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叫做马守应。
  马守应虽然没有高、李二人有实力,但此人作战彪悍,也是十三家流贼中较强的一家。探马报告他有部众三万,其中饥兵一万三千,老贼步卒五千,塘马三千。
  而集中在汝州的大明官军,则有十五家援剿兵马合计两万九千人,其中步卒二万四千,骑兵五千。
  讨论了三天,最后卢象升和几个高级武官们达成了一致,确定了官兵的战术——决定以少量兵力牵制马守应的兵马,然后以主力正面进攻高迎祥和李自成的兵马。官兵的战斗力强于流贼,只要马守应的兵马被牵制不能支援高、李,相信两万多官兵能大破高、李两家流贼。
  不过在派谁牵制老回回马守应的问题上,讨论陷入了泥潭。
  谁都知道,牵制马守应这活计不是好事。马守应有五千步卒三千骑兵,颇有战斗力。任何一家援剿兵马拿两、三千官兵上去迎敌,缠是能把他缠住,但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明显的——那可能就是要牺牲几百上千人。而且这种逆风仗一般都打得十分艰苦,即便坚持到主力击溃高、李,恐怕负责牵制敌军的兵马也取得不了多少战功,拿不下几个贼兵首级。
  更何况以少量兵马对阵八千贼兵,若是一着不慎被贼兵冲垮了队伍,那可就是崩溃了,小命都未必保得住。
  这样的苦差没人愿干,卢象升让武官们主动请缨。一堆武官沉默了半天,没有一个人出来请命。
  卢象升抚须叹道:“没有人愿意为国出力,做此中流砥柱么?”
  众将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个人说话。
  见无人愿意做牵制兵力,辽东总兵官祖宽说道:“总理大人,此战术虽然可以集结主力击敌,一举溃贼,但对牵制兵力要求过高。不是下官们推诿,实在是怕牵制不成反被老回回一冲冲垮,不如再想其他战法?”
  卢象升不满说道:“此战法可以一举击溃伪王高迎祥,震慑其他流贼,让他们对我们官兵闻风丧胆,大大有利于以后的战斗。否则一家一家的打过去,何时才能全灭流贼?更何况几个月前总兵曹文诏死于贼手,天下官军惊恐,如今军中士气低迷,甚至有官军面对流贼不敢战。不正面击溃高迎祥,不在此立威,剿贼大计难成!”
  听到卢象升的话,一众武将都沉默了。目前的官军虽然大军云集,但士气确实低迷,需要立威。
  不过总理的战法固然好,但谁愿意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做费力不讨好的苦差呢?而且这可不是一般的苦差,只有战力彪悍的兵马才能接这活。没有能力的话,被老回回一冲冲垮了那可是要丢xìng命的。
  卢象升抚须看了看低头沉默的武将们,皱了皱眉头。
  难道就真的没人愿意挺身而出牵制老回回了么?
  许久,卢象升叹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却听到大帐最后面传来一声:
  “下官所部兵马,愿意做此牵制兵力!”


第0091章 迎敌
  听到这句话,一个个低着头的武将们都是吃了一惊,纷纷四下里张望起来,看是谁说了这句话。
  卢象升顿时喜上眉梢,站起来大声说道:“言者何人?站出来让本官瞧瞧!”
  李植双手抱拳,从武将末席走了出来,大声说道:“下官天津防守李植,愿与老回回一战!”
  看到站出来的是李植,卢象升一下子十分失望,他尴尬地站在那里,半响说不出话来。
  “你……”
  李植拱手说道:“下官愿战!”
  卢象升有些尴尬地说道:“想不到居然是天津的兵马愿意做此苦差。”不过他很快又说道:“不过你部不是老回回的对手,坚持不了多少时间!还要再寻其他人应战!”
  李植大声说道:“总理大人放心,在下誓将老回回兵马拖到大军击溃高迎祥。”
  卢象升虽然瞧不上李植的人马,但一时也为李植的胆气所慑,击掌说道:“好气魄!虽然天津援剿只派一个防守,但你这个防守还是有胆气的!”
  顿了顿,卢象升环顾说道:“一个防守都如此慷慨,诸位高官厚爵,就没有愿意为国出力的吗?”
  一众武将们听到这句话又把头低了下去,没一个人搭腔。
  卢象升有些恼怒了,在椅子前面来回走动,十分烦躁。
  李植见状,再次拱手说道:“总理大人,在下曾击退流贼的两千多塘马,知道流贼的战斗力,愿意对战老回回,请总理大人成全!”
  听到李植的话,卢象升有些惊讶了。
  虽然说李植只是一个小小的防守官,所带的一千兵马不可能有战斗力,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但是李植的请战态度也太坚决了吧?要知道每个武将对于自己的兵马情况是最了解的,上战场不是儿戏,没有几把刷子是不可能敢对上强敌的,因为那是拿自己的xìng命开玩笑。
  这个李植,却反复请战。
  莫非他实在是个狂生?
  又或者,他真的打退了两千塘马,他割下的两百首级是真流贼?他真的拥有拖住老回回的实力?此时无人应战,自己是不是该相信这个李植一次?
  卢象升想着想着,脸上yīn晴不定,竟一时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李植见卢象升犹豫,趁热打铁说道:“大人,在下愿意立下军令状,若不能拖住老回回,在下提颈上人头来见大人!”
  卢象升注视着李植,似乎是在做最后的决定。
  李植又说道:“大人明鉴!下官不是狂徒。下官这个防守官位,是下官以一百二十五名士兵全歼三百四十名积年悍匪的战功换来的!那一役,下官兵马无一人损伤。”
  听到李植这句话,卢象升最后下定了决心,大声说道:“好,李植,我便信你一回!便以你部一千三百兵马牵制老回回。务必要将老回回拖住一个时辰。”
  说完这话,卢象升又转头朝那些低头不语的武将们说道:“山海关副将李重镇何在?”
  一个中年武将身子抖了抖,勉强走出队列说道:“末将在!”
  卢象升大声说道:“与伪王高迎祥对战时候,你部三千人走在最东侧,莫要深入接敌!倘若天津的兵马被老回回击溃,你第一时间抽出兵马转到东侧,阻拦老回回的兵马夹击我军。”
  李重镇暗自咬牙,拱手说道:“末将得令!”
  卢象升点了点头,大声说道:“那便如此定下来了。明日诸位便按计划,随本官上阵杀贼!”
  一众武官纷纷拱手答道:“下官得令!”
  卢象升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大步离开了中军大帐。
  见总理走了,一众武官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了几句,便也要离开中军大帐了。只有那个被卢象升点名的李重镇神情恍惚,站在那里像是丢了魂似的。
  这个李重镇十二分料定李植的兵马坚持不了一柱香时间,有没有李植都是一个样的,最后这个牵制老回回的差事还是落在自己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