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子想在李植面前有面子,让李植不生出轻视之心。
  但是现在陕西的情况,朝廷却实在是有心无力。
  王德化咬了咬牙,说道:“圣上,如今之际,能救陕西一省的只有天津王。只能请天津郡王提供廉价的粮食了。”
  听到王德化的话,朱由检身子一抖,仿佛他作为人君的尊严受到极大的冲击。
  王德化看了看天子的脸色,说道:“圣上,天津郡王坐拥关外三省这个大粮仓,加上天津、山东境内持续的水利开发,田亩数量以亿计。据说今年天津和山东的冬小麦又是一个大丰收,而辽东省的春小麦,三个月前也是产量颇丰。”
  “如今天津郡王手上握着几百万石的粮食。皇爷所需要的一百四十万石,对于天津王来说只是大笔一挥的事情。我们让天津郡王以成本价卖给我们粮食,一定能解陕西之忧。”
  朱由检听到王德化的话,脸上一白。
  想不到李植的实力,已经膨胀到这种程度了。如果王德化说得没错的话,整个朝廷都凑不出来的救济粮草,对于李植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朱由检仔细想了想,只觉得这些年来大明到处都是饥荒,朝廷根本无力赈灾。但是李植的领地上,从来没有大规模的饿死人。
  大明朝廷内轻外重的格局,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天津之强,近乎不可思议。”朱由检吸了口气,说道:“要变法!要在北直隶,陕西和山西效法天津推行新政,一定要让这三省和朝廷富裕起来,追上天津。”
  王德化拱手说道:“圣上,变法固然可取,然如今紧要关头,重要的是从天津买来便宜的粮食供给饥民啊!若是陕西的饥民没饭可吃饿殍满地,皇爷好不容易积累的威望怕是要扫地。”
  朱由检皱眉看着王德化,没有说话。
  王承恩见朱由检脸色不好,赶紧也凑上去说道:“奴婢也以为,如今只有求助天津郡王一法!”
  朱由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书房中来回走动。
  足足走了一刻钟,朱由检才无奈地坐回到椅子上。
  “王承恩,那你就跑一趟天津,去求一百四十万石便宜粮食回来。”


第0877章 卖官
  十一月初五,王承恩站在天津郊外的农田中,举目远眺。
  此时冬小麦已经播种三个月,麦苗已经有三寸高。田垄间到处都是绿色麦苗,郁郁葱葱。站在王承恩的角度看过去,只觉得这范家庄五十里南处的静海县平野上,整个大地都是绿色的。
  田垄上的农民很少,不过极远处有一个小村子。此时是中午时候,按大明其他地方的风俗农民一日二食,是不吃午饭的。但是天津富庶,百姓们在报纸的鼓励下一天都吃三顿。此时那小村子的烟囱上炊烟袅袅。
  东面有一条小河,那小河只有半丈宽,却被农民们在河道中挖出一个个方形坑洞。在坑洞上架设着提水的龙尾车。王承恩看到一个身着新衣的牧童懒洋洋地坐在茅棚中看一本书,他旁边的老牛不断地拉动龙尾车提水。
  远处的炊烟、好学的牧童、悠哉哉的水车和绿色的麦田汇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幅富庶又悠闲的农家图画。
  李植看了看王承恩,问道:“中贵人,寡人治下的农村如何?”
  王承恩吸了口气,拱手朝李植说道:“殿下,这当真是人间福地!便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想来也不过如此。”
  李植听到王承恩的赞扬,十分得意,哈哈笑了起来。
  李植一挥手,朝王承恩介绍道:“中贵人不知,六年前这一片麦田原先并不是田地,而是城外无人的一片荒野。因为地势较高灌溉不便,也没有农民在这里耕作,一直是抛荒的。”
  “从前天津秩序混乱,开垦新田这种吃力的事情,结果往往是一开出新田就被豪强以种种理由霸占,没有人会做。”
  “后来寡人建立了法庭,申明了私有产权的不可侵犯,农民们才对这荒地动了心思。后来这附近的二十一户农夫凑了一百一十七两银子,在市政厅买下了这一块荒地,又开挖水渠,架设水车,在这荒地上整出了四千亩麦田。”
  “如今这一百多两银子买下的荒地,已经变成了价值万两的良田。”
  作为一个穿越者,李植可以很骄傲地宣布,自己已将后世才有的法治赋予了这个十七世纪的一镇七省。
  法治一建立,社会秩序就会受到保护,则种种弊端不扫自除。
  “中贵人可知?这便是法治的威力。法院维护了天津的秩序,明确了私有产权,百姓们明白做大蛋糕不会有人来抢夺,就会自发地开垦新田。”
  听到李植的话,王承恩似乎是听明白了,这就是变法的威力。一旦社会中人人守法,则不需要官府费力吆喝,百姓自会发展农业发展工商。百姓一富,则国家自然强盛。
  每次王承恩到天津来,就会对李植变法带来的社会变化加深一分认识。至于那变法形成的富庶乡村繁华市集,也一次次更强烈地冲击着王承恩的价值观。
  天子要效法天津王变法,确是良策。
  不过,王承恩这次来,不是来观摩法治成效的,是来买廉价粮食的。
  王承恩拱手朝李植说道:“殿下,殿下可知陕西的窘境?”
  李植笑了笑。
  韩金信在陕西设有眼线,陕西全省粮食被李自成抽走的事情,李植当然知道。
  “中贵人何以问我?”
  王承恩拱手说道:“殿下,朝廷有心赈灾却无力买粮,此事唯有仰仗殿下了。”
  李植笑了笑,问道:“圣上总不至于让寡人出钱吧?”
  王承恩赶紧说道:“不至于,不至于!圣上是听说郡王殿下在辽东收获的春小麦价格便宜,希望殿下能便宜一些……希望殿下能以成本价售卖一批春小麦给朝廷,以解陕西的燃眉之急。”
  听到王承恩的话,李植身后的李兴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都看向了李兴。
  李兴戏谑地说道:“前番朝廷来天津买大pào,说只要王兄把新式大pào和开花弹卖给新军,新军就可以平灭闯贼了。谁知道大pào买去以后,闯贼不但攻下了河南,还杀进了陕西。”
  “结果朝廷急调王兄平贼。王兄刚把闯贼打趴下,收复了河南,朝廷又说这平灭闯贼的最后一刀该由朝廷来,硬是不让我虎贲军入陕,要让京营新军来抢功。”
  “结果京营新军入陕,却被闯贼用雨战困在中部县,进退不得,又来天津求雨战和夜战的装备。”
  众人听到李兴的话,都不禁有些好笑。天子苦心孤诣练了一支新军,巴望着靠这支新军建立威望,甚至不顾体面抢夺虎贲军的功劳。然而新军真拿出去使用时候却处处要求李植协助,的确令人忍俊不禁。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啊克服了雨战和夜战的短处,占领了陕西,却又没粮食救济灾民,又要我王兄出手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