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3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蠢的议员们,我,威廉二世,有没有资格成为荷兰的国王?如果得到巴西还不能成为我加冕的理由,那荷兰的议会还需要什么?”
  纳尔辛格单膝跪下,说道:“亲王殿下,你在我的心里,已经是荷兰的国王!”
  威廉二世轻轻一笑,说道:“上帝保佑你,纳尔辛格,你将永远是荷兰海军的上将!”
  纳尔辛格脸上一喜,大声说道:“亲王,让我们用大pào轰zhà一遍里斯本西岸的乡村吧吧。让衰弱的葡萄牙人见识见识,什么是绝对的实力!”
  威廉二世点了点头,说道:“好,上将,由你指挥,我们的舰队确实应该展现一下实……”
  然而威廉二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听到桅杆上的瞭望手大声吼道:“葡萄牙人的舰队出港了!”
  威廉二世愣了愣,诧异地说道:“这不可能!”
  纳尔辛格更是眼睛一瞪,大声说道:“不可能,里斯本港里只有十七条战舰,我们有四十八条战舰,葡萄牙人拿什么和我们对抗?”
  然而就在纳尔辛格的吼叫声中,葡萄牙人的战舰已经驶出了里斯本湾,葡萄牙人全军出动,开了十七条战列舰出来对付英荷联军。
  威廉二世吸了口气,说道:“不知死活的葡萄牙人,难道他们以为靠勇敢就能守卫住巴西么?”
  纳尔辛格大声喊道:“亲王,是时候让葡萄牙人明白我们荷兰的战斗力了。亲王下令吧,将葡萄牙人的战舰全部击沉!”
  就在纳尔辛格大声吼叫的时候,葡萄牙的舰队渐渐停在了二里外的海面上。三艘最高大的战列舰调转了船头,将九十多门侧弦pào对准了荷兰人和英国人的联合舰队。
  威廉二世愣了好久,才说道:“葡萄牙人疯了吗?这么远的距离上,没有任何火pào能击穿战列舰的船壳!”
  他顿了一顿,说道:“除了李植的线膛pào。”
  纳尔辛格大声喊道:“亲王!葡萄牙人一定是完全疯了!他们……”
  “轰!”
  “轰轰轰!”
  “轰轰!”
  连绵的pào击声在里斯本湾外的海面上响起,九十多发锥形开花弹像是死神一样扑向了荷兰人的舰队。那尖锐的钢芯开花弹毫不留情的破开了荷兰和英国的战舰装甲。
  在威廉二世不敢相信的目光中,巨大的bàozhà在英荷联合舰队的战舰内部zhà响。战列舰的肚子上面像是开了花,向海面上方喷shè出无数的碎木。


第0907章 猎物
  虽然只有五发pào弹命中英荷联合舰队,但这五发pào弹却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二十四磅pào的开花弹是毁灭xìng的,将钢渣像暴风雨一样喷洒。尤其是shè入火pào甲板的那几发pào弹,几乎能把全通甲板上五分之一的pào手全部杀伤。
  五发开花弹,胜过几十发滑膛pào实心pào弹的伤害。
  海面上顿时变得肮脏起来,到处都是被开花弹zhà出来的碎木。甚至还有两具荷兰水兵的尸体被zhà出了船体,漂浮在海面上。
  荷兰海军上将纳尔辛格被这样的pào弹惊呆了。
  在他的概念里,战舰之间的战争总是发生在一里以内的。只有在一里以内,最沉重的六十磅重pào才有可能击穿战列舰的船壳。
  但即便是在这个距离上,击穿也只是有概率上的可能。对于三级战列舰的船壳来说,越靠近水线部分越厚,甚至六十磅重pào都无法击穿船体的下部。
  所以在这个时代的海战中,打上半天的pào战战列舰仍然能够全身而退,回母港修理。有时候,大规模海战比拼的是jiāo战国家修理战列舰的财政资金。
  然而锥形开花弹却完全颠覆了纳尔辛格的认识。在这种旋转的pào弹面前,木质的船壳像是纸糊的一样脆弱。而那穿透船壳后的bàozhà,则让破甲后的开花弹能形成实心弹不可能实现的重创。
  纳尔辛格看着五艘被zhà得七荤八素的战列舰,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纳尔辛格相信,只需要二十发pào弹,这些葡萄牙人的新型火pào就能摧毁一艘四级战列舰。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一艘四级战列舰造价起码要二十五万两银子。而这二十多万两银子打造出来的战争机器,在线膛pào面前只能承受二十发pào弹。也就是说,一旦一发开花弹命中目标,就会造成上万两银子的修理费用。
  而一枚pào弹,成本不过几两银子吧?
  这是完全不对称的战争。
  纳尔辛格之前接收到巴达维亚的情报,说线膛pào出现在李植的船队中。荷兰人现在都相信,在远东集结的英荷联合舰队是被李植的线膛pào摧毁的。
  但是那是遥远的远东,据此有几万里。
  巴达维亚的荷兰人已经将前装线膛pào的秘密传回了欧洲,刚刚在前几天,阿姆斯特丹的议会得到了前装线膛pào的情报。但是荷兰人还没有来得及制造线膛pào。想让整个舰队换装线膛pào,起码需要几年的时间。
  但为什么葡萄牙人也拥有了这种逆天的武器?他们可是衰落得只剩下金币的葡萄牙人!
  葡萄牙人花了多少银子买来这种新式火pào?李植对葡萄牙人提出了什么条件?
  荷兰的执政官威廉二世刹那间涨红了脸,在他眼中十分弱小的葡萄牙突然强大起来,让他有一种猎物被别人抢夺的愤怒感。他仿佛不是在和葡萄牙人作战,仿佛是在和五万里之外的李植开战。
  他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还击!”
  纳尔辛格愣了愣,拉住威廉二世说道:“殿下,这么远的距离上,我们的火pào根本打不穿葡萄牙人的船壳!”
  威廉二世仿佛是一只被夺走了食物的狮子,气得眼睛血红。他抓住纳尔辛格的衣领大声吼道:“我说还击!”
  纳尔辛格被暴怒的执政官吓得面无人色,赶紧答道:“还击!是的。我们马上就还击,殿下!”
  旗令兵挂起了开火的旗语。
  英荷联合舰队外围的二十多艘战舰调转了船头,用侧弦对准了葡萄牙人的战列舰。
  几百发滑膛pào开火了,pào弹像是雨点一样shè向了葡萄牙人。
  威廉二世眼睛血红,死死盯着二里外敌人的舰队。
  然而pào击的效果,却让他脸色发白。
  二里的距离上,加农pào的准头低得令人感到羞耻。几百发pào弹shè过去,只有三十几发击中了敌人的船体。而这三十几发pào弹中,没有任何一发能击穿战列舰的船壳。
  最大的战果是一门六十磅重pào造成的,不过也只是在葡萄牙人的战舰上打出一个凹陷。
  威廉二世用单筒望远镜死死看着那个凹陷,他希望凹陷上的船壳裂开破碎。自己的二十多艘战列舰开火,怎么样也该打出一个洞来吧?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威廉二世没有等来那个凹陷的崩塌,他等来的是葡萄牙线膛pào的第二轮怒吼。
  葡萄牙人再次开火了,又是近百发开花弹shè向了英荷联合舰队。
  bàozhà像是烟花表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