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2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就开始学习柳老二的样子开始锯椰子树了。
  柳老二看这个马来人代替自己干活了,哈哈大笑。他十分得意地走到了王运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王运想了想,说道:“柳老二,你这一下子增加了一个人的伙食,你自己还偷懒不干。”
  柳老二擦了一把汗,骂道:“甲长,你怎么这么小气?这给土著的吃食算在我账上好了。这吕宋岛上阳光这么厉害,降水又多,到时候我一年种三季稻子,我的二十亩地一年不知道要收获多少稻米,少说也四十石吧?就是雇一个马来人来替我耕作,我也雇得起。”
  王运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笑道:“你倒是会算账。”
  柳老二看了看锅里的米饭,说道:“米饭熟了,开饭了开饭了!”
  听到柳老二的吆喝,在附近锯椰子树的农民都走了过来,开始吃饭。大家都累了,吃起米饭分外香甜。
  结果椰林中只剩下那个马来土著还在锯椰子树。他一边干活,一边时不时看着这边的吃喝,满脸的羡慕。
  王运想了想,说道:“这土著饿着肚子干活,倒也挺可怜的,不如让他来和我们一起吃了,吃完再让他继续干吧。”
  柳老二啐道:“甲长,你莫要太好心,我看这些马来人贼得很,吃饱了他们就跑了。”
  王运说道:“我看不会。他今天吃了我们的白米饭,自然再吃不惯树根野果,以后都想吃我们的饭。那他一定会卖力干活,这样才能吃天天都有米饭吃。”
  柳老二看了看那个土著,没有说话。
  王运想了想,下定决心不虐待这土著,朝他挥了挥手。
  那马来人如蒙大赦,立即把锯子一扔,撒腿跑到了王运这边。王运盛了一碗白米饭给他。那马来人就像是饿了半个月一样,大口大口地吞下了白米饭。
  王运笑了笑,说道:“慢些吃,你以后天天来帮我们干活,天天都有白米饭……”
  然而王运话还没说完,那马来人吃完了一大碗饭,竟把陶碗往地上一扔,撒腿跑了。
  马来人跑得极快,转眼就消失在椰子林中。
  王运看到这一幕,看着地上的陶碗,惊得目瞪口呆。
  王运周围的江淮省农民们看见王运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几个fù女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仿佛是在嘲笑王运的呆笨。
  王运看了看嘲笑自己的fù女们,愣了好久才悻悻说道:“这马来人不讲信用啊,这以后我怎么雇他们干活?”
  柳老二端着饭碗,冷笑一声,说道:“甲长,这些马来人当真是土著,哪里知道什么是信用?你不用担心,今天那土人吃上了一顿白米饭,明天还会来。我看他还会带其他的土著一起来!你以后让他们把活干完再给他们饭吃,就不会被他们骗了。”
  “以后你雇佣这些土著种田,让他们干完活再给他们饭吃,就不怕他们无赖了!”
  王运看着地上的陶碗,嘿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第0895章 李定国
  三月三十,湖广竹山县的郊野中,李自成的十五万大军联营十里,浩浩dàngdàng。
  李自成的中军大帐中,湖广一带的流贼领袖,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率领麾下武将来迎接李自成。
  说是迎接,倒不如说是来结盟比较妥当。李定国在湖广活动了多年,游走穿梭,官军从来奈何不了他。但现今的局势却十分危急,如今朝廷新军哆哆逼人驻扎在陕西,随时可能南下。李定国急切想和李自成联手,渡过前所未有的难关。
  李自成的大军不是新军的对手,逃到湖广来,可见新军的战斗力。这种情况下李定国不敢怠慢。他来李自成这里,一是表现出自己愿意和李自成联手的善意,二是要弄清楚,京营新军到底强悍到什么程度。
  李定国走到李自成的军中,李定国麾下大将刘文秀左右看了一眼,突然冷哼了一声:“这李自成好大的架子,我们来竹山县来迎接他,他竟不走出中军大账。让我们寻他的帐篷去见他!”
  李定国看了看刘文秀,沉吟不语。
  在一个校官的带领下,李定国走入中军大账中,看到了李自成。
  李自成是闯王,名义上是义军中地位最高之人。李定国虽然也自成一派,但毕竟是后辈。李定国看了看一身戎装的李自成,带领麾下武将朝李自成拱手一礼,说道:“闯王,咱好久没看见闯王了!”
  李定国继承张献忠的势力,久在湖广,兵马也号称十万,算是主人。李自成从陕西逃过来,算是客人。李定国主动迎到竹山县来,是看得起李自成。此时一进帐篷就拱手行礼,更是给足李自成面子。
  李定国本以为李自成肯定会从座椅上站起来,朝自己作揖还礼。甚至该亲热地挽起自己的手,叙一叙往日的jiāo情。
  然而李自成没有,李自成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李定国,哈哈大笑,说道:“上次看到定国,还是七、八年前,定国如今当真是长大了。”
  听到这话,李定国身边的刘文秀脸上一黑,顿时就要翻脸。
  就连李定国也有些尴尬起来,脸上带了些不快。
  李定国堂堂义军领袖,李自成居然说他长大了。李自成上来就摆出老前辈的姿态,这丝毫没有做客人的觉悟,这是要凌驾在李定国之上。
  李定国和刘文秀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失望神色。看来这和李自成结盟一事,没有那么简单。
  双方各怀心思,分宾主坐下,便有亲卫提了酒水上来。李自成搬空了陕西、河南省,物质上倒是极为丰富。此时摆上来的全是好酒好ròu,琳琅满目一大桌。李定国看了那桌上的酒菜一眼,觉得李自成不像是逃到湖广来,倒像是富家翁出游。
  李定国麾下的武将都是粗人,看到这样的酒菜,立即大口吃喝起来。李自成那边的牛金星不停上来敬酒,宴席上倒也颇为热闹。
  酒过三巡,李自成扫了李定国一眼,淡淡问道:“诸位在湖广游击数年,可有什么难处否?”
  李定国这边的将领听到这话,对视了一阵,都沉默了。
  许久,才有李定国的头号大将,当初张献忠的另一名义子艾能奇说道:“闯王不知,我们在湖广游击,同样有大批的官军追杀。我们时北时南,那些官军追不上。不过因为每到一处都不敢久留,我们往往攻不破县城。所以军中的粮草,十分短缺。”
  听到艾能奇的话,李定国这边的将领都抬头看向李自成。
  李自成搬空两个省,手上粮草十分充足,若他能支援李定国一些粮食物资,恐怕李定国的窘迫局面会大为好转。
  李自成若能释放这样的善意,对两支义军的结盟也是大大地有利。
  李自成看了看艾能奇,笑了笑。放下酒盏,他说道:“我听闻艾能奇独立率领三万大军在常德府一带活动?”
  艾能奇点头说道:“正是!”
  这艾能奇也是张献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