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空无一人的八连时候,还能在大街小巷的石砖上看到一片片的血迹。
  可以想象大屠杀那一天,八连的fù孺在欧洲人的刺刀下是如何惨死的。
  路过八连,五千名虎贲军士兵满眼的仇恨,杀到了西班牙王城外面。
  西班牙人还试图利用城墙上的大pào进行最后的抵抗。
  虎贲军对西班牙的回答是pào弹。沉重的二十四磅pào从铁甲舰上拆了下来,对准了城墙上的城防火pào开始了轰zhà。
  只剩下几百人的西班牙士兵只能cāo作十几门pào,但虎贲军却一次xìng从船上搬来了一百门重pào,火力的差距是很大的。
  只用了三轮对shè,cāopào的一百多西班牙pào手就被二十四磅开花弹zhà死了一大半,火pào全部哑火了。范家庄产大pào的轰鸣声中,火焰和冲击波一个接一个地在城墙上zhà出,西班牙守军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灾难片现场,被zhà得血ròu横飞。
  李老四好整以暇地站在王城四里外的一座小山上,用望远镜观察王城中的动静。
  显然,王城中的白人知道自己手上的罪孽深重,知道黄种人攻入王城后不会放过他们,全部出动了。不仅是几百士兵守在城墙上,更有无数能够拿qiāng的中年人,老年人,甚至未成年的儿童都走上了城头“保卫”王城。
  这些平民的加入,让城墙上的防御者超过了两千人。
  每有一个士兵或者民兵被虎贲军的pào火zhà伤,就有城内的白人fù女上去抬起这些伤者,下去抢救。
  李老四更看到十几个白人fù女和两个pào兵组成了一个pào组,在城头cāo作一门城防重pào,试图和虎贲军的线膛pào对shè。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战争,因为八连大屠杀的血仇,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无论fù孺老幼,都卷入了这场战争。
  然而这些白人的努力,在几百年的装备差距面前,犹如螳臂当车。
  开花弹一枚接一枚地shè上城头,像是在守军的身上放出了无数巨大烟花。bàozhà的气浪zhà飞了一个又一个西班牙人。
  李老四看到一个军官战着朝周围的士兵和民兵们喊话,似乎是在鼓舞西班牙人战斗到最后。结果一枚pào弹在他的身边bàozhà,他一下子被冲击波撞飞,像一个被掷出的沙包一样飞向了半空,然后扑通一声摔在了十几米外。
  李老四又看到一发线膛pàopào弹shè入了四个抬着伤员的西班牙fù女脚下。火花一闪,四名西班牙女人和他们担架上的伤员一起被zhà飞了。等bàozhà的火焰熄灭时候,周围已经没有了活人。
  一枚锥形开花弹shè在城墙的垛墙上,一下子就把垛墙砸成了碎片。李老四看到倒塌的垛墙后面居然藏着两个西班牙老头,须发皆白,手中抓着火绳qiāng。然后只看到火光一闪,两个老头就被开花弹bàozhà的火焰吞没了。
  城墙上,惨叫声不绝于耳,血ròu横飞。
  要不是知道自己手上有两万多八连华人的献血,知道这场战争是无法投降的血战,西班牙人早就认输了。
  然而血债在前,投降也是死,西班牙人只能坚持到最后。
  但一百门重pàoshè出的开花弹实在太凶猛,zhà了一个小时,小小的西班牙王城城墙几乎被zhà塌了四分之一。西班牙士兵和民兵们不敢在城墙上抵抗了。他们退了下去,逃入了王城中的建筑中,试图进行最后的巷战。
  只可惜虎贲军的装备实在太先进,什么战都是找死。
  虎贲军抬出了五百门迫击pào,登上了王城的城墙,开始对王城中的建筑开始轰zhà。
  迫击pào手也不知道哪座建筑中有负隅顽抗的西班牙士兵或者民兵,既然整个王城的白人无论男女全部参战了,pào手们就准备把整座王城zhà成废墟。
  这座容纳几千名殖民者的王城本来也不大,面积只有一平方公里。王城建成不过三十多年,大多数地方是空地,城中建筑并不多,全部zhà垮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王城中的建筑就像是脆弱的积木,被重重砸下的迫击pào撞破屋顶,轰然zhà开。
  一座又一座建筑在bàozhà声中倒塌,也不知道多少罪恶的西班牙人被压死在那些废墟中。
  西班牙人从没见过这样的火力。
  这不是这个时代该有的火力。西班牙人打遍整个地球,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武器和大pào。
  很快,他们就崩溃了。fù女和儿童打着白旗从摇摇yù坠的建筑物中逃了出来,而几百名成年的西班牙男人,都不顾一切地冲上东城墙。
  东城墙上的虎贲军人数较少,倒是让这些男人得了一些空子,从城墙上跳了下去,逃进了王城外的椰林中。
  李老四站在西城墙的中间,看着这些逃跑的白人,点了点头。
  “逃得好。不逃跑的话,本伯还没有理由攻击城外的马来人。”
  李老四麾下的团长柴生进问道:“伯爷,这些fù女和儿童怎么处理?”
  李老四说道:“殿下有令,西班牙男丁一律杀死,女人全部打为奴隶,卖到苦寒的辽东去。”


第0887章 马来人
  韦老大仔细看了看对面的马来人和他们的村庄,摇了摇头。
  遵奉镇南伯的命令,韦老大进入雨林中追杀逃亡的西班牙士兵。在树林中韦老大发现了五名西班牙白人的脚印,顺着脚印找到了这个河流边的马来人渔村。
  这是一个十分原始的村庄,马来土著们居住在茅草搭建的房屋中。虽然是个渔村,但是屋舍之间摆放着的工具却是鱼叉,连渔网都没有。
  在韦老大看来,这些马来人就和野人差不多。在十七世纪的吕宋岛上,也就是后世的菲律宾主岛上,文明的程度还十分低下,完全无法和大明相比。
  但是这些文明程度很低的马来人同样凶残,在汉人和白人殖民者的矛盾之间,南洋的马来土著毫不犹豫地站在白人殖民者一边。虽然来到吕宋的汉人带来了农耕、捕鱼、纺织等先进的技术,但马来人却视汉人为入侵者。
  几乎每一次针对汉人的大屠杀,都能看到南洋土著的身影。
  白人殖民者对马来人也不赖。马尼拉白人的主要收入全部是来自华人的,包括生丝贸易和向马尼拉城内外的华人收税。对于还处在蒙昧状态的土著马来人,白人想剥削都没什么可以剥削的,所以白人也不对马来人收税,只是偶尔用银币向马来人jiāo易粮食。
  南洋诸岛上的土著技术落后人烟稀少,整个十七世纪华人不断向此移民。马来人感受到华人威胁,实际上是白人的盟友。到了最后关头,马尼拉王城中的西班牙人拼命往城外跑,试图逃到马来人的村庄中躲藏起来。
  韦老大的面前,小渔村的马来人举着他们从白人那里得到的弯刀,虎视眈眈地看着荷qiāng实弹的明国人。
  “jiāo出西班牙人!可逃一死!”
  韦老大的一个班长大声朝马来人喊话,但马来人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蔑视华人,完全不为所动。
  韦老大身边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