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肚子的雄心,无论如何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希望逃进四川等死。
  他挥手制止了李过的话,说道:“今日我们放弃辎重逃入四川,官军追入四川,如何?”
  他转头朝艾能奇问道:“艾能奇,你三万骑兵,可有把握冲进新军阵中?”
  艾能奇哈哈大笑,说道:“闯王,你若再调二万马军给我,我凑齐五万人,从新军的侧翼冲杀上去,一定把新军冲得落花流水!”
  顿了顿,艾能奇说道:“不过军无饷不雄,此战之前,我愿闯王给这五万骑兵每人发赏银十两。若是骑兵们成功冲破新军阵脚,我愿闯王给冲阵的兄弟们每人再发四十两银子!”
  李自成大喝一声:“好!一些银子算什么?”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奉天应人建立功业,岂能因为一场两场失手就畏缩不前。艾能奇你不愧是人称‘一只虎’的猛将!既然你有敢战之心,咱也不能做缩头乌龟。”
  “调两万马军给艾能奇。我大军在襄阳迎战新军。到时候艾能奇五万骑兵从侧翼冲上去,一锤定音!”
  帐中的将领们见闯王下了决定,一个个都不再多说。
  李过叹了口气,然后他站了起来,说道:“闯王,侄儿愿率十万正兵在正面缠住新军,策应一只虎!”
  李自成哈哈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
  五月二十,襄阳城北,李自成的十八万大军遇到了一路南攻的新军。
  除了新军,还有一万多宣府老兵。曹变蛟率领六万兵马挟攻下陕西之威,士气如虹。虽然人数远少于李自成的义军,但是六万多人却有不可一世的气势,列出的回形阵像是一座茂密的桦树林。
  李自成看着官军如火如荼的阵营,眯着眼睛说道:“此战若再败,我们就只能逃入山中了。”
  艾能奇大声说道:“闯王莫要担心,我为闯王生擒曹变蛟,让皇帝老儿知道我义军的本事!”
  说完这话,艾能奇就一勒马绳,率领兵马往东面绕了过去,准备冲击新军的侧翼。
  李自成看了看李过,喊到:“李过!你也上去吧!”
  李过大喊得令,一声令下发出了旗令,带领十万兵马缓缓前行,逼向了官军的正面。
  三百多门大小火pào也同时压了上去,准备pào轰新军的阵脚。
  实际上,李自成军中有很多缴获的火pào——大明各地都有城防大pào,这些大pào不是红衣大pào,都是大将军pào,虎蹲pào,弗朗机pào之后的老式火pào。
  大明从来不缺大pào,缺的是使pào的合格将士。大明的地方军因为军制混乱,军官腐败,根本没有合格的pào兵。这些铸造了几十年的老式火pào就在城墙上腐烂,没有人管理。
  这些火pào被闯军缴获后,倒是焕发了第二春。此时三百多门各式火pào被推到阵前,试图和新军对shè。
  但是这些老式火pàoshè程很短,要逼近到一里左右才能开pào。火pào们还没有走到shè击位置,就遭到了新军的十八磅重pàopào击。
  新军的大pào全部是从李植处买去的,精度不是闯军的火pào可以比拟。开花弹像是一个个礼花,在闯军的pào兵附近zhà开。李过的十万兵马还没有走到新军的一里外,闯军的pào兵就崩溃了。
  pào兵不知道被zhà死了多少,丢弃了铜pào,撒腿往后面逃。
  李过大声下令,闯军阵前令旗挥舞,十万人排成了最松散的阵型,慢慢朝新军正面逼去。
  黄得功用李植送给新军的望远镜观察着闯军,满脸的疑惑,说道:“闯军怎么走得不紧不慢?还列这么松散的阵型,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火器威猛?”
  曹变蛟看了看前方,说道:“虎山莫被闯贼骗了!这正面的闯军只是策应的兵力。不出我意料的话,闯军的主攻方向是我们的东面。”
  曹变蛟话音未落,东面就想起了滚雷一样的马蹄声。
  五万闯军骑兵像是一片海啸中卷起的巨浪,策马朝新军的东面冲刺而来。
  曹变蛟大喊:“在东面布置铁蒺藜!”
  旗令挥舞,将曹变蛟的命令传了下去。回形阵东面的官军像虎贲军一样在地上铺设了十丈宽的铁蒺藜,然后退回shè击位,给步qiāng装yào上弹。
  艾能奇的骑兵比闯军的骑兵们更骁勇,他们挥舞着马刀,吆喝着朝新军冲了过来。滚滚的马蹄声越来越响,像是一片洪水在冲刷大地,发出震人心魄的隆隆声。
  距离二百丈,一百丈,五十丈。
  曹变蛟一挥手,他身边的旗令兵挥舞令旗,前排的步兵举着鲁密铳开火了。
  此时新军士兵摆的是大回形阵,在回形阵东面有士兵一万三千人。这一万多人排成三排,举着两米长的鲁密铳猛烈shè击。
  噼里啪啦的qiāng声中,艾能奇的骑兵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马下。
  第一排shè完,从旁边撤了下去,第二排举qiāng再shè,然后是第三排。呛人的硝石味道开始统治战场,黑色的烟雾很快就布满了步qiāng手所在的线列上,越来越浓密。


第0903章 李定国
  鲁密铳的精确度不能和李植的标准步qiāng相比。鲁密铳在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上shè击,只有五、六成的命中率。一万三千名步qiāng手shè击,只打死了了几千名骑兵。
  不过这样的杀伤力也依旧惊人。艾能奇的骑兵差一点就被这连绵的火力打溃了。
  好在艾能奇的军中校尉们比较勇敢,大呼小叫地鼓舞士气,才能使战损达到一成多的骑兵们没有崩盘,继续往曹变蛟的兵马处冲去。
  远处的李自成看到艾能奇阵前的情况,手抖了一下,却面露喜色。
  既然艾能奇能顶住新军的齐shè,就有希望冲进新军阵中。新军的鲁密铳实际上是一种火绳qiāng,这种火qiāng的装yào极为复杂,起码要三十息才能再次进行shè击。而三十息的时间,足够艾能奇冲上去。
  要知道骑兵高速冲锋时候时速起码有二、三十公里,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也不过是二十息的事情。
  李自成瞪圆了眼睛,死死看着艾能奇的骑兵。只要骑兵把新军黏住,让新军进入ròu搏状态,这边的十万闯军马上就能冲上去。一冲上去,战斗变成白刃战,那十八万闯军能把京营撕成碎片。
  艾能奇也很激动,在阵列中越骑越快,最后竟冲到了全军的前面。
  然而等艾能奇冲到最前面,却看到前排的骑兵全部停了下来。骑兵们像是遇到了一条大河,全部停在了京营士兵的十丈之外,一步不能往前进。
  地上有密密麻麻的铁蒺藜。
  这铁蒺藜战术是曹变蛟从李植那里学来的,对付骑兵尤为好用。当初在锦州,李植靠着铁蒺藜阻滞了鞑子的冲锋,不知道打死了多少鞑子。
  而这一次,遭到铁蒺藜阻滞的是艾能奇的骑兵和李自成的马军。
  前面的骑兵一片混乱。有勇敢的义军士兵跳下了马,在新军的qiāng口前清理地上的铁蒺藜。但是更多的义军士兵失去了章法,因为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