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世子莫要伤到了!”
  众人正叫唤着,李兴转弯时候突然手一抖,扑通一声连人带车摔到了地上。
  众官目瞪口呆,当即就有七、八个人冲了上去,去看世子有没有摔到。在后面追赶不及的高立功快步冲上去,吓得满脸惨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喊道:“世子!世子你没有伤到吧?”
  李欢身上穿着春衣,衣服足足有两层,倒是没伤到皮ròu,拍了拍灰尘就爬了起来,笑着说道:“我好着呢!这自行车当真神奇,竟能开得这么快,都快赶上战马的速度了。”
  李植走了上去,喝到:“李欢你怎么能骑得这么快?”
  李欢拱手说道:“儿臣被这绝lún自行车吸引,不知不觉就骑得快了。”
  李植笑了笑,转头朝高立功问道:“高立功,你曾出入海外南洋,见识最广,你说说这自行车如何?”
  高立功见李欢没有受伤,忐忑的心才放下了,拱手答道:“王上,这自行车精巧绝lún。臣以为,有了这自行车,百姓们可以骑自行车来往!以后从范家庄到天津卫城,可以骑这种车子了!”
  高立功挥手说道:“这自行车不像马匹,不需要草料豆料伺候,成本远低于养一匹马!”
  “若是农村的百姓都有这样一辆车,进出市镇自然十分方便,再不像从前那样可以动辄走一、两个小时。”
  李植笑了笑,说道:“不光对农民是好东西,就是对于士兵的行军打仗,也是利器!”


第0897章 议会
  实际上,自行车被发明后,就广泛地应用于军事用途。
  早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期间,普鲁士的传令兵就开始用起了自行车。而最早组建自行车部队的是英国,在布尔战争、美西战争中,英国军队的自行车都冲杀在前,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随后的一战和二战期间,各国部队都大量使用了自行车。
  在崎岖多山的亚洲,自行车同样在战场上大显身手。1941年12月,骑着自行车的日本军队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发动了一场闪电战,只用了两个月就攻取了马来半岛和新加坡。
  当时的英军在马来半岛狼奔豕突,只有逃跑和投降的份。日军自行车“数以万计的车轮汇成嘈杂一片,溃退的英国军队惊恐万分,以为是坦克在追赶他们。”
  在崎岖的马来半岛上自行车都能够横冲直撞,可见这种装备具有很大的可适xìng,那在平原上驰骋就更不成问题了。
  实际上,李植的橡胶实验室就隶属于兵工厂,是按军事编制管理的。
  李植朝掌管天津兵工厂的曹余问道:“曹总管,现在我们的橡胶能生产多少自行车轮胎?”
  曹余拱手说道:“回王爷的话,这次三艘蒸汽轮船带回了五十吨的天然橡胶。这些橡胶可以生产六万辆自行车的轮胎。”
  李植想了想,说道:“自行车轮胎,尤其内胎是易耗品。我们要为每一辆自行车准备一副备胎。所以这六万套自行车轮胎,也只能装备三万辆自行车。”
  曹余拱手说道:“王爷圣明!”
  李植说道:“让车床工场开始大批量生产自行车吧,争取在半年之内生产出三万辆出来。”转身看了看吕虎,李植说道:“同时我们的海军要继续往巴西去,去那里向土著收购天然橡胶,持续不断地运送橡胶回来。”
  吕虎拱手说道:“王爷明鉴,派往巴西的第三批蒸汽轮船两个月前已经出发。那些巴西土著利用橡胶jiāo换了好多货物,已经尝到了甜头,我估计这次轮船能运更多的橡胶回来!”
  李植点了点头,笑道:“好!等我们攻打新的敌人时候,我希望虎贲军士兵们是骑着自行车快速前进的!”
  ……
  巴达维亚的荷兰总督库恩站在训练场上,看着斯兰特pào厂的最新产品:前装线膛pào。
  pào手们使用和滑膛pào同样的办法cāo作线膛pào,装弹装yào,最后准备地shè中了五里外的钢壳目标,将五厘米厚的钢质装甲打穿了。
  旋转的钢芯铅壳锥形弹旋转中破开了装甲,在装甲上拧出了麻花一样的狰狞伤口。pào弹shè穿装甲后去势不减,深深地没入了后面的土堆里。
  目睹这种火pào的强大破甲能力,库恩周围的军官们面有喜色,纷纷鼓掌起来。
  就连靶子周围的汉人奴隶也都是满脸的恐慌,为这种新式pào弹的威力咋舌。
  一名刚刚从印度调过来的战列舰船长抓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靶子,满眼的兴奋,说道:“好样的,斯兰特,这是我见过威力最大的火pào。精度也很出色。”
  斯兰特pào厂的厂长斯兰特笑道:“船长,这是我们从明国人的pào弹中悟出来的,前装线膛pào。这种pào弹内核是钢芯的,外面浇铸一层铅层,尾部中空,和福尔摩沙式步qiāng同样的原理。工艺很简单,造成的杀伤力却十分惊人。”
  那名船长愣了愣,问道:“这大pào也装上膛线了吗?”
  斯兰特笑了笑,说道:“大pào装上膛线十分简单,我们的大pào都是铜质的,在上面拉膛线很容易,远比在铁质的步qiāng上拉膛线容易。只需要铸造时候多用些材料,把大pàopào管浇铸得更厚一些,造出来的前装线膛pào就能够使用。”
  那名船长点了点头,赞道:“斯兰特,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pào匠,你应该立即回到欧洲去,将你的技术传授给所有的荷兰pào匠。上帝啊,这会极大地提高我们荷兰海军的战斗力。”
  斯兰特笑了笑,说道:“过奖了船长,这种火pào理念上十分先进,但只要明白了原理,技术难度非常低。实际上我已经把这种新式火pào的制造窍门写在了一个小册子上,让人把小册子运回了荷兰。要不了多久,我们荷兰的战列舰就会全部用上这种新式火pào,能在几里外轻松洞穿敌人的厚甲。”
  船长点了点头,又用望远镜看了看远处的靶子,感慨地摇了摇头。
  然而看着斯兰特侃侃而谈,巴达维亚总督库恩却沉着脸,似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库恩没有理由高兴。他一手组织的英荷联合舰队可以说是动用了荷兰人和英国人在东南亚所有的力量,却一战全部向李植的舰队投降。据说舰队上的上万欧洲水兵全部被李植送到了大明琼州府石碌铁矿做奴隶,每日下矿挖石头。
  这一场失败,让荷兰在远东的海上力量全军覆没,库恩承担极大的压力。如果库恩再不能做一些什么的话,荷兰议会可能将他的官职夺去,甚至把他关进监狱。
  好在关键时刻,库恩得到了李植的pào弹,发现了前装线膛pào的秘密。
  然而库恩能够得到的,也只是前装线膛pào。而李植在范家庄用超时代机器生产出来的锥形开花弹,他却无法仿制。
  库恩朝斯兰特问道:“斯兰特先生,我们无法仿造明国人的bào破弹吗?”
  斯兰特朝库恩行了一个屈膝礼,说道:“总督阁下,很不幸,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