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5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深究这个问题。他一挥手,说道:“调集整个江南的pào匠,造他几千门!”
  吴三桂沉吟说道:“本兵,李植有近万门这种火pào。我们的曲shèpàoshè速远不如李植,要和李植对抗,起码要铸造一万门。”
  左良玉被吴三桂害死后,江北军如今所有兵马都由吴三桂统帅,吴三桂已经成为江北军的实际控制人。史可法现在实际上十分忌惮吴三桂。他听到吴三桂的话,赶紧附和道:“长伯说得有理。”
  吸了口气,史可法说道:“只是铸造一万门曲shèpào工程浩大,即便我们调集几千pào匠来开厂铸造,没有三年五载也造不出来这许多!”
  吴三桂笑道:“本兵大人莫忧,我看这曲shèpàopào身和臼pào、虎蹲pào并没有区别,只是需要一个螺杆控制角度的机关罢了。我们把江南各府、州、县的各式臼pào、虎蹲pào全部搜集过来,稍微进行改造,一年之内就能得到万门曲shèpào。”
  史可法愣了愣,看向了荷兰工匠。
  荷兰工匠听着翻译官的转译,说道:“我赞成总兵的意见。虎贲军的bào破弹在尾部有一个木质弹托,这是一个十分神奇的设计。只要调整这个弹托的大小,就可以让bào破弹适用于各种口径的臼pào。”
  史可法听到荷兰工匠的话,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得很!杰特罗先生,今天到我的大帐中享用酒菜,我们不醉不归!”
  ……
  幽暗的雨林中时不时传来一声怪叫,让在蜿蜒河流中溯流而上的韦老大有些紧张。
  攻入柬埔寨后,战争的形态完全脱离了韦老大的想像。虎贲军在柬埔寨几乎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唯一阻止勇敢虎贲军前进的,是茂密的雨林和湿热得令人咋舌的环境。
  柬埔寨古称真腊,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韦老大这些天一路看过来,觉得这个以前被称为真腊的国家文明程度十分落后,远远不如越南。
  韦老大带着一个排的兵马攻在最前面,沿着蜿蜒的道路向柬埔寨首都“金边”攻去。走到半路,韦老大听取当地向导的意见沿河流穿过一片雨林,据说这样会节约几天的时间。但真正进入这片雨林中,韦老大就后悔了。
  这茂密的雨林中长满了榕树和蕨类植物,韦老大坐在小船上前进,头上只看到密密麻麻的树叶,竟看不到天上的太阳。
  韦老大甚至看到一只巨大的蟒蛇盘踞在榕树上,那大蛇起码有十米长,用冰冷冷的眼睛打量着这一个排的士兵。


第0921章 雨林
  不知道是被那蟒蛇盯得有些发毛,还是这雨林中的环境太令人发毛,总之韦老大有些被人埋伏的感觉。他一抬手臂,大声朝后面的十几艘小船喊道:“所有人注意,装好子弹,防止有埋伏!”
  韦老大后面不仅有一个排的虎贲军士兵,更有一“队”义字营士兵,还有三十名武士军。作为深入敌占区的先锋人员,韦老大这一队虎贲军的士兵都装备着津王式后装步qiāng,而义字营士兵则使用前装步qiāng和手铳。
  武士们只有一身武士盔甲和两把武士刀。
  作为虎贲军的排长,韦老大是这近百人队伍的总指挥。听到韦老大的命令,后面的士兵都拿起了武器,准备在雨林中作战。
  十几条小船在雨林中辗转前进,越往前密林越yīn暗。
  突然,雨林中传来一片尖啸声。
  韦老大心里一个咯噔,大声喊道:“趴下!全部趴下!”
  所有的汉人士兵都下意识地趴到了船底上,用小船的船舷板保护自己的身体。武士队伍的翻译也大声用日语吼叫起来,武士们忙不迭地在船上趴了下去。
  众人刚刚趴下,就听到一片破空声传来。然后是啪嗒啪嗒地撞击声,不知道多少箭矢shè在了船身上。
  一名负责划船的当地土著躲避不及,被一支箭矢shè中了左臂。他哇哇地惨叫起来,发出巨大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
  韦老大身边的翻译说道:“排长!箭上有树dú。”
  韦老大咬了咬牙,把头往下一压骂道:“驴毛球,敢埋伏你韦爷爷!”
  那个中箭的土著很快就中dú发作了,在船尾倒了下去,扑通一声摔进了混浊的河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韦老大看着那个土著落水,又惊又恼,骂道“驴毛球!”
  又是一片箭雨shè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所有人都藏在船板下面,没有人中箭。
  韦老大把头伸出船板,往外一看,看到起码有五百柬埔寨土兵拿着各色武器站在河边。大多数土兵都举着铁头长矛。其中大概有五十名弓箭手躲在树木后面,拿着箭往这边shè。
  趁柬埔寨土兵的弓箭又shè完一轮,韦老大大吼一声,“还击!”
  三十二名虎贲军士兵和三十名义字营士兵端起了步qiāng,把脑袋伸出船板,朝雨林中的弓箭手猛烈开火。
  “啪啪啪啪啪!”
  义字营的新兵shè击准头不行,但虎贲军这个排的士兵shè术十分高超。只看到几十把步qiāngqiāng口一片火光闪动,小河边的柬埔寨土兵顿时有二十多人中弹。
  不过柬埔寨的土兵们相当坚韧。还活着的三十多名弓箭手弯弓shè箭,又朝这边抛洒了一片箭雨。
  韦老大的士兵们赶紧往船板下面躲。
  嗖嗖的破空声中,一枚箭矢命中了一个义字营士兵。那个士兵被箭矢shè中了面门,大声惨叫起来。旁边的其他义字营士兵赶紧为他拔下了dú箭,但那个中箭的士兵却因为箭dú失去了控制力,拼命用手捂着伤口,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声。
  “啊~~”
  惨叫一声,这个义字营士兵在船板上剧烈翻滚,似乎是因为箭dú发作而痛苦万分。
  韦老大看了看义字营的士兵,怒得满脸血红,大声吼道:“打!打死这些土兵!”
  虎贲军的士兵们使用的是后发qiāng,装弹速度极快。不等土兵再次shè出dú箭,三十二名步qiāng手已经完成了装弹,举qiāng朝河边的弓箭手shè击了。
  “啪啪啪啪!”
  河边的弓箭手虽然只在树干后面露出半个身子,但距离这么近,虎贲军士兵的shè术又精湛,还是有近二十个弓箭手被shè杀。土兵的弓箭手顿时只剩下几个人,被彻底打垮了。
  不过那些举着长矛的土兵同样不是善茬,趁两边距离很近,那些土兵一个接一个地拿长矛往这边投掷。
  “嗵!嗵!”
  一名正在shè击的虎贲军士兵被长矛shè中了右肩,惨叫一声把手上的步qiāng丢了下来。不过好在这长矛上没有dú。旁边的士兵赶紧为受伤士兵进行战场急救,一用力把刺入袍泽肌ròu的铁矛拔了下来,掏出纱布开始为他止血。
  长矛一片接一片地投掷过来,十分具有威慑力。虎贲军的士兵们顶着这些长矛shè击,虽然还是能不断杀伤敌人,但在长矛压力下准头明显下降了非常多,有时候十几qiāng都打不中一个人。
  韦老大一边装弹一边转动脑袋,正在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