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又走了十天,李植经过洛阳城郊,便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战乱气氛。
  此时正是九月十二日,已经是深秋,士兵们都穿着厚厚的秋衣。李植骑在马上往四野里望去,竟看不到一处人烟。路上经过的村庄不知道是举村逃难去了还是被流贼洗劫过,全是空的。粮仓里空空dàngdàng。村民的屋子上破碎的门窗半开着,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看到一个个村庄的破败模样,钟峰说道:“幸好天津不在河南,河南反复遭贼,乡村竟残破成如此模样。”
  郑开成摇头说道:“黄河天险,流贼越不过黄河的。”
  李老四皱眉说道:“若流贼到了天津,我便和他们拼了!”
  几人正说话,突然看到远处有动的东西,赫然是流贼的斥候塘马。
  遇到敌人了,李植不敢大意,放出一百个侦察兵在前后左右侦查敌情,加速向南面汝州开去。但选锋团走到洛阳城南靠近汝州的地方,却被越来越多的塘马,也就是流贼的骑兵,围住了。
  开始时候,远处还只有几十匹流贼的塘马。李植不管这些散骑,继续往南走,走了一个时辰外面的塘马越来越多,变成了几百人。再后来,竟有两、三千塘马在四周穿梭骑行,呼啸嚎叫着,包围着选锋团,压得李植的斥候兵没法侦查。
  那些塘马也不知道是哪家流贼的队伍,大概觉得选锋团兵少,似乎想吃掉李植的队伍。
  都说流贼发展到今天已经兵强马壮,装备甚至超越了官兵。李植今日亲眼所见,方知此言不虚。官军的队伍里,哪里有这么多骑兵?
  李植让士兵们结成圆阵把辎重火pào护在中间,给步qiāng上膛,慢慢行军,随时准备好进入战斗。
  到了下午申时的时候,远处的那两千多塘马大声吆喝起来,把包围圈越缩越小。到后来竟有大量塘马试探到选锋团两百米之外。
  李植的士兵们大多数没有经历过战斗,被骑兵包围压迫着,一个个十分紧张。
  李植不等这些散骑们继续压制选锋团的士气,大声让士兵三段shè击。传令兵大声呼喊,士兵们举起了步qiāng。只听到几百声qiāng响,三段击第一批士兵开火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浓雾从qiāng管里冒出,空气里顿时硝烟味弥漫。
  士兵们练了几个月的shè击,准头很好。四百发米尼弹向流贼的塘马shè去。只一次齐shè就有近两百个流贼塘马被步qiāng打死,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死透在初冬的荒废田地上。三十几个流贼被打中手脚等非要害处,但也摔下了马。另外还有三十几个流贼的马匹被打中,马匹抽搐挣扎,把马背上的流贼摔了下来。
  冲击力下摔下马背的流贼立刻被摔伤摔死,失去了战斗力。
  远处的流贼们被米尼步qiāng的威力吓到了。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鸟铳”?这还没接触就打死两百人,接触了会变成什么样子。流贼们明白选锋团不是一支弱军,立即放弃了围攻选锋团的计划,夹着尾巴往远处逃去。
  马蹄扬动烟尘滚滚,这些塘马转眼就没了踪影。
  四野里一下子又变得无比空旷。要不是不远处还有两百具尸体,还有惨叫呻吟的伤兵,否则远处空旷的原野很难让人相信刚才这里大战一触即发。
  李植让士兵们去把死去的和受伤的流贼统统割了首级,又把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战马牵来分发给各级军官和老兵。选锋团缴获了两百多首级和两百匹战马。
  被打死的战马被放血割ròu,烤了吃了。
  初次和流贼jiāo手,流贼给李植送上了一份不小的礼物。


第0089章 初入官军大营
  选锋团继续南行,于九月十五日到达了汝州,找到了大军云集的官军大营。
  官军大营附近岗哨密布,游骑穿梭,防范得十分严密。李植几次受到游骑的盘查,好不容易带兵接近官军大营,便看到自己派出的使者跟着一个骑马武官一起过来了。
  “大人,总理有令,让我军随这位袁千总在大营西南面扎营。”
  李植抱拳朝那个武官说道:“在下天津范家庄防守李植,见过千总大人。”
  那个千总倨傲地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带着李植的部队穿过大营往西南角落走去。
  和卫所武官的管队,防守,cāo守官位不同,千总是营兵的编制,位列守备之下,能带几百士兵。比起李植防守官位下的一百二十兵额,千总的士兵就多多了。所以这个袁千总也不太看得上李植,懒得多说。
  这次天子决心剿灭流贼,各镇重兵云集,来援剿的不是副将就是参将,甚至有总兵自己来的。所以总理卢象升派一个千总来给各部军马带路。但天津派来的李植只是一个防守官,用千总来带路就显得大材小用了。
  本来李植麾下的大pào倒是能说明李植的实力,但是行军过程中大pào要防雨防尘,此时那些野战pào都用厚布蒙着,也没有人看得出李植兵马的精锐。
  李植心里猜测这里面的门道,随那个千总到了大营西南面,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那千总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你们便在这里扎营吧,驻扎时候小心些,尤其是晚上莫要惊乍乱动,惊到了其他各军。”
  这句话就是赤luǒluǒ的歧视了,仿佛李植的士兵不堪一击随时zhà营一样。李植心里有些无语,看了看四周的情况。
  这块营地是在整个兵营的最西南角,十分安全。流贼在官军的北面,若有贼兵袭营首当其冲的也是北面驻扎的各军,西南面是最安全的。显然总理大人把自己的部队当成了弱军,不敢把自己的兵马布置在正面,怕选锋团一触即溃冲击其他各军。
  李植让辎重民夫们拿出帐篷扎营,自己则去中军大帐中报道。
  走到中军大帐外面,李植发现各路军马的将领都在那里议事。总理卢象升穿正三品文官官服端坐在大帐正中间,其他各路将领则按品阶站在两侧。站得远了看不清楚,李植只觉得那卢象升虽然坐着,也能看出十分高大,倒比两边那些武将都魁梧些。
  李植出示腰牌信印给门口的站岗士兵看,那士兵便跑了进去,半跪在卢象升面前:“天津援剿军马,防守李植到!”
  听到那士兵的话,站成两排的武官们脸上都是一阵耸动,齐齐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李植。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讶和不屑。
  此次各路大军云集剿贼,天津就派一个小小卫所防守官来援剿?开什么玩笑?
  卢象升虽然早就知道天津的安排,但此时脸上也忍不住泛出一片不耐烦,冷冷说道:“让他进来吧!”
  传令兵回来传话,李植这才得了令,步入了中军大帐。
  大帐里都是各路大佬,不是副将就是参将,甚至还有总兵。李植一个小小防守官走在众人的中间,在大佬们不屑的视线下,有些突兀。
  不过李植却知道自己的实力,走得昂首挺胸,丝毫不把这些大佬的轻视放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