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看到李植的自信模样,一些将领们有些不爽了,不时有人冷笑几声,仿佛在嘲笑李植的不知天高地厚。
  李植走到总理面前,看了卢象升一眼,却见这文官虽然老了,却依旧是精神饱满。他的两道眉毛斜竖着,一个鼻子十分挺拔。
  李植正要跪下去,却听到卢象升说道:“军中礼节从简,你站着说话吧!”
  李植得了这话,站直了说道:“天津范家庄防守李植见过总理大人!”
  卢象升看了看李植,缓缓说道:“贺世寿怎么派你一个防守来了,天子命各地大力援剿的圣旨他没看到么?”
  李植拱手说道:“巡抚大人说,在下代表天津援剿,不给天津丢脸。”
  听到这话,两边的将领们顿时zhà锅了,忍不住都议论起来:
  “天津真有意思,派一个卫所防守来说不丢脸!”
  “一个防守,也能不丢脸哩!”
  “嘿,这意思是要把我们比下去哩!”
  听到李植的话,卢象升脸上一黑,似乎是责备李植的自以为是,说道:“你可知道这次大兵云集汝州,我帐下有多少总兵,多少副将?”
  李植见这些大佬们如此看不起自己,想了想拱手说道:“总理大人,在下虽然只是一个防守,可也带来了一千三百兵马!”
  听到这话,一众武将们仍然是一脸冰冷,一个个都冷哼了几声。
  “一个防守也招一千士卒,想必都是老弱病残。”
  “莫要一上去就zhà了营,冲击他军!”
  “一个防守养一千兵?这兵能用?我看连流贼的饥兵都不如!”
  大明各地兵镇都靠朝廷发下来的军饷养兵,有多大官就有多少兵额,就有多少兵饷。若是一个总兵只养三千兵,那这三千兵肯定是拿着厚饷,自然士兵训练用心,兵强马壮。如果一个小小卫所防守只有一百多兵额,却靠被层层克扣的军饷养一千多兵,那这一千士兵吃饱都成问题,如何能上阵杀敌?
  这是来汝州骗吃骗喝的?
  所以即便知道李植有一千三百兵马,各镇的大佬们依旧是一脸鄙视,丝毫不把李植放在眼里。
  有一个老将跳了出来,大声说道:“此战结束,老夫便要参他天津巡抚贺世寿一本,参他目无天子,只派一个卫所防守来援剿!”
  又有一个老将站出来说道:“老夫也要参贺世寿一本,参他玩忽职守,目无国家!”
  听到这两个老将的话,其他将领们纷纷附合,一时群情沸腾,都在骂天津巡抚贺世寿。
  上阵杀敌可不是开玩笑,友军没有战斗力就会导致战局不利,到时候被贼兵打败了脑袋就没有了。天津援剿不力,派老弱来剿贼,危害的可是全力援剿的其他镇官兵的生命,怪不得众将群情激奋。
  卢象升听到众将的议论,以手抚须,默然不语,显然对贺世寿的安排也有不满。


第0090章 牵制兵马
  李植看到一众大佬的样子,转身朝那首先跳出来的老将拱手说道:“敢问上官名讳?”
  那个老将瞥了李植一眼,闭上了眼睛。
  旁边一个中年将领大声说道:“小子你看好了,和你说话的这位是正二品都督佥事,辽东总兵官祖宽!”
  原来这老将是个总兵,好大的官。
  李植拱手朝老将说道:“上官,若是在下的兵马战力不俗,在对贼作战中立下功绩呢?”
  那个老将闭着眼睛说道:“你一个防守的兵马,能如何不俗?”
  听到这话,众将一阵冷笑,似乎都十分赞同这祖宽的说法。
  李植说道:“要是在下的一千兵马,能杀敌劲卒两千呢?”
  听到这话,祖宽睁开了眼睛,玩味地看了李植一眼。半响,他冷笑了一声。
  见祖宽一笑,大帐里的武将们顿时哄堂大笑,笑着议论起来。
  “杀敌两千不太可能,被杀两千倒是可能!”
  “不但自己的兵马被杀,还要被贼兵冲乱我军阵势,导致其他镇兵马侧翼受敌!”
  “此子好生狂妄!一个防守,也敢夸口杀敌两千!”
  “天津竟派一狂徒来援剿!”
  李植吸了一口,大声说道:“诸位可知道?在下的兵马在来此途中,在洛阳遭遇流贼两千多塘马!在下的兵马将流贼击退,缴获首级两百!”
  听到这话,中军大帐里的将领们沉默了。
  一个防守官!遇上两千塘马全身而退?两百首级?开玩笑么?流贼的塘马战力不俗,岂是一个防守的弱军能够抵挡的?
  半响,才渐渐有人说道:
  “可怜洛阳的百姓!”
  这句话一出,其他武将便纷纷叫嚷起来。
  “此子为了战功,竟杀良冒功!”
  “一个防守为了争脸面,竟把杀良冒功的手段也用上了!”
  “天津的武官好手段!”
  李植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是却越描越黑了。
  这些将领们不相信李植能击杀流贼,都以为李植是杀害普通百姓冒充杀敌缴获的首级。明末武官道德沦丧,杀良冒功的事情在明末并不罕见。但这毕竟是龌龊的勾当,说出来为人不齿。此时将领们不但瞧不起李植的实力,而且也瞧不起李植的人品了。
  就连总理卢象升也丝毫不相信李植能击退两千多塘马,不但不准备为李植叙功,连查看李植缴获首级都懒得看了。他已经无心再和李植说话,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退下吧。众将继续议事!”
  李植被这些将领们鄙视到底,心里十分不爽。尤其是自己缴获的两百首级,竟然就这么轻飘飘地被认为是杀良冒功了,这让李植非常恼火。
  不过李植知道自己部队的实力,知道一上战场自己的实力就会展现出来。板着脸,李植退到了大帐最外围,在一众将领的最末尾角落站着。
  李植身边的一个游击将军却不屑于和李植同列,看李植过来,他赶紧往旁边走了几步挪开。
  连续几天,李植都是一个人站在武将阵列的最尾端,无人理睬。总理卢象升和总兵副将们议论怎么迎敌,讨论得很激烈,李植人微言轻也chā不上嘴。不过听他们议论,李植大概知道了目前的敌我情况。
  目前盘踞在官军附近有三家流贼,便是闯王高迎祥,闯将李自成和老回回马守应。
  其中北面有两家流贼,是高迎祥和李自成。
  闯王高迎祥是流贼领袖,他一家有部众九万。探马侦查确定其中有饥兵四万,老贼一万五千,塘马五千。饥兵是流贼们携裹的百姓,没什么战斗力,被流贼充为pào灰。老贼则是流贼的主力,是做贼多年的老兵,有相当战斗力。塘马是骑兵,是流贼的精锐,往往一人多马来去如风,战斗力可观。
  闯将便是大名鼎鼎的李自成了。不过此时李自成还不是流贼领袖,只是十三家七十二营流贼中的一家。他有部众七万,其中饥兵三万,老贼步卒一万三千,塘马四千。
  东面有一家流贼,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