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4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眼,眼睛里满是惊喜。
  那个中年武士大声说道:“若大王不怀疑我,我愿意为大王将这个条件带进山中,告诉给山中剩余的两万武士。我想如果大人愿意雇佣我们,山中所有的武士都会立即投降。”
  李植愣了愣,嘲讽道:“我还以为你们要五万人总玉碎呢!”
  看了身后的亲卫连长一眼,李植哈哈大笑。
  “你们这些武士在山里吃了几年的苦,吃不饱穿不暖,受不了了?”
  跪在地上的武士们无言以对,只匍匐在地,不敢回答。


第0912章 大越国
  广南国国都顺化城中,三十岁的广南国国主阮福濒站在“正营殿”中,焦急地等待西方的商人。
  广南国虽然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名义上他是“大越国”的臣子。换句话说,此时的越国正处于南北朝时代,而广南国就是越国的南方部分。这个南方部分独立经营灵江以南的越南国土。
  越国北方则由郑氏遵奉越国皇帝,一般称为北方郑主国。
  此时的“越国”领土还没有后世的越南那么大,实际上此时的越国只有后世越南一半的土地。后世越南的南方此时由占城国统治,湄公河一带的土地则是真腊国所有。
  但是“大越国”是这些中南半岛国家中最强大的国家。连年的战争让越国黎朝南北两朝都拼命追求着富国强兵,不断引进外部的技术和先进文化。
  而越国南方的阮主国,也就是广南国,无疑是走在时代最前面的中南半岛国家。
  这个国家不但积极引进中国的技术和文化,不断吸纳来自中国的先进移民,而且更积极和西方殖民者开展贸易。
  上一代阮主针对越南的地理环境,在越国南方大种甘蔗,发展制糖业,将蔗糖卖给西方和大明商人。上一代阮主更积极发展造船业,并向葡萄牙人和荷兰人购买大pào。史载越国南北方的战争中,南方阮主出动“战船近百,每船载大pào六门”。
  虽然这些火pào可能只是小pào,但能一次xìng拿出几百门火pào,也足以傲世中南半岛了。
  阮家虽然只有三万军队,但却装备了数千把火绳qiāng。这些购自西方殖民者的武器极大地增加了南越士兵的战斗力,让兵力远少于北方的阮家始终能维护南方的独立。
  可以说,葡萄牙人和荷兰人提供的先进武器,是阮家的法宝。
  阮福濒上台后,也继承了阮家亲近外国人,学习外部文化和技术的传统。阮福濒几乎每个月都要召见一次驻扎在顺化的葡萄牙商人和荷兰商人,获取海洋外部的情报和信息。
  然而最近几个月,驻扎在顺化城中的葡萄牙商人却显得三心两意。狡猾的葡萄牙人不知道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再不勤快往阮福濒所在的王城中跑。
  而荷兰人,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荷兰商馆的士兵和商人在撤退,人数越来越少。现在荷兰商馆中除了几个负责蔗糖生意的小商人,其他人已经全部离开了。
  对此,阮福濒十分地愤怒。
  这是西方人在抛弃广南国的信号。和西方商人合作了几十年的广南国,正在被抛弃,时间就在李植即将攻入越国的关键时刻。
  阮福濒不知道在殿内等了多久,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得到葡萄牙商馆的回复。
  葡萄牙人拒绝和广南国主jiāo涉。
  听到葡萄牙商馆的消息,阮福濒愤怒地砸碎了手上的茶杯。
  毫无疑问,外面的传言是真的,葡萄牙人已经和李植联手了。以后葡萄牙人再不是阮氏的朋友,而是侵略者李植的帮凶。
  不过阮福濒还没有绝望,他在卡斯特罗之后还约见了荷兰商人。葡萄牙人投靠了李植,荷兰人却是李植的死敌,不可能坐视李植攻击大越国。
  在殿堂里走了几步,阮福濒让太监上来把碎茶杯清理了,站在王座前等待荷兰商人。
  过了一会,荷兰商人希勒森走进了阮福濒的正殿。
  “我尊贵的广南国国主,上帝保佑你!”
  看见热情的希勒森,阮福濒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希勒森阁下,我阮福濒作为广南国国主,正式向你提jiāo一百门重型火pào的订单。我们希望荷兰人能为我们打造一批重型武器,应对即将到来的李植的侵略。”
  希勒森听到阮福濒的话,脸上一时有些尴尬。
  沉吟了许久,希勒森才说道:“国主殿下,我们不愿意欺骗你,实际上,远东所有的荷兰力量都已经撤到了印度。我们在欧洲面临一场大战,远东和印度的荷兰力量都在收缩,现在我们只有一条战舰停在巴达维亚,而堡垒中的火pào和士兵全部离开了。”
  “我们没法满足你的订单。”
  阮福濒听到希勒森的话,身子抖了一下。
  “希勒森阁下,我想你已经听说了,李植即将入侵越国。李植已经征服了吕宋,下一个目标毫无疑问是我们越国,时间越来越少了。我们和荷兰一样是李植的敌人,我们应该互相帮助。”
  希勒森无奈地朝阮福濒鞠了一躬,说道:“国主殿下,你的难处我们理解,然而共和国现在的目标是在欧洲,我们根本无暇东顾。只能说,我们让你失望了。”
  阮福濒一下子变得面无人色,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面。
  李植用了什么手段?让荷兰人也在远东战略收缩?
  葡萄牙人和李植联手,荷兰人全军撤退,所有的外援一下子全没了。
  如果没有荷兰人的帮助,自己拿什么对抗横扫四方的李植?
  希勒森担忧地看了看阮福濒,说道:“国主殿下,我看正面战是没有希望了,也许广南国该考虑一下使用游击战阻止敌人。”
  阮福濒恼怒地说道:“你是让我放弃顺化,躲进山里去?”
  希勒森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地说道:“国主,我看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希勒森没有在“正营殿”中耽搁太多时间,他说完几句话,就离开了。
  看着荷兰人的背影,阮福濒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不到救生圈,无助的坐在殿堂中,许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过了好久,他才愤怒地跳了起来,将身边的一把椅子狠狠踢了一脚。把那红木做的椅子踢飞了几米。
  “这些西方人,都是没有人xìng的畜牲!有利益的时候一拥而上,大难临头的时候却没一个靠得住!”
  殿堂内的官僚们噤声屏气,不敢说话。
  阮福濒站在大殿中间,又沉默了好久。
  足足过了一刻钟,阮福濒才说道:“派人联络北方的郑家,就说我大越国已经大难临头了,我们阮、郑两家该抛弃一切仇恨,联手对付即将入侵的李植了。”


第0913章 武士军
  七月三十,李植在骏府城的天守阁上看着站满城堡各处的五万盗贼武士。
  五万武士是几天前从大山中撤出来的。几年的盗贼生活让他们十分狼狈,他们一个个都十分瘦削。身上原先华丽的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