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2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这些年各地不断开垦新田,这些工具每年的产量都很大。根据我们的估计,根本不需要官营锻造厂出手,在天津卫城中的民营锻造厂就能满足这些工具的供给。”
  听到高立功的话,台下的大小商人们十分欢欣,和左右同行议论起来。
  高立功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
  他又说道:“水车的制造,也不需要担心。这几年各地成立了许多自来水管铸造厂,这些工厂中有相当一部分能够铸造龙尾车。只要订单一到,各地的工厂马上就可以上马建造,生产十几万台水车不在话下。”
  “水泥厂和砖瓦厂更不需要担心,这些年各地的建设如火如荼,我们的建筑材料生产一直在稳步扩张。一百二十万劳动力移民吕宋省大概需要建造六十万房屋,我们的产能完全能满足。”
  “当然,砖瓦水泥是价格很低的商品,用船运到吕宋不划算。工业厅会让有意往海外扩张的建筑材料工厂建到吕宋去,到吕宋就地生产建筑材料,保证让各个移民公司都能买到足够的建筑材料。”
  台下的商人们听到高立功的话,放下心来,热烈鼓起掌来。
  掌声落下,突然有人举手说道:“高厅长,若是马来土著攻击开荒的移民,怎么办?”
  高立功看了看李植,李植指了指兵工厂总管曹余。
  曹余站了起来,摸着胡子说道:“我们兵工厂这个月已经生产了足够的制式腰刀,足以给一百二十万人移民者每人配备一把。另外在天津和山东招募的四万名里长和甲长也是自带步qiāng。”
  “诸位如果仍然担心武力不足,担心你们支持的农民受到土著攻击的话,可以给移民配备标准步qiāng。我们的标准步qiāng如今向民间售卖,价格是三十五两一把。如果十名移民配备一把步qiāng,我们就有十二万民兵,足以杀光一切挑衅我们的土著,维持当地的秩序。”
  提问的那个商人问道:“十六万把标准步qiāng,一年之内兵工厂能生产出来吗?”
  曹余听到这个问题,笑而不语。
  高立功哈哈大笑,说道:“我就给大家透露一点军事机密吧!以现在的车床技术,我们生产前装标准步qiāng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完全是流水线量产。现在仓库里就有十几万把富余的标准步qiāng,只要诸位要给农民配置,兵工厂马上可以发货。”
  下面得商人们眼睛一亮,又jiāo头接耳议论起来。
  顿了顿,高立功说道:“现在我们民间有五十多家运输公司,有四百多条蒸汽轮船在跑各地的航线。这些蒸汽轮船大小不一,没有火pào,跑吕宋航线有一定风险。但是我们的海军铁甲舰会给予民间轮船保护,保证轮船不受到欧洲人战列舰的骚扰。”
  听到这句话,许多商人点了点头。运输也没有问题,那么如今当真就是万事俱备了。
  高立功问道:“诸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商人们对视了一阵,没有人提出问题。
  高立功看了看李植。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好,这次殖民吕宋的具体工作就有赖诸商号了。在天津两座工业城市的支持下,我相信这次吕宋的开拓一定会取得成功。”


第0894章 米饭
  三月二十九,王运在吕宋岛北部的一个椰林中烧火造饭。
  这吕宋岛位于热带,虽然是三月底的春天,但已经是烈日炎炎了。王运只穿着一件短褐,却还不是不停地冒着细汗。
  这个月月初,在听了顾家大郎顾为升的建议后,王运把心一横,报名参加了里长甲长考试,最后成功通过了识字和基本公德考试,成为了开发吕宋的一名甲长。
  所谓一甲,十户也。这次参加吕宋开发的大多是年轻夫fù,大多数都是一对夫fù带着一、两个孩子,所以每户人人口也就三、四人。王运这个甲长下面管着三十五人。其中成丁十三人,壮女十人,儿童十二人,没有老人。
  王运在天津接受了一个短暂的培训,为期十五天,大抵是教王运如何开荒,如何对付当地的土著。开荒的事情他不用担心,王运手下的十户人家都是江淮省种稻子的老把式,开垦土地十分地熟练。
  王运之前担心的是马来土著。
  不过真正踏上吕宋岛,看到土著的实际情况后,王运就丝毫不怕了。
  那些土著一个个赤着上身,穿着椰子叶片编织成的裤子,看上去就像是野人似的。他们起初看到王运等人锯椰子树,还在椰林外面不停地怪叫。但伐树的汉民将腰上的腰刀拿出来一晃,这些土著就慌张逃窜了。
  在这些铁器都没有的土著眼里,那锋利的腰刀实在太骇人。
  至于王运背上背着的标准步qiāng,土著人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实际上菲律宾的文明程度十分低下,吕宋岛上甚至始终不曾出现过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一直到西班牙人入侵后,这些马来土著才真正接触到了文明。
  说这些马来人的文明程度不如美洲的印第安人,都丝毫不为过。
  李植制定政策,让这些土著以佃农的形式和汉人共处,可以说是十分仁慈了。
  这些土著十分落后,但是对食物却十分敏感。似乎靠打猎刺鱼获得的食物不够,他们一个个瘦骨嶙峋。闻到王运的米饭香以后,这些土著们就巴巴地围在王运那个土灶的附近,想上来抢饭吃,却又害怕汉人的腰刀。
  王运见那些土著的畏缩模样,笑了起来。
  “柳老二,这些土著当真没有用。我之前害怕他们袭击我们呢,现在看来这些土著怕我们远甚于我们怕他们。”
  正在锯椰子树的柳老二忙得满头大汗,看了看天上灼热的太阳,骂道:“贼老天,这才三月,怎么这里就这么热?”
  他转过头,用南方口音的官话朝王运说道:“甲长,你看看你的那些佃农能不能上来替我们一把手,我全身都被晒得血红,当真要被这太阳晒脱皮了。”
  王运愣了愣,问道:“我的佃农?”
  柳老二说道:“就那些马来人啊,你不是迟早要让他们做你的佃农的么?我们给他们米饭吃,让他们帮我们来锯树。”
  王运愣了愣,犹豫道:“这……”
  柳老二擦了把汗,抓起锯子往椰子林深处走去。那些马来土著看到这边的汉人走过来了,吓得拔腿就跑。不过还是有一个胆子大的马来人没有跑,站在那里看着柳老二。
  柳老二抓住那个没跑的,拉着他的手走了回来。柳老二把这个马来人带到锯子面前,指了指锯子,又指了指王运手上的白米饭。
  那个马来人用马来语喊了几句什么。
  柳老二嘿了一声,仿佛听懂了这个马来人的意思,走到王运身边,抓了半碗白米饭jiāo到了马来人手上。
  那个马来人顿时像是得了山珍海味,顾不上米饭烫手,埋头就吃。
  几口把米饭吞下肚子,那马来人贪婪地看了看王运那边更多的白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