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4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哪里躲藏。
  五百颗火箭弹在空中飞行时候留下了白色的烟雾,在空中留下了五百道华丽的抛物线。越过三里的距离,火箭弹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一头扎进了越南士兵的人群中。
  在三里的距离上shè击,火箭弹是没什么准头的。可能最后的落点距离最初的瞄准点偏离一、两百米,甚至更多。但是好在此时的越南人是十二万人的大部队,战线连绵六、七里。就算火箭弹偏了两百米,也依旧会砸进越南人的队列中。
  火箭弹的尖锐弹头极速落下,不知道砸死了多少倒霉蛋。
  火箭弹只在地面上停留了一息的时间,就掀起了横扫一切的大bàozhà。
  几十斤重火箭弹中zhà出的冲击波挟带着火焰,猛地zhà向了周围十几米的空间。五百发火箭弹同时在越南人的队列中zhà开,顿时就把战场变成了一座到处都在绽放火焰的火山口。
  不知道有多少越南士兵被这些火焰吞噬,转眼就被冲击波震死,变成了焦黑的尸体。
  最靠近bàozhà点的士兵,甚至刹那间就被zhà成了碎ròu,随着bào破的火焰往外面飞。
  冲击波中夹带的钢渣更加致命,这些藏在火箭弹作战部中的暗器像是飞刀一样激shè而出,将火箭弹的杀伤距离更加扩大了。就算距离bàozhà中心二十米,也很有可能被飞来钢渣刺入身体,破开器官。
  巨大的bàozhà声过后,战场上一片狼藉。许多还活着的士兵身上挂着一层黑血和碎ròu,也不知道是谁的。地上到处都是焦黑的尸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侥幸没有被zhà死的士兵到处狂奔,或者抱着脑袋蹲在地面上瑟瑟发抖。十二万人起码被zhà死了几千,整个军队已经完全混乱了。
  虎贲军的东边,五万名武士看着战场上的发展,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嘴巴。这火箭弹的威能也实在太夸张了些?如果说开花弹是在越南人的队列中点起了噬人的火焰,那这火箭弹就是给了越南人一座地狱般的火海。
  原来仗是可以这样打的。
  在这种钢铁和火yào的威力面前,人力实在太渺小,渺小到根本不值一提。此时经过火箭弹一zhà,越南人那十二万部众,看上去就像是来送死的。
  武士们一个个脸色发白,十分庆幸自己是站在天津王这一边的力量。李植的武器太骇人了,远远超过了真田信之的想象力。如果武士们没有投降,李植会用怎样的武器杀死全部的武士?
  义字营的士兵们更是惊得目瞪口呆,看着前面的bàozhà和烟雾,一动不敢动弹。
  此前旗令兵发令说此战jiāo给虎贲军,义字营的士兵们还以为虎贲军将利用名传天下的先进火铳杀伤冲锋的越南士兵。义字营的士兵们都在琢磨越南士兵有没有可能冲到近前来。
  然而现在这些流贼起家的士兵明白了,越南人不可能摸到虎贲军的边。
  这种火箭弹真是闻所未闻。这样的火箭弹轰zhà,和屠杀有什么区别?
  这完全是两个时代的战争,虎贲军的武器,起码领先了越南人三百年。
  义字营的士兵们此时才明白,李植配给自己这六万人的前装步qiāng并不代表义字营已经变成了正规军。李植麾下正规军的武器,强于义字营千百倍,不是用想象力可以想出来的。
  就在武士和义字营士兵都在震惊和惶恐的时候,又是五百发火箭弹shè出了发shè架,直奔已经乱成一片的越南士兵飞去。
  一朵又一朵蘑菇云在战场上绽放,像是吞噬人的魔鬼。战场上的越南人再没有动能往前冲,而是像是十万条虫子一样在无规则的蠕动,逃奔,躲藏。
  阮福濒看着战场上的情景,惊得面如死灰,身子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这已经不能称为打仗了。所谓的战争,就是越南人站在一起,接受明国人高效率的屠杀。
  阮福濒只觉得浑身发冷。他出身与国主家庭,一生下来就是世子,一辈子都锦衣玉食。他从来都觉得自己的生命高人一等,他的一滴血,都比平民的一条xìng命珍贵。
  然而今天,他却觉得他生命中所有的东西都在渐渐离自己远去,自己可能要在李植的军队面前失去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一切,都要完蛋了吧?
  阮福濒身边的亲卫开始逃跑,整个队伍开始崩溃了。
  然而阮福濒双腿发软,根本跑不动。阮福濒突然感到xià tǐ一热。他竟不受控制地尿在了裤子上。


第0917章 雷三的运气
  并没能坚持到火箭车的第三次shè击,甚至还没能走进狙击步qiāng的shè程中,越南的十万大军已经崩溃了。
  火箭弹形成的蘑菇云还没有消散,地面上的大越国士兵已经化为溃兵,慌不择路地四散逃跑。逃兵们是如此的惊慌,以至于他们连手上的刀剑都丢弃了。他们并不是朝某座城池逃去,而是四散着朝山中溃逃。
  越南的士兵们很清楚,面对虎贲军这样的火力,任何城池都是守不住的。逃入城中据守只是再被虎贲军轰zhà一次而已。唯一能救下他们xìng命的只有大山和山林。
  阮福濒看着大军在自己的眼前崩溃,全身瑟瑟发抖。他身边的士兵都明白大越国如今是完了,一个个各自逃命去了。阮福濒在那里呆立了半分钟,才有一个越军将领带着数百亲兵冲到阮福濒面前,搀扶他往停马的地方走。
  然而众人走到停马处,却发现自己的战马已经被乱兵夺走,被人骑走了。
  阮福濒惊得面无人色。那个将领一咬牙,拉着阮福濒往南面逃命去。
  李老四望着狼奔豕突的越南士兵们,笑了笑。
  “试试殿下新装备的自行车吧!”
  令旗招展,将调集自行车的命令发了出去。后方的几万辎重兵开始取出自行车,将自行车按照士兵的排列顺序将自行车往队列前方送了过去。很快,第一排的士兵就得到了自行车,往前一踩就冲了出去。
  然后第二排,第三排和更后面的士兵也拿到了自行车,背着步qiāng跨上了自行车,往前面追击溃兵。
  李定国和真田信之看着士兵们的新式装备,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两个轮子可以骑着不倒。而且那两个轮子组成的东西载着士兵们跑得好快,简直要赶上战马的速度了。
  这自行车看上去十分简单,却成倍的增加了虎贲军士兵的机动力。
  虎贲军是在变戏法吗,怎么有这么多常人不曾见过的新式装备。这么多新式武器,战争已经毫无悬念了。这是在打仗还是在炫耀武器?
  白刃战作为这个时代的主要作战方式,已经随着李植这一个又一个新式武器的诞生,毫无悬念地被历史淘汰了。
  真田信之沉默了半响,猛烈地咳嗽起来。
  他觉得胸口发闷,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虽然武士们此时是站在李植这个胜利者的一边,但李植的新式武器让他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