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3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英荷舰队的战列舰上zhà出,威廉二世看到一艘四级战列舰被zhà开了肚子。一名pào手被猛地zhà出了船体,和碎木杂物一起飞进了里斯本的外海中。然后没过多久,这名pào手cāo作的重pào也顺着bàozhà造成的大洞滑了出去,在海面上震出巨大的水花。
  英国和荷兰的水手们目瞪口呆。
  这仗怎么打?对面只有三艘战列舰在开花,但每pào击一次,就能造成这边惨痛的损失。而这边的几十艘战舰集体开火,也只是在对面的战舰上留个印子而已。
  纳尔辛格脸色发白,朝威廉二世说道:“殿下,只能撤退了!”
  威廉二世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看着纳尔辛格,吼道:“你说什么?”
  纳尔辛格哆嗦了一下身子,说道:“亲王殿下,如今pào战我们打不过葡萄牙人,如果我们冲上去,葡萄牙人肯定会撤入港口。港口里有几百门岸防重pào,我们攻不进去。等我们停止了追击,葡萄牙人的战舰肯定又会出来轰zhà我们。这样打下去,我们迟早会被葡萄牙人重创……”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陆军能有所突破了,海面上我们打不过葡萄牙人。我们大张旗鼓封锁里斯本,若是被zhà沉几艘战舰,就真的要被法国人和奥地利人笑话了。”
  威廉二世看着纳尔辛格,身子一时僵住了。
  他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猛地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纳尔辛格吓得面无人色,还以为执政官要杀了自己。
  不过威廉二世还没有失去理智,他只是把长剑狠狠刺进了船舷木板中。
  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尾楼中,威廉二世咆哮着说道:“撤退!全军撤退!”


第0908章 泥潭
  纳尔辛格看着船舷木板中的利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追上了威廉二世,问道:“殿下,葡萄牙人似乎是和李植达成了协议。这样一来,葡萄牙会越来越强大,我们吞并巴西的战略恐怕无法实现。”
  威廉二世猛地转身过来,盯住了纳尔辛格的眼睛。
  “传我的命令,把非洲的所有战舰和士兵全部撤回欧洲,将印度的战舰和士兵撤到非洲,将远东的战舰和士兵撤到印度。我们集中最大的力量,一定在李植的装备运到葡萄牙之前打败葡萄牙。”
  纳尔辛格问道:“那远东就不防御了吗?”
  威廉二世皱眉说道:“我们在远东被李植追着打,已经得不到生丝来源,那里的利益极少!暂时顾不上了。”
  “现在的关键,是夺下葡萄牙人的巴西!最富饶的巴西。”
  ……
  六月初十,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看着波尔图城外的战况,愉快地摸了摸嘴唇上的胡子。
  他身后的军乐队在演奏一支悠扬的曲子,让若昂四世的脚掌不停地跟着踩拍子。
  因为李植的帮助,葡萄牙人顶住了英荷联军的陆上进攻。
  葡萄牙军队虽然使用的仍是落后的滑膛qiāng,但是因为李植的《战壕战术》小册子指点,保卫国家的葡萄牙人稳住了阵脚。
  在英荷联军已经普遍使用前装线膛qiāng的今天,如果葡萄牙使用老式西班牙大方阵,必然会被武器先进的英荷联军打败。李植作为见面礼送来的小册子,完全改变了这场陆地战争的结果。
  壕沟战并不仅适用于线膛qiāng防守。实际上,滑膛qiāngqiāng手躲在壕沟中,也远比站在野外漫shè更加安全。排队漫shè仅适用于滑膛qiāng时代,只要战争中任何一方装备了线膛qiāng,壕沟战就是一个更合适的战争形态。
  葡萄牙的四万火绳qiāng手在壕沟中装yào上弹,在完成装填后才站在小板凳上,把头伸出壕沟,shè杀试图向这边冲击的敌人。
  在这样的战争形态中,进攻一方的shè程优势意义不大。哪怕荷兰人的新式步qiāng可以打四百米,也无法在四百米外shè击躲在壕沟里的葡萄牙人。而荷兰人进入到葡萄牙军的shè程后,荷兰人就站着暴露在壕沟中的滑膛qiāng面前,目标极大。
  比较起来,躲在壕沟中的士兵只露出一个小脑袋。荷兰人想shè杀任何一个葡萄牙士兵,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壕沟战术比这个时代的棱堡更简单有效。棱堡还害怕优势火pào的轰zhà,但是壕沟这种东西,什么火pào都拆不掉。
  虽然英荷联军有十万人,比八万人的葡萄牙军队人数更多,但是在超越时代的壕沟战术面前,英荷联军却是寸步难前。
  若昂四世举着望远镜看着前线的战况,高兴得眉飞色舞。
  若昂四世是葡萄牙脱离西班牙掌控独立后的第一个国王。葡萄牙从西班牙恢复独立状态并不是和平的,1644年,也就是六年前,葡萄牙军队就在蒙提霍和西班牙大战一场。那场战争葡萄牙胜利了,但是西班牙仍然十分不甘。
  若昂四世放下望远镜,摇头叹道:“想不到在西班牙人之外,我们葡萄牙又遭到英国、荷兰的侵略。我们葡萄牙人,我们所有的海外殖民地,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出使李植的荷兰翻译拉斐尔躬身说道:“主会与你同在,我伟大的王。”
  若昂四世开心地拍了拍拉斐尔的肩膀,笑道:“拉斐尔,你立下了大功!是你说服了李植给我们运来了第一批武器。那一百门前装线膛pào和两千发开花弹在里斯本立下了大功,帮助我们的海军解除了里斯本的封锁。”
  若昂四世哈哈笑了笑,说道:“若是里斯本被英荷联军封锁,我们葡萄牙人就真的要投降了!明国天津王李植很有诚意,如今能够拯救我们葡萄牙的,只有和李植的同盟了。”
  “拉斐尔,我任命你为葡萄牙的外jiāo副相,专门负责和明国李植的沟通!你尽快再去一趟大明,告诉李植我完全同意他的条件。我们有钱,我们需要武器,需要更多的先进武器。”
  拉斐尔谦卑地朝国王鞠了一躬,说道:“我将全力完成我的使命,我的国王!”
  若昂四世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用单筒望远镜观察起战场上的情景。
  战场上,荷兰人组织了一次两千人的冲锋。
  但是荷兰人一进入道葡萄牙人的火绳qiāngshè程内,装好了子弹的葡萄牙人就一个个将脑袋伸出了壕沟,朝荷兰人猛烈shè击。荷兰人顿时倒下了一大片,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还活着的荷兰人狼狈地朝来路逃了回去,再不敢进行死亡冲锋。
  若昂四世哈哈大笑起来,赞道:“好!李植的战术果然精妙。拉斐尔,我们葡萄牙从此有了一个强大的盟友!”
  拉斐尔看着兴奋的国王,沉吟片刻,说道:“我的国王,可惜我们和李植签的是不平等的条约。李植随时可以要求我们攻打敌国,但在我们国家有难时候,李植却可以选择xìng的支援。”
  若昂四世笑了笑,说道:“拉斐尔,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公平的。在我们葡萄牙人大难临头的时候,李植愿意以五千两银子一门的价格卖给我们一百门线膛pào,这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