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5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甲和武士刀,每人可镇压五十名土著。武士从土著身上征收田赋,每月武士自用粮食少数,剩余上缴大王。如果土著叛乱,则组织武士入山镇压。武士们刀剑武艺出众,足以对付南蛮土著。便有死伤,也不是虎贲军的大兵伤亡,不至于令大王心伤沉痛。”
  听了李老四的谏议,大殿中的百官都沉默了。
  这可是一个重磅的奏章,一下子就改变中南半岛的政治结构。
  李植琢磨了一会儿,问道:“诸位对镇南伯的谏议,有什么想法?”
  百官们对视了一阵,最后财政部部长谢良友站了出来,说道:“臣以为,此法可行!”
  “如何可行?”
  “臣以为,雇佣日本的浪人武士所费不大。每名浪人武士每月给予一石半稻谷,一年不过十八石,足以令其满意。而每名武士镇压五十名土著,以每名土著耕作五亩稻田,二成收成上缴大王计算,每名武士可以收获的田赋是一年二百石以上。”
  “如果没有这些武士深入大山中,这些雨林大山中小村子的田赋可能根本收不上来。我们以十八石的俸禄换取二百石的田赋,十分划算。”
  听到谢良友的计算,百官们都十分认同。
  工业部部长蔡怀水拱手说道:“臣认为谢部长的话在理!”
  不少官员都纷纷附议,说道:“大王,此法可以让我们完全控制中南半岛,臣以为可行!”
  “此法财政上收益颇大,而且可以大幅降低日本浪人武士作乱的风险。”
  众官正在纷纷附议时候,纪检组总长崔昌武却拱手出列,说道:“殿下,臣有不同意见!”
  百官看向了李植的小舅子崔昌武。
  李植说道:“崔总长可讲!”
  崔常务拱手说道:“臣以为,我大军攻下中南半岛,是给我大汉民族开辟了又一个殖民地。如果全部jiāo给日本浪人管理,则我大汉民族则少了一片孽生人口的土地。”
  “大山雨林中的土地,固然难以深入,可以jiāo给日本浪人武力控制。而暹罗腹地平坦的平原,越南北部的平原,以及柬埔寨南部尚未开发的湄公河三角洲,则应该jiāo由汉人殖民开垦,以拓展我大汉民族的生存空间。”
  “臣以为,应该将中南半岛的土著全部迁入密林和山岭中开发荒芜土地。日本浪人新募的数量,可以依镇南伯所议数字,确定为十万。这些武士凭借武力,可以强行迁土著入山,此后对土著进行高压管理。”
  “土著迁走后的平原,则由江淮省的汉人进行耕作。虽然迁徙人员短时间内会出现各种问题,但长期来看,却可以把中南半岛永远变成我汉人土地。那中南半岛地方几千里,日照充足河流众多,足以支持几千万汉人耕作。”
  听到崔昌武的话,众官都沉默了。刚才纷纷附议镇南伯谏议的官员们,此时都不说话了。
  崔昌武所说的政策,倒是符合大王一贯的行事作风。恐怕比起迁徙人员的成本,大王更希望汉人能占领更多的土地。
  果然,李植高兴地拍了拍王座扶手,笑道:“崔总长所提谏议,深得吾心。便按崔总长的建议,搬空中南半岛的平原和三角洲容纳汉人!”
  “这次由财政部牵头,国防部和工业部配合,十天之内,拿出一份如何迁徙土著,如何分配浪人武士,如何鼓励汉人移民南下的方案出来!”


第0920章 曲shèpào
  十月二十一,史可法和吴三桂站在南昌府南部的江北军大营中,看着荷兰工匠摆弄的新式臼pào。
  说是臼pào,倒不是说是迫击pào比较贴切。
  明代中国有很多臼pào。因为铸pào工艺的限制,明代地方军铸造的火pào无法承受高膛压,自然就无法制造弹道较直的红夷大pào。铸造膛压较小,弹道较弯的臼pào就成为一个必然选择。这些臼pào中又以戚家军装备的虎蹲pào最有名。
  史载虎蹲pào身长二尺、重量达到三十六斤。pào由熟铁制成,每次用火yào七八两,可发shè五钱重的铅弹一百枚。也就是能散shè总重三斤半的霰弹弹丸。
  不过这些臼pào作为使用实心霰弹的滑膛pào,即便是抛shè,也只是小角度的抛shèpào弹。抛shè的目的是为了让初速较低的pào弹shè得更远,而不是为了绕开障碍物shè入壕沟中。
  一般这些火pào的抛shè角度最多也就三十度。
  不过臼pào和迫击pào的区别也只有shè击角度不同,在工艺和结构上,两种火pào是类似的。李植发明的迫击pào虽然令人耳目一新,但仿造的难度是很低的。
  荷兰工匠摆弄的这门臼pào,已经能称为迫击pào了。这门迫击pào使用螺杆调整角度,以六十度朝上的姿态立在地面上。
  荷兰工匠从弹yào箱中掏出一枚小pào弹。
  “尊敬的兵部尚书阁下、尊敬的总兵阁下,我们研究了你们送给我们的虎贲军小pào弹,发现这种bào破弹结构很简单。经过拆解和研究,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这种小型bào破弹的制造方法。”
  听到翻译官将荷兰工匠的话转译过来,史可法脸上一喜,哈哈笑了起来。吴三桂则叉腰站在一边,脸上没什么表情。
  二十四磅线膛重pào使用的开花弹shè击时要承受极高膛压,需要用高精度车床加工,荷兰人无法仿制。但迫击pào三斤五两重的小型开花弹只抛shè一里左右的距离,承受的膛压很低,这样的开花弹技术含量很低。
  淮安之战中江北军捡到的十几枚哑弹一运到巴达维亚,就被荷兰工匠割开研究,很快就仿造出来了。
  荷兰工匠给迫击pào装上发shèyào,将开花弹放入迫击pào,然后在火门上chā上了引信。
  点燃引信,迫击pào发出了嘭一声巨响,朝远处的靶子shè出了pào弹。
  开花弹落到了一里外的靶区,轰一声zhà开了。
  江北军的将领群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
  荷兰工匠得意地说道:“我们叫这种火pào为曲shèpào!”
  史可法大声说道:“妙!妙不可言!有此曲shèpào利器,我江北军可以和李贼的爪牙对攻了!”
  吴三桂看着地上的迫击pào,倒是喜怒不形于色。
  荷兰人的工匠说道:“巴达维亚总督说了,我们如今和江北军完全是在同一个战线上战斗。我们只需要十万两银子,就将这种开花弹的制造方法传授给江北军。”
  史可法哈哈大笑,说道:“十万两虽然不是一个小数字,但是能得到开花弹的技术,也是值得的。巴达维亚总督的善意,我们领教了!”
  顿了顿,史可法说道:“只是,我觉得虎贲军的shè速似乎十分快,这曲shèpào打一发pào弹的时间内,李贼的贼兵似乎能打两发pào弹。”
  荷兰的工匠闻言脸上一红,争辩道:“兵部尚书阁下,我们没能得到虎贲军的火pào实物,也只能仿造到这种程度了。如果尚书阁下能缴获几门实物,我们大概能研究出虎贲军火pào速shè的秘密。”
  史可法点了点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