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4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大的公平。”
  “这些银子只是二艘四级战列舰的造价,却能帮助我们赶走四十多艘战列舰的英荷联军,这是世界上最划算的买卖。拉斐尔,我们要学会感激!”
  拉斐尔躬身说道:“我的国王,可是我觉得李植是在利用葡萄牙,利用我们将英国、荷兰和西班牙拖在泥潭中。李植是在cāo纵我们白人内战,让我们无暇东顾,停止在远东扩张。”
  “这样一来,李植在远东就可以肆意扩张,控制一切。”
  若昂四世摸了摸嘴唇上的小胡子,笑了笑。
  “拉斐尔,我们是白种人,李植是黄种人。我们和李植之间的jiāo易必然是互相利用。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需要李植,李植也需要我们,这就是盟约,这就是最好的盟约!”
  拉斐尔想了好久,终于不再说话,他说道:“你是对的,我的国王。主保佑你!”
  若昂愉快地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军乐团换了一个曲子,开始吹奏起洪壮的音乐。
  军乐传了出去,战壕中的葡萄牙士兵们士气一振。
  若昂四世一边欣赏着他最爱的音乐,一边大声说道:“主也会保佑你的,我的外jiāo副相!”


第0909章 义字营
  六月十五,李植骑马行在宿松县城西的“义字营”军营中。
  所谓义字营,就是李定国带来的六万义军。这六万人的来源和历史和李植的虎贲军完全不一样,李植不准备把这些人一下子就编入虎贲军,那样对虎贲军严格选拔出来的士兵不公平。
  这六万人单成一军,将承担和虎贲军不同的目标。虎贲军步qiāng手无法执行的山地战,林地战,将由这支新军来执行。
  作为一支新军,作为一支投降的流贼兵马,这义字营自然要在最危险的地方证明自己,然后才会得到天津系统上上下下的认可。
  不过李植不是李自成,当然不会把这些人当做pào灰。虽然这支义字营将用在最危险的地方,但李植仍然会给他们装备最先进的武器。他们攻向敌人的每一次冲锋,都是立功的机会,而不是战死的陷阱。
  军营中,义字营的士兵们站在道路两侧,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地看向李植。
  这一个月,义字营的士兵吃饱了,这些流贼出身的士兵脸色好看了许多。
  做流贼的日子是很苦的,虽然有时候攻进城池中可以有酒有ròu,但大多数时候流贼都在山岭间奔逃,躲避官军的围剿。流贼辎重很少,杀到哪里就抢到哪里,很多时候饭都吃不上,挨饿是家常便饭。
  但是向天津王李植投降以后,一车一车的粮食的从宿松县城运了出来。那都是白花花的米面,做成面条那是十二分的香甜。义字营的士兵们这才算是不再挨饿了,甚至每个礼拜还能吃上一顿ròu。
  对流贼们来说,这就是十分的好日子了。流贼们干瘦的身体迅速圆润起来,身子看上去远比以前结实。
  李植骑在马上,看到的是一支健壮的军队。
  不仅是吃饱了饭,这支部队的士兵更装备了精良的锁子甲——这些锁子甲是李植从满清军队中缴获的,本来有十几万件,一直堆在范家庄的仓库里。虽然锁子甲上本来都有步qiāng造成的缺口,但是经过修缮,如今都已经完整了。
  这些锁子甲十分轻便,平均重量只有十五公斤,但是防劈砍的效果很好。李植用日本武士刀试验过,一般的chéng rén手持武士刀劈砍,只能在锁子甲上割开一个不大的缺口。
  只有直直的捅刺动作能完全破开这些满清士兵的锁子甲。但是相对于劈砍,捅刺相对容易躲开,这就大大提高了士兵的生存几率。
  和锁子甲一起发下去的是范家庄产的优良钢质锻刀。这些锻刀是用最好的钢材,经过蒸汽机锻打出来的,质量比流贼们手上的杂牌刀剑好得多。就算不能说是削铁如泥,那也是锋利无比。
  李植从士兵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义字营的士兵们因为这些盔甲和锻刀,对李植产生了信任。
  义字营的士兵也是人,也会琢磨李植的心思。他们明白,义字营作为走投无路的流贼军以前做过许多恶事,是不可能获得和李植的虎贲军一样的待遇的。义字营的士兵们最害怕的,就是李植把他们当pào灰全部牺牲掉。
  李植完全可以那么做。
  但是李植发下来的盔甲和锻刀让这些士兵们有了期待。既然李植给义字营士兵这么好的装备,就是不准备让这些原先的流贼们轻易战死。
  士兵们看向李植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感激。
  谁都不想做四处奔逃居无定所的流贼!李定国的六万贼兵也大多是走投无路的农民,还有一些是被腐败军官们欺负得衣食无着的士兵。但是他们从贼也是为了活命。如今李植给他们机会做官军,他们自然是激动的。
  就算是被派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厮杀,有了这些装备也不会轻易战死,也比做贼来得强。
  李定国步行走在李植马后,拱手朝李植说道:“殿下的锁子甲和锻刀,让义字营的将士们十分鼓舞。”
  李植听到李定国的话,笑了笑。
  李植说道:“你告诉你的士兵们!我不但会给他们配锁子甲和锻刀,还会给他们每人配两把手铳,还会给他们装备迫击pào。我保证,你们杀进山区的时候,你们手上的武器能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李定国愣了愣,问道:“何谓手铳?”
  李植看了看李定国,笑了笑,一甩手从旁边亲卫的腰上拔出一把手铳出来。他瞄准了三米外的一根大旗旗杆,一qiāng打了过去。
  李植也是用qiāng的老手了,这子弹准确的命中了目标。“啪”一声,子弹打断了旗杆,写着义字的大旗倒了下来。
  李植吹了吹手铳qiāng口,把手铳chā回了亲卫腰上,说道:“义字营都统,这手铳如何?到了山林中遇到敌人,一qiāng一个!”
  李定国看见手铳的威力,脸上一红,激动地跪在了地上。他大声喊道:“大王圣明!大王如此重视我义字营,许我利器,我六万将士愿为大人冲锋陷阵,上刀山下火海,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李植看了看李定国,笑道:“你知道什么是迫击pào么?”
  李定国跪在地上答道:“末将不知!”
  李植笑道:“等武器送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是山区中攻坚的利器。”
  听到李植的话,李定国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几秒钟,他大声说道:“大王!如今义字营已经归降大王,大王如此看得起义字营,要把义字营打造成不世的强军,末将不敢专擅!”
  “愿大王派出将领分管义字营各旅!末将愿做阵前一小卒,为大王冲锋陷阵。”
  李植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李定国,哈哈大笑。
  “李定国,你是个识趣的人!”
  拍了拍腰上的长剑剑鞘,李植说道:“不过我不准备打乱义字营的编制。因为我需要你们义字营发挥出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