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5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却突然听到后面的武士们嘶吼起来。
  “進め~”
  装载三十名武士的三艘小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停在了岸边。身穿武士“当世具足”的武士拔出武士刀冲上了岸,一路狂奔朝两百多柬埔寨土兵冲了上去。
  三十名武士穿着草鞋在榕树树根中间撒腿狂奔。
  柬埔寨的土兵拔出弯刀,和武士们战在了一起。
  比起瘦弱的东南亚土著,武士们的武艺明显高了许多。虽然土兵们人数占优,但是密林中空间有限,也没法包围武士。刀光剑影中,四百多土兵竟和三十名武士杀得难解难分。
  武士们剑术出众,刀刀致命,很快就开始杀伤土兵。但土兵们毕竟人多,也时不时将弯刀割在武士身上。
  关键时刻,三十名义字营士兵拔出了手铳,也冲上了岸。
  “杀!”
  “杀!”
  “杀光蛮夷!”
  只听到一片喊杀声,义字营士兵用手铳朝土著开抢了。噼里啪啦的qiāng声中,土兵一个接一个倒下了,血花四溅。义字营的三十名士兵shè完一把手铳就把手铳往地上一扔,然后掏出另一把手铳再shè。
  凶猛的火力杀得土兵惨叫连连,很快这些土兵就崩溃了。
  武士们杀得眼睛血红,举着武士刀追进了密林中。义字营的士兵们不甘落后,也拔出钢质锻刀冲了上去……
  血战一场,武士们提着六十多个追杀得来的人头站在了韦老大面前。义字营的士兵更缴获了一百多个人头,喜气洋洋地在那里点数。
  加上虎贲军士兵击杀的五十多个土兵,这一场战斗下来打死了两百多土兵。
  按照天津王每个柬埔寨土兵十两银子的奖金,这一场厮杀下来,一百人不到的队伍会有两千多两奖金。
  不过一身是血的武士们损失不小,有三名武士死在了厮杀中。
  韦老大走到一名中年武士的尸体面前,说道:“按大王的政策,有八十两抚恤金给他的家人。”
  军中政策:虎贲军战死有300两抚恤,义字营战死有200两抚恤,日本武士战死则有八十两。
  旁边的武士队长听到翻译的话,摇了摇头,说道:“排长,这个浪人武士没有家人。他家本是西军的,关原大战后就失去了公职和俸禄,饥寒jiāo迫病死了。他没有兄弟姐妹,十五岁起就以浪人身份在各地做用心棒,流浪了三十年。”
  “如今死在战场上,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韦老大听到武士队长的话,沉默了好久。
  “拿八十两银子买块好墓地,厚葬他。”


第0922章 金边
  十一月二十,柬埔寨首都金边城外,李老四一挥手,一万虎贲军士兵开始了攻城。
  柬埔寨境内雨林密布,押运大pào的部队行走十分缓慢,远远落在了后面。一万虎贲军到达了金边已经三天,已经做好了井栏、云梯等攻城设施,李老四决定不再等待,便在没有重武器的条件下攻城了。
  这个时代的柬埔寨文明程度很低。这是一个不和大明接壤的国家,无法得到中土的文化和技术,而西方的殖民者尚未影响到这个国家,所以柬埔寨的整体科技和文化十分落后。
  不但落后,而且几百年上千年没有进步。
  最直接的反映,就是金边城很小,看上去就像是大明的一个县城。那一圈歪歪扭扭的城墙,让人怀疑这到底是否是一座都城。
  实际上,不光是金边城很小,整个柬埔寨的人都不多。
  金边城城墙上有几门小pào,但李老四估计那些土pào的shè程还没有虎贲军的shè程远。
  虎贲军的士兵们大声吆喝着,几百架高于城墙的井栏车被推向了城墙。井栏车上站满了举着狙击步qiāng的虎贲军士兵。井栏最后停在了城墙外的四百米外,使用狙击步qiāng的虎贲军开始朝城头的士兵猛烈shè击。
  “啪啪啪!”
  “啪啪!”
  战场顿时被此起彼伏的qiāng击声统治了。cāo作土pào的柬埔寨pào兵第一时间就被打死了。城头上抓着长矛和弓箭和土兵不知道被打死了多少,还活着的抱头鼠窜,紧紧缩在垛墙后面不敢抬头。
  打死了pào兵后,井栏继续向城墙压过去,进一步压制城头守兵。
  井栏下面的虎贲军举起了云梯,将梯子架上了金边的城墙。
  城墙上的柬埔寨土兵被井栏上的步qiāng手压得不敢抬头,根本无法阻止云梯兵的攻城。
  云梯上的虎贲军大兵们抓着手榴弹爬到城墙边缘,停了下来。他们用火种点燃了手榴弹上面的引信,一个接一个地把手榴弹扔向了城头。
  城头上立即像是烟花表演一样zhà开了花。巨大的火焰一片一片地冲了出来,手榴弹里的钢渣像是飞刀一样在城墙上乱飞,将基本上没有盔甲的柬埔寨士兵割得血ròu横飞。
  前面士兵的三发手榴弹zhà完,后面的士兵就将更多的手榴弹传上去。一千多架云梯在城墙上不断引起连珠pào般的bàozhà。
  柬埔寨的土兵们哪里见过这样的火力?被那手榴弹zhà中后,轻则皮开ròu绽,重则断手断脚甚至被活活zhà死。被zhà伤zhà死了上千人后,柬埔寨土兵们哇哇惨叫着,狼狈地扔下了武器,朝城中逃去。
  zhà了几千发手榴弹后,基本上城墙上没有人了。
  虎贲军的士兵们确认城头没有人了,才爬上了城墙。在城墙上,士兵们快速移动占领了所有的城门和箭楼,举着步qiāng对准了城中的柬埔寨国王王宫。
  城门被打开,士兵们举着武器攻入了金边。开始一条街一条街地确认有没有人反抗。
  金边城中的百姓哪里敢反抗?一个个跪地降伏。
  李老四站在城外,正托腮考虑怎样才能以最低伤亡攻入国王的王宫。他正琢磨着,却看到一个营长带着两个士兵从城里跑了出来。
  “伯爷,柬埔寨王宫宫门大开,国王舍罗那率百官跪降了!”
  李老四笑了笑,暗道这国王还算识相,免了虎贲军攻城之苦。
  李老四一挥手,说道:“入城,接收金边城。”
  带着一百亲卫,李老四骑马进入了金边城。一直向前,很快就骑进了柬埔寨王宫。
  柬埔寨的国王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须发皆白,有着和东南亚土著一样的瘦削身材。他身上穿着一件金色的盘龙衣服,此时跪在县衙大门似的宫门后面,一脸的灰败神色。
  国王手上举着柬埔寨的传国玺绶,李老四让人取来看了看,发现那玺绶和中国的传国玉玺类似,也是玉制的。玉玺上面用柬埔寨文写着几排小字,那文字是字母式的,看上去像是西洋文字,李老四也看不懂。
  李老四骑马走进了不大的王宫,步入大殿,看了看柬埔寨人的政权中心。
  大殿是一个多柱的建筑,可能是受了印度文化的影响,看上去有点西方文化的感觉,但屋顶又是东方式样的。殿中有许多用黄金制作的器具,看上去金碧辉煌。就连中间的王座上也是雕金镀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