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2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外明人的态度也变了。以前大明的百姓视海外明人为逃民,几乎是非吾族类。而如今因为李植领导的官方也在对外开拓,百姓们渐渐将开拓南洋的海外明人看成了先驱者。
  这些先驱者,便是国人海外扩张的探路先锋。
  这种变化,就是文化的变化。因为李植的穿越,在大明朝,至少在一镇八省和北直隶、山西、陕西,整个社会风气已经开始变化。几千年来只会向内看,只关注中国内部事务的北方百姓,已经渐渐学会了向外看,开始关注如何拓展海外,创造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在对外的征伐中多次得到利益,就会逐渐变成一个外向型的国家,不断地向外努力。而且会在对外发力的过程中自发地约束自己,降低内部的内耗。
  李植骑在马上,看着激动兴奋的京城百姓,十分欣慰。如果说自己的穿越让天津、山东的百姓过上了好日子,算是自己的成绩的话,那将整个大明的文化改变成一个外向型的海洋文化,那就是李植最大的成功。
  京城的百姓们看到李植走了过来,满眼的崇拜拥戴,齐齐跪在了地上。
  “王爷千岁!”
  “王爷千秋!”
  李植在马上朝京城的百姓拱手还礼,又在街道上激起一片叫好声。
  李植行到午门前,那里已经站满了京城百官。
  作为天津郡王,李植亲自来紫禁城献俘,规格自然是极高的。朝堂上的百官全都一身冠服,陪着李植站在午门下面。
  李老四没有穿冠服,李老四作为前线指挥官,亲临第一线擒贼,穿的是戎装。他穿着血红色的天津军服,脚踩皮靴,上身戴着范家庄生产的钢质胸甲,头上戴着凤翅红缨钢盔。
  李植作为后方指挥者,需要运筹帷幄,穿的是四爪金龙常服,头上戴着乌纱帽,脚踩皂靴,看上去十分的尊荣高贵。
  弗朗西斯科被五花大绑,按在众人前面。李植站在弗朗西斯科后面,众人身前,旁边跟着李老四和吕虎。
  李植进入位置后等了五分钟,天子就从皇极殿走到了午门上。
  番子们齐声高吼:“圣上驾到!”
  百官皆跪,但献俘的李植和天津将士们却不用跪。
  朱由检在午门上站定,好奇地看了看地上的马尼拉总督。
  李植拱手喊道:“臣天津郡王李植,听闻海外万里之外有西夷屠杀我汉民,遣上将李老四南征。经过一番战斗,今擒西夷总督于吕宋马尼拉。”
  “海外华人,亦是陛下子民。擒得屠杀元凶,臣不敢擅自处分,特献俘于圣上,请圣上决断,为我大明亿兆子民伸冤!”
  朱由检看了看李植,说道:“善!”
  “西夷弗朗西斯科,罪大恶极,斩。”
  三名番子走了上去,摁住了马尼拉总督。
  弗朗西斯科临死前满脸的惊慌,大声用西班牙语吼叫着。但是没有人搭理他。番子们手起刀落,将瑟瑟发抖的弗朗西斯科斩杀在午门前面。
  番子们大声把弗朗西斯科已死的情况传了出去。没一会,从南边就传来京城百姓的山呼海啸。
  “万岁!”
  “万岁!”
  朱由检打量了一番李老四,笑道:“镇南伯亲冒矢石擒得jiān首,功劳最大,加太子太保。”
  李老四脸上一喜,大声唱喏,拱手受赏。
  朱由检看了看李植,说道:“天津郡王运筹帷幄,替朕分忧,可加太子太师!”
  李植身上已经有太子太傅和太子太保荣勋,再加上太子太师,就算是一人身兼三公职位了。虽然这三公职位比不上郡王勋位,但也是一种荣耀。在大明朝,一人身兼三公的大臣屈指可数。
  李植往前走了一步,拱手喊道:“天子圣明!”


第0890章 闯南洋
  天色已暗,顾老二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纺织工厂往家中走。
  此时的范家庄和当初的小城已经完全不同,现在范家庄人口近三十万,是妥妥的大城。纺织工厂经过几次扩容,已经迁到城南的新城区,距离顾老二的别墅有两里多的路程。从上班的工厂到家中,顾老二要走二十分钟。
  路过菜市场时候,顾老二买了一筐二十个鸡蛋,提在手上。
  “且跟着王爷闯天下哟,将那人世的繁华慢慢看哟……”
  顾老二哼着最近流传的勾栏小曲,慢慢往家里走去。他如今家道殷实,膝下有五个子女。事业上,他在纺织工厂虽然不是高管,但也是个管事的主管。儿女绕膝衣食无忧,他自觉的这一生十分成功,每天起床后都是心情愉快。
  就算在工厂里忙得晕头转向,他也是笑吟吟的。
  走到巷子门口,顾老二看到自己的大儿子顾为升和两个邻居蹲在那里议论。三人手上拿着《天津日报》,脸上都有些兴奋神色。
  顾老二走了上去,问道:“王运,程重道,今天报纸上有什么稀奇事?”
  王运和程重道虽然也早早就来到范家庄,但是两人始终没能进入李植的工厂做事情。两人都在城中为商家打杂,赚些月钱。虽然开始时候两人的月钱和顾老二差不多,但十年过去,差距就渐渐拉开了。
  顾老二在工厂里做了主管后,收入一下子提高了一大截,月钱远超王、程二人。而等到顾老二分到辽东的田地以后,他的田庄收入甚至超过了月钱,一年收入动辄百两,让王、程二人无法望其项背。
  收入高,地位就高。在顾老二家这条小巷子里,街坊邻居都十分看得起顾老二。
  两人见顾老二来了,站了起来,说道:“顾大哥,王爷下令了,动员一镇八省的百姓去吕宋,开发吕宋群岛。”
  顾老二点了点头,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件事。王爷派镇南伯打下了吕宋,自然是要鼓励百姓充实那些岛屿的。否则岛上只住那马来人土著,哪里算是我大明的土地?
  顾老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范家庄的百姓,都是最富庶的百姓,岂有去南洋开荒的道理?我觉得王爷应该动员的是江淮省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的贫民。”
  王、程二人对视了一阵,最后王运说道:“顾大哥,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二人也一直在这里犹豫。”
  “不过王爷在报纸上说了,不但需要江淮省的平民去充当吕宋的农民,也需要我们范家庄这些识字的百姓去做基层组织者。”
  “报纸上说了,若是江淮省的白丁去吕宋,每人分二十亩水田。但若是天津和山东识字的百姓去吕宋,通过王爷的简单考试,去了就能做里长或者甲长,每人分平坦好地五十亩。”
  程重道啧啧赞了一声,说道:“乖乖,五十亩,那都是极易开发成水田的好地。那一年地租要有多少?我现在在酒楼里打杂一年只有五十多两银子的收入。五十亩水田,按最低的算,每亩一石半收益,租给佃农五成地租,那一年下来地租收入也是八十多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