的产量。沙俄的间谍已经渗入lún敦的兵工厂了吗?不,他们显然只是得到了一些传言。如果他们真的能渗透到兵工厂里,毫无疑问会立即破解福尔摩沙式步qiāng的秘密,不至于低三下四的来lún敦求购。
  辛克莱尔笑道:“我们没有你说的新武器,伊格纳舍维奇先生。只有荷兰人有!你该去阿姆斯特丹。”
  伊格纳舍维奇猛地张开了手臂,试图用自己的热情感动英国人,说道:“外jiāo大臣阁下,英国在海上扩张,我们俄国在寒冷的西伯利亚扩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而且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们都受到李植的攻击!我们应该互相帮助。”
  “实话说吧,我们之所以这么迫切的需要新式武器,就是希望能在亚洲击败李植!我们在远东的武器太落后了。”
  顿了顿,伊格纳舍维奇说道:“将新式武器卖给俄国吧,我们愿意出大价钱。”
  辛克莱尔傲慢地笑了笑,说道:“我们没有新式武器。我们欧洲人是不会相信道听途说的消息的,俄国大使先生。”
  仿佛是说错了话,辛克莱尔又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道:“对不起,伊格纳舍维奇先生,我忘记了你们俄国人也认为自己是欧洲人,我冒犯你们了!”
  俄国人位于欧洲的最东方,在几百年的时间内长期和蒙古人通婚,恨不得自称蒙古人。在西欧国家的眼里,俄国人就是蒙古人的后裔,已经不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