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2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死人,那也是不可能的。
  张宇正率领连队往村庄走去,却看到村庄里的土著男丁们在椰林中冲了过来。
  马来血统的土著用麻布包着脑袋,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麻衣,手上举着弯刀,就要上来和虎贲军拼命。
  看上去,土著似乎有上百人。
  张宇大声朝斥候们问道:“他们为什么拿刀冲上来?”
  斥候一脸懵懂,大声答道:“不知道啊连长,这些土著不能用常理衡量。”
  张宇皱了皱眉头,冷冷骂道:“不知死活的土著!”
  “所有人准备战斗!”
  士兵们举起了步qiāng,对准了越来越近的当地土著。
  实际上,在六、七十米的距离上就可以shè击了。但张宇眯着眼睛,一直到土著们冲到三十米近处,才下令shè击。
  “开火!”
  “啪啪啪啪啪!”
  一片火光闪烁,一百二十六把津王式步qiāngqiāng口吐出火花,将子弹朝棉兰老土著shè去。距离这么近,士兵们的命中率极高,顿时将前排的六、七十个土著全部放倒。
  中弹却没被打死的土著大声惨叫,刹那间就让本来安静的椰林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这些土著们哪里见过这样的火力?一下子被杀死了一半人,他们全部陷入了无比的惊恐中,目瞪口呆。
  被金属和火yào的力量吓破了胆,土著们很快就开始逃跑了。
  不过既然张宇把他们放到了三十米内才shè击,就不准备让他们逃出生天。土著们只往身后逃了二十米,使用后装qiāng的虎贲军大兵已经再次装好了子弹,开始了第二次shè击。
  “啪啪啪啪啪!”
  这一次,还活着的土著几乎全部倒在了qiāng下。
  只有七个马来人靠椰子树树干遮蔽躲过了qiāng弹,还在往远处逃。
  张宇带着士兵追了上去,士兵们一边往前冲一边给步qiāng装子弹,跑了三十多米完成了装填。
  “啪!”
  “啪啪!”
  “啪!”
  一阵乱qiāng扫过,最后七个土著也倒在了qiāng下,全部被击毙。
  张宇冷笑了一声,挥手说道:“进村!”
  往前走了二里路,张宇的连队进入了土著的村庄。
  破烂的茅草屋围成一圈,就是土著所有的村庄建筑了。在茅草屋中间有一个小空地,空地上有一个两层的木头屋子,似乎是土著平时集会的地方。
  村庄里成年男人刚才已经被张宇杀光了,此时各个茅舍里只有惊恐无比的fù孺。
  张宇没有理睬那些fù孺,而是走进了那个木头屋子,走到了二楼的平台上看了看。
  从平台上望过去,附近的土地十分平坦。
  “这里雨水充沛,把椰子树砍了,以后就是我们汉民的水稻田。这个棉兰老岛阳光充沛,少说可以容纳四百万汉民耕作。”


第0892章 殖民
  三月初三,江淮省凤阳府虹县大湖镇的集市上,虹县基层公务员冯子山穿着一身淡色圆领,站在了“推介台”上。
  冯子山是今年正月考取的公务员。他立志于做官,所以被分到了知县衙门中做基层行政人员。
  不过冯子山也三十多岁了,虽然没有做官做吏的资历,却有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加上他读的书又多,知识面很宽,所以到了虹县知县衙门中后,很受衙门中的吏目重视,往往派发重要工作给他。
  这一次,冯子山就被派到虹县大湖镇来主持吕宋省的“移民介绍”。
  所谓吕宋省,就是后世的菲律宾,包括吕宋岛、棉兰老岛和周围的一系列小岛。李植杀光了西班牙人征服了这个群岛后,现在已经把这些群岛定为吕宋省,作为李植治下的第九个省。
  后世的菲律宾面积其实不小,各个岛加起来有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足足有两个山东大。如今并入天津系统后,也是一个十足的大省。
  而且这个热带省阳光充沛雨水充足,农业潜力极大。如果说在台湾耕作水稻是事半功倍的话,在吕宋省栽种粮食就是事半而功数倍。
  李植决心从地少人稠的江淮省移民五百万到吕宋省。
  当然,李植不可能像清朝时候闽粤一带抓猪仔那样搞强迫移民,想要发起大规模的移民浪潮,还是需要把江淮省百姓的思想工作做起来。
  冯子山到大湖镇来,就是来做这个思想工作的。
  “吕宋开发推介台”被设立在大湖镇集市的最中心位置,处在人流最密集的地方。此前《江淮日报》已经集中宣传了吕宋开发的事情一个月了,民间的读报人已经把种种信息传到了乡野中。那移民吕宋的种种好处已经广为人知,所欠缺的就是最后一锤下定决心。
  江淮省地窄人稠,农民生活十分贫苦,对报纸上说得天花乱坠的吕宋其实是很感兴趣的。“吕宋开发推介台”一打出招牌后,大湖镇的农民就把推介台围住了。
  “哐”一声锣响,冯子山一抖袖子,走上了推介台。
  冯子山一上台,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下面有人大声喊道:“县衙的差爷!到了吕宋真的每人分二十亩水田?”
  冯子山哈哈一笑,指着那个问话的农民汉子问道:“问得好,好问题!这位汉子,你现在种多少亩田地?”
  那汉子看了看左右的人群,答道:“我现在一家五口人种十六亩水田。”
  冯子山大声追问道:“五口人种十六亩水田,能温饱吗?”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个汉子,那个汉子脸上一红,答道:“青黄不接的时候,也是要饿个把月的。到了冬天,棉衣棉被不足,日子也不好过!”
  冯子山一挥手,说道:“苦啊!我江淮省百姓的日子苦啊!”
  见天津来的冯子山和江淮的百姓同声同气,百姓们一下子对冯子山有了认同感,眼巴巴地看着他。
  “江淮省的百姓,为什么活得这么苦?”
  听到冯子山的询问,百姓们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明白为什么百姓这么苦。
  冯子山大声说道:“本差办告诉你们!江淮省的百姓这么贫苦,就是因为地少人多。用一句王爷的话说:‘江淮省两千万的百姓挤在十三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几百年来,人口一年比一年多,而祖辈传下来的田地还是那几块。吃饭的嘴巴越来越多,而种粮的水田始终是那几块,岂能不穷?岂能不苦?”
  听到冯子山的话,下面的百姓窃窃私语起来。一些年纪较大的农民都觉得冯子山说得有道理,不住地点头起来。
  “要摆脱这日甚一日的困境,就是要向外移民,向外殖民!”
  “树挪死,人挪活!再用一句王爷的话:现在是大殖民的时代。我们江淮省的汉人内部人口众多,外部有王爷的虎贲军领路,可谓是得天独厚,自然要做我汉人殖民海外的急先锋!”
  冯子山一指那个汉子,大声问道:“汉子,你一家五口人,几个成年人?”
  那汉子答道:“有四口人可以耕田!”
  冯子山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