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4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强的战斗力为我攻坚!”
  “你就继续作义字营的都统吧,继续做这支兵马的将军,一定要为我把这六万人练成一支冲锋陷阵的强军。”
  李定国跪地喊道:“只要大王一声令下,我义字营就杀入安南缅甸,定将那些蛮夷杀服!”
  李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出征中南半岛之前,我需要你带义字营去一趟日本。甲信越山区中的武士游击队让我如鲠在喉,你去帮我把这根刺拔掉吧!”


第0910章 手铳
  七月十五,李定国趴在一个河谷的侧部,看着远处的河谷入口。
  李定国的身边趴着无数的义字营士兵。这些士兵一个个手抓手铳,随时准备朝敌人冲锋。
  如果能分辨出这些士兵的伪装,从空中看下来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士兵布的其实是一个口袋阵。
  整个口袋阵包围了山脚下的河谷,只有河谷入口那几百米处没有士兵。
  义字营副统领刘文秀趴在李定国的身边,说道:“大帅……不……统领,日本人会上当吗?”
  李定国沉吟片刻,答道:“会中计!”
  “我在前面二十里处投入了一万强兵徉败,又在中间摆放了一千车的辎重,让徉败的士兵经过辎重而不顾,怎么看,这都是一溃千里的形势。莫说是日本人,就是身经百战的小曹将军在这里,也要上我的当。”
  刘文秀听到李定国的话,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压低声音说道:“好!统领,就数你计谋多!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把日本的武士一锅端了!”
  刘文秀说道:“我们把武士一锅端了,大王会如何赏我们?”
  李定国想了想,说道:“大王估计会给我们配备步qiāng吧。”
  义字营到现在还没有步qiāng。虽然人手两把短铳,但义字营的士兵们看到虎贲军的步qiāng还是十分的羡慕。毕竟那是shè程几百米的武器,不是只能打二十、三十米的手铳可比。
  如果得到步qiāng,义字营就算是正式成为李植麾下的官军了。对于流贼出身的义字营士兵来说,那是最可贵的事情。
  刘文秀听到李定国的话,激动起来,大声吼道:“打,往死里打这些日本人。”
  李定国见刘文秀大声说话,皱眉看着刘文秀。
  刘文秀知道自己说话声音太大,有可能把埋伏圈中的情况暴露给日军哨子,赶紧停住了话头。他扇了自己一巴掌,压低声音说道:“统领,我去前面指挥堵进口的队伍了。”
  李定国挥了挥手,让他去了。
  刘文秀一路往大树底下钻,跑到了河谷的最前端,找到了自己麾下的五千堵路勇士。
  手上握着前所未有的先进装备,这五千士兵们都很激动,没有丝毫畏战情绪。
  刘文秀笑了笑,趴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过了一刻钟,前面传来了一片兵荒马乱的脚步声。
  河谷中间的小河边,一万“溃兵”撒腿狂奔,冲进了狭窄的河谷中。那些溃兵不知道是真的被武士们打溃了还是演的逼真,总之十分狼狈。旗帜早就被扔了,一些人连锻刀都扔掉了,只撒腿狂奔。
  溃兵的后面,狂喜的武士们手持武士刀,疯狂地追杀着。
  溃兵带着追兵,进入了河谷中。
  日本人的总大将是八十多岁的名将真田信之。虽然这老头在日本有名,但显然已经老得跑不动了,不可能跟着大部队追杀义字营溃兵。实际上现在的日本武士追兵们是处于群龙无首状况,只看得到眼前的机会,却对河谷中的危险一无所知。
  刘文秀看着冲入五里长河谷的武士们,在估算着日本人的人数。
  “一万人!”
  “两万人!”
  “三万人!”
  “贼妄八,三万五千人,今天是抓到大鱼了!”
  武士们全部冲入河谷后,前面李定国处突然升起了一颗照明弹。
  然后是“啪”一声qiāng响。
  qiāng声在山谷间来回回响,惊得武士们脸上一白。
  有埋伏?
  不过此时怎么想都晚了。
  河谷两岸的小山上,五万义字营从山石树木后冲了出来。这些悍匪出身的士兵身穿精甲,手持两把手铳,如下山的猛虎,朝山下的三万五千武士冲了过去。
  前面“狼狈奔逃”的一万人也把住了河谷的出口。他们排成了密集的方阵,死守在一片缓坡上面。
  武士们此时才知道中伏了,他们转头看向来路,却看到河谷的入口也已经被义字营封死。
  已经无路可退。
  武士们眼睛刹那间变得血红,举着武士刀就朝冲过来的明国士兵砍去。
  奈何义字营的士兵们根本不和他们玩白刃战。
  “啪啪啪啪啪!”
  火光闪动中,义字营的士兵们举着手铳朝武士们开火了。
  李植生产的手铳是一种短筒前装线膛qiāng,经过数次改良,现在的手铳使用雷酸汞底火击发。使用之前将发shèyào和子弹装进手铳中,将底火装在火门上,然后用一团废报纸堵住子弹,就可以进入待shè状态。
  这种待shè状态可以保持很久,没有大的颠簸的话,上好弹的手铳一天之内随时可以shè击。
  手铳一shè,河谷中的武士们就像被推倒的麻将牌一样倒下。
  义字营的士兵们仗着身上有精甲,往往欺到武士们的二十几米外才shè击。这么短的距离上命中率是很可观的。武士们没见过手铳,见义字营的士兵冲上来shè击,也不躲闪,一个个拔刀相迎,于是伤亡就更大。
  义字营的士兵们shè完一铳,将shè完的手铳往地上一扔,然后将左手的手铳jiāo到右手,对着十几米外的敌人再次猛烈shè击。
  武士们惨叫抽搐,一片片地倒在火qiāng的qiāng口下。
  前面的士兵shè完了两qiāng,就拔出锻刀守在山坡上。后面的义字营士兵则抓着两把手铳往前冲,越过前面的士兵,继续朝武士的腹部冲锋和shè击。
  并不宽阔的河谷中,到处都是手铳shè击的火花,噼里啪啦的qiāng声统治了战场。
  有一些武士们手上拿着弓箭,但是义字营的士兵身上穿着精良的锁子甲。实际上这些锁子甲下面还有一层皮甲,整体上十分厚实。弓箭shè在这样的盔甲上面效果并不好,顶多能刺入肌ròu,但无法杀死义字营的士兵。
  而手铳造成的杀伤则直截了当,一qiāng一个。
  勇敢的日本武士们只能举着武士刀往前冲,大多数人还没冲上去就被手铳打死了,少数人冲到了前排和义字营的士兵劈砍在一起。但是即便是白刃战,jiāo战双方还是有距离的,后面冲过来的义字营士兵往往一qiāng就把白刃战中的日本武士打死。
  武士身上华丽的“当世具足”防得住弓箭,却对手铳毫无效果。
  四、五万人举着手铳冲击三万五千人的日本武士,造成了惊人的伤亡。
  也不知道被打死了多少人,日本的武士们终于明白,他们完全不是这边热兵器的对手。
  在几个中年武将的吆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