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1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万岁!万岁!”
  “万万岁!”
  那十几万人的声音在西安城外响起,山呼海啸。
  那声音像是一片片惊雷在平地上翻滚,又像是一片洪水在河谷间潮涌,变成一片震耳yù聋的轰隆声。最后人们根本分辨不出那些百姓们喊的是什么,只能透过那些百姓虔诚的表情,理解他们是用这叫喊声表达他们的感激和崇拜。
  朱由检骑在马上,听着那响彻漫山遍野的欢呼声,笑而不语。
  王承恩拱手笑道:“吾皇圣明!看看这民心所向。这十几年来流贼肆虐最严重的陕西一省,恐怕再不会诞生贼众了!”


第0880章 遭遇战
  十二月初三,马六甲海峡却是夏天,灼热的阳光赤luǒluǒ地晒在三艘蒸汽轮船身上,让天津出身的水手们热得苦不堪言。
  这三艘蒸汽轮船属于第一舰队,此时在船上指挥船只的是舰队长石定平。
  这是个瘦削的天津汉子,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一说起话来,两道八字胡子一抖一抖,看上去像是一个师爷。
  船上的大副马责强擦了擦汗,朝石定平说道:“舰队长,这次我们成功在‘巴西’土著手上收购了三船的橡胶树树胶,立下大功,不知道司令官会如何赏我们?”
  石定平往后一仰头,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大副,啐道:“如何赏我们?你一个娃娃还想做总兵不成?”
  马责强哈哈大笑。
  “想升官还真要等一等。”石定平冷笑了一声,啐道:“实话给你说吧,这次王爷封六个伯爵,都没有轮到我们海军的司令吕虎。”
  马责强愣了愣,说道:“我们海军竟一个伯爵爵位都没有分到?”
  石定平无奈地摸了摸小胡子,说道:“说我们海军只打过几次仗,立功少哩。”
  马责强叹了口气,似乎是在为海军司令吕虎鸣感到深深无奈。
  不过想想,海军打仗少倒也确实不假。陆军这些年南征北战,不知道打过多少次硬仗,四个师都是经历过无数次战火的铁军。比较起来,海军却只打过两、三次仗,完全不能比。
  封伯爵这种事情是要轮功劳的,海军虽然规模有两万人,但在陆军的光芒下,海军的战功只能说还不够耀眼。
  两人正在那里说话,却突然听到桅杆上传来一声大吼:“前面有战舰!”
  石定平愣了愣,举起望远镜望向了前方。
  左边是马来半岛,右边是苏门答腊岛,马六甲海峡中间几十公里宽的水道上此时横着几艘高大的欧洲战舰。
  一、二、三、一共三艘战列舰。
  石定平正用望远镜仔细观察那战列舰,却听到桅杆上的瞭望手大声喊道:“是荷兰人!”
  石定平听到这话,笑了笑。
  听到瞭望手的汇报,船上的水手和士兵们都有些紧张起来。
  此次舰队去巴西的任务是运输橡胶,所以使用的是没有装甲的蒸汽轮船。对面是三艘欧洲战列舰,而这边是三条无甲轮船,这打起来不知道能不能赢。马责强脸色凝重,朝石定平说道:“舰队长,我们撤吧,不走马六甲海峡了!”
  石定平看了看马责强,冷笑了一声。“不走马六甲?那要绕十天的路!”
  马责强愣了愣,问道:“难道我们拿蒸汽轮船和战列舰对打?”
  石定平冷冷说道:“我们海军缺的就是战功,如今战功送上门了,你们却要逃!”
  一挥袖子,石定平大声喝道:“迎上去,红夷上次舰队全军覆没还不够痛,这次再zhà沉他三艘战列舰,他才知道我们天津王的火pào有多猛。”
  三条蒸汽轮船迎了上去,很快就和荷兰人的战列舰对上了。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根本不需要打招呼,两边就直接开火了。
  荷兰人战列舰上每条船有四十多门重pào,三条船侧舷有六十七门重pào,火力十分凶猛。此时双方之间的距离大概是六百米,荷兰人几乎十五发pào弹能命中一次石定平的蒸汽轮船。
  蒸汽轮船外面没有铁甲,船壳并不厚,被荷兰人的pào弹一打就是一个洞。
  不过荷兰人使用的却是老式的实心弹。实心弹造成的破坏力有限,虽然在船上打几个洞,但并不对船只造成决定xìng的伤害。
  不过蒸汽轮船上的线膛pào就完全不一样了。
  此时的蒸汽轮船已经全部装上了二十四磅的前装线膛pào,使用铅壳钢芯的锥形开花弹。那旋转的pào弹能轻易地撕开战列舰几十厘米厚的船壳,将二十斤的战斗部送入战列舰的内部。
  每一次蒸汽轮船shè出一轮pào火,战列舰上就要绽放出几朵火花。
  战斗很快就变成了“比谁先撑不住”。
  石定平站在尾楼的最高处,冷笑着看着对面的战列舰,看着那些欧洲大船身上绽放出的一朵朵巨大火花。
  很快战斗就分出了胜负。荷兰人的战列舰明显被开花弹zhà得更惨,对shè了五、六轮之后,荷兰人不敢再横在马六甲海峡上,而是往他们的军港马六甲港里逃去。
  石定平哈哈大笑,指挥三艘蒸汽轮船追杀荷兰人,将pào弹一枚枚shè向荷兰人的船尾。
  追了七、八里,在荷兰人差一点就要进入到马六甲港口中岸防巨pào的shè程时候,石定平的蒸汽轮船竟将最后面的一艘荷兰战列舰击沉了。
  那战列舰身上中了十几发开花弹,水线下面被zhà出一个大洞,渐渐沉在了马六甲港口的航道中。
  船上的红毛纷纷跳水,抓着浮木想逃出沉船的漩涡。
  蒸汽轮船上的水手们看到敌船沉没,一个个兴奋莫名,举拳高喊万胜。
  马责强粗粗统计了一下伤亡,上来说道:“舰队长,我们伤亡极小,只有十三人轻伤,六人重伤,二人中弹身亡。”
  石定平摸了摸自己嘴唇上的小胡子,哈哈大笑。他吐了一口气,说道:“这样一来,王爷使唤吕司令时候,也会高看我们海军一眼。”
  ……
  好不容易逃进了港口,荷兰人的船长看着在马六甲港口外面耀武扬威的明国蒸汽轮船,脸色铁青。
  想不到装备了新式火pào的天津人如此强悍,没有铁甲的蒸汽船也能战胜共和国的战列舰。
  突然船上的大副跑了上来,说道:“船长,船舱里有一枚没有bàozhà的pào弹。”
  没有bàozhà的pào弹?明国人的pào弹!
  船长眼睛一亮,猛地推开了前面的水手,撒腿往船舱中冲去。
  船舱中挨了明国人好几枚开花弹,一片狼藉。船舱最中间,pào手们都远远站在外圈。船上的火pào长则带着一个pào手蹲在中间,仔细观察者地面上的一枚pào弹。
  荷兰人的船长走到了那pào弹前面,蹲了下去。
  “船长,这是bào破弹!”
  看了好久,船长壮着胆子伸出了手,摸了摸pào弹上的膛线划痕。
  “铅壳钢芯,原来和福尔摩沙步qiāng子弹是一样的道理!”


第0881章 马尼拉
  十二月初五,马尼拉总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