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处平原,道路十分平坦。而且这些年王爷大力修建道路,几乎每个大村子都通了两米宽的水泥路。围观的百姓有一些也是做体力活的货郎,看到叶老头的三轮车,都动了心思,一个个大声叫好起来。
  张石头看着叶老头绝尘而去,越来越急。他拼命地用鞭子抽打牛屁股,只想让黄牛再走快一些。
  然而那头倔牛被张石头抽打得恼火了,走了几十步,竟停了下来。任张石头如何抽打催促,那黄牛都再不前进,在马路上一动不动。
  张石头知道不能再打牛了,然而比试的结果竟是这么丢人。他羞得满脸通红,无奈地把牛鞭一扔,双手捂脸坐在牛车上一动不动。
  叶老头骑车回来,看了看张石头的窘境,哈哈大笑。
  城门口的路人几乎全部围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这种新式运输利器。时不时有人打听哪里买得到这种三轮车。
  旁边几个儿童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站在三轮车下面问道:“老爷爷,我们可以摸一摸你的车吗?”
  叶老头大笑说道:“摸!随便摸!”
  那些儿童好奇地摸着叶老头的三轮车,用童稚的声音说道:“老爷爷的车子好厉害啊!”
  “比牛车厉害多了!”


第0926章 读书灯
  下午三点半,邓家卓背着书包,提着菜篮子往家里跑。他跑得满头细汗,胸前的勇士勋章随着他的步伐上下摆动,闪闪发光。
  看到少年人胸口的这枚勋章,路上赶着回家的路人都纷纷让开道路让邓家卓先走。在天津,勇士勋章意味着远高于平民的荣誉,处处都受到社会的优待。
  就算是去买自行车,都能直接跳过排队环节,提前取车。
  不过另一方面,这一枚勋章也是沉重的。勋章的存在意味着佩戴者家中有一位重伤员。
  邓家卓的父亲,就是这样一名为国负伤的伤员。四年前,邓家卓的父亲邓老大在淮安被江北军的pào弹zhà伤,下身瘫痪,从此失去了行动能力。
  邓家卓的母亲生弟弟时候难产死了。父亲重伤卧床后,十四岁的邓家卓就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每天天不亮,他就要起来为一家人做饭,抱父亲到厕所方便。忙完了这一切后,邓家卓八点钟要赶去中学读书,下午三点授课一结束,他又要早早赶回来照顾父亲,买菜做晚饭。
  因为太多事情要做,每天邓家卓不能像其他的中学生那样下午温习功课,而是要忙到晚上才能做功课。桐油灯昏暗,邓家卓渐渐有些近视了。
  不过好在近视不是很严重,还不到必须配眼镜的地步。
  邓家卓急急忙忙跑进了家里,将菜篮子放到了桌子上,就去看五岁的弟弟和躺在床上的父亲。
  还好,五岁的弟弟没有乱跑,在桌子旁边静静看着邓家卓为他买来的蚕吃桑叶。邓家卓又去看了看床上的父亲,看到父亲在那里看一本自己上学期的《地理》教材。
  看到家人都安好,邓家卓才舒了口气。他先抱父亲去厕所方便,然后把父亲抱回来,便去厨房洗菜做饭了。
  做好了简单两个菜,已经是四点半。冬天的北方天黑得极早,外面已经开始昏暗了。邓家三口人为了节约时间只吃早晚两顿,此时已经饿得咕咕叫了。邓家卓把饭菜端进卧室里,先给父亲盛了一大碗饭和一些蔬菜鱼ròu。
  在天津,自从有了拖网捕鱼后,鱼ròu就变成最贱的东西。邓家人虽然不富裕,但也能吃得起鱼ròu。
  邓家卓的父亲邓老大接过饭菜,坐在床上就开始吃了起来。
  邓家卓这才拉弟弟做到桌子上,开始吃饭。
  吃了几口,邓老大问道:“家卓,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邓家卓揉了揉眼睛,说道:“好行,还不用戴眼睛。”
  邓老大停下了筷子,看着邓家卓说道:“别人都是下午在学校里做功课,你为了照顾我爷两要晚上才能做功课,这眼睛都要坏了。家卓,真是辛苦你了!”
  邓家卓吃了一口鱼ròu,说道:“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娘死得早呢?好在王爷给爹每个月四两五钱的伤残补助,让我们家三口人有饭吃有衣穿。我平日里出门戴着爹的勋章,别人也另眼看我。”
  邓老大放下碗筷,问道:“家卓,你最近的成绩怎么样?”
  邓家卓脸上一白,没有答话。
  邓老大觉得邓家卓脸色不对,追问道:“家卓,你老实说,你成绩怎么样?你读这个中学,只要能及格毕业,就是能直接去做官的。上次来家访的老师说了,以你公德课的成绩,可以去做法官助理。你莫要因为照顾我爷两,把自己的前途耽误了!”
  邓家卓讪讪说道:“前天的物理考试,没有考及格!”
  邓老大闻言眼睛一瞪,愤怒地一拍床沿,就要发火了。然而他身体虚弱,火还没发出来,自己先咳嗽起来。这一咳起来不得了,他整个人猛烈的震动起来,像是筛糠一样来回摇摆。
  邓家卓见父亲发火,不敢说话,把头低着。
  邓老大好久才稳住了气息。
  喘着气,他说道:“家卓,以前你娘在的时候,你小学都考全班第一的。我们邓家就数你最有出息。你老实说,是不是晚上看不清课本,所以才会考不及格?”
  邓家卓低着头不吭声。
  邓老大愤怒地一拍床沿,喝道:“你说话!你要是不能去做官,你娘在地底下都会恨我!”
  邓家卓无奈地说道:“桐油灯烟太大,点一盏两盏看不清课本,等三盏又熏得我眼睛痛,没法看书。”
  邓老大眼睛一瞪,呆在那里。
  许久,他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用力地捶着自己的下半身,邓老大yù哭无泪。
  “是我害了你啊!要不是赶回来抱我如厕,买菜做饭,你哪里要夜里看书?以前你的眼睛是好好的!”
  邓家卓毕竟是个少年人,见父亲情绪激动,一时呆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邓老大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一家三口人仿佛是走投无路,一个个都十分无奈。
  坐着坐着,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门口突然来了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汉子。
  “邓家,这里是邓家么?”
  邓家卓放下碗筷迎了上去:“是邓家,你们是?”
  那些汉子看了看邓家卓,笑道:“小哥,我们是电力公司的。你们这条街已经通了电线,目前虽然火力发电厂还在建设,但王爷有令,先给功勋家庭装电灯。”
  邓家卓愣了愣,讪讪问道:“电灯?”
  电力公司的人笑道:“就是电灯啊,可亮了,就是十盏桐油灯也没有一个电灯泡亮!”
  听到电力公司员工的话,邓老大突然喊到:“家卓,快给王爷的人倒茶!”
  电力公司的员工笑道:“茶就不喝了,你们要是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把电线接进来了!”
  邓家卓点了点头,那些工人就忙碌起来。过了一会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