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高,身上很瘦。脸上的不知道是不是刮了胡子,没看到一根胡须。一双细长眼睛深陷在眼窝里,两条深深的法令纹一直延伸到鼻翼根部。
  这便是影响力巨大的东林党魁钱谦益。
  李植在那正堂站了一会,见老人没有睁开眼睛,便长揖说道:“在下天津武官李植,见过东涧老人。”
  听到这话,钱谦益才睁开了眼睛。
  老人一睁眼,李植就感觉到两道老辣的目光扫视了自己一眼,让李植有些紧张。虽然赋闲多年,但钱谦益作为东林领袖始终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钱谦益看了李植一眼,也不让李植坐,说道:“你来见我什么事情?”
  李植赶紧让几个家丁把礼物锦盒送上来,说道:“在下仰慕先生已久,今日备了一些薄礼送给先生,并无他事。”
  李植把几个礼盒打开,把那些人参鹿茸和自己的两套玻璃器皿打开,给钱谦益过目。
  那些人参鹿茸还好,钱谦益扫视了一眼便不再看,倒是两套玻璃器皿吸引了他的目光。站起来从锦盒里取出一个小酒杯看了看,钱谦益说道:“这是泰西的无色玻璃?这两套玻璃器从泰西运来极为不易,怕是要一、两百两银子吧?”
  李植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在下作坊生产的无色玻璃,一套作价三十两,两套只要六十两!”
  钱谦益问道:“这是你生产的无色玻璃?”
  “正是!”
  钱谦益重新打量了李植一眼,问道:“你的玻璃这么便宜,在哪里卖?”
  李植等的就是这句话,赶紧答道:“在天津李家店铺出售,到天津一打听便知道!”
  钱谦益笑了笑,把那锦盒盖子翻过来,看到盖子背面写着大大的几个毛笔字:“天津李家生产,三十两一套”。
  所谓人老成精,那钱谦益是多精明的人物?想了想,他已经看破了李植的意图,说道:“有趣!”
  李植愣了愣,却不知道怎么答这句话。
  说完这话“有趣”,钱谦益又从另一个锦盒里拿出一个玻璃茶杯打量起来。
  “东西倒确是好东西!晶莹剔透!”
  打量了一会,钱谦益把玻璃茶杯放下了,淡淡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李植见这钱谦益已经猜到自己拿他当广告用的企图,心里一紧。不过刚才老人说了一句有趣,又夸奖了自己的产品,看来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生气,说不定还乐得做自己的活广告。李植心里想了一通,赶紧作了一揖,带着几个家丁退出了钱谦益的府邸。
  当天晚上,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钱士升风尘仆仆地来到了钱谦益家中。
  东阁大学士是大明阁臣的职位之一。明末实行内阁制,起初阁臣只是供皇帝咨询、起草诏命的秘书机构,并无决策之权。但明朝后期文官权力扩大,阁臣外为文官领袖,内有票拟权力参与决策,逐渐成为有实有名的宰辅。
  钱士升和钱谦益十分熟悉了,两人每几天就要碰面一次。这天钱士升空手来到了钱谦益府上,钱谦益家看门的仆人一看到钱士升,就一路小跑地把他引到正堂上。
  过了一会,钱谦益就从后院走了进来,和钱士升打了个招呼就坐下了。钱谦益坐下后和家人说道:“用新得的那套茶具招待阁老!”
  旁边站立的仆人赶紧答应,下去备茶。
  钱士升看了钱谦益一眼,直奔主题,担忧地说道:“受之,天子圣心眷顾jiān相,我们撼不动啊!”
  受之是钱谦益的字,钱士升以字称呼钱谦益表示尊重。至于钱士升口中的jiān相,自然就是指内阁首辅温体仁了。
  钱谦益笑道:“这世上哪有撼不动的人物?”
  钱士升说道:“前番凤阳皇陵被毁,jiān相温体仁与jiān臣王应熊包庇凤阳巡抚杨一鹏,巡按吴振缨。我们让主事郑尔说、胡江攻诘王应熊、温体仁朋比误国,结果郑尔说、胡江惹帝怒导致被谪。”
  今年年初正月十五,流贼攻陷了凤阳,毁坏了大明皇陵,此事关系重大,凤阳巡抚杨一鹏,巡按吴振缨自然有罪,按崇祯皇帝的xìng子那就是要杀头了。但是杨一鹏和吴振缨和温体仁、王应熊关系好,温体仁和王应熊便扣下了两人报告凤阳皇陵失陷的奏章,一直扣到收复凤阳的奏章到了京城以后才把两套奏章一起jiāo给天子,希望天子看到皇陵恢复的奏章时候火气小些,不杀巡抚和巡按。
  温体仁王应熊这样的cāo作,显然是违规了。东林党诸人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集中火力攻击内阁首辅温体仁和阁老王应熊。
  主事郑尔说、胡江是小官,就是东林党试水探路的石头。
  但是天子此时仍然倚仗温体仁,对敢于攻讦温、王二相的小官十分恼怒,一律采用削官降职的处分。
  天子的恼怒震慑到了钱士升,却并没有吓倒钱谦益。钱谦益宦海浮沉多年,政治斗争经验极为丰富,一下子就看出了门道。
  钱谦益淡淡问道:“攻讦jiān相的主事郑尔说、胡江如今怎么样了?”
  钱士升说道:“二人如今为我们办事惹怒天子,暂且被天子降职,表面上吃亏了实际上得了名声。等风头过了我们自然就会找机会再提拔二人。如今二人虽然被降职,但都十分懂事,没什么情绪。”
  笑了笑,钱谦益说道:“两个主事人微言轻攻讦宰相,天子没有杀他们也没有廷杖,这里面有戏!”
  钱士升听了钱谦益的话,顿时拨云见日,也是眼睛一亮。


第0086章 玻璃的利润
  钱谦益说道:“机会难得,便是再谪几人也不能放过,再找人攻之!”
  钱士升想了想,一字一顿地说道:“受之所言有理,我便让给事中何楷、许誉卿、范淑泰齐攻之,如何?”
  钱谦益说道:“不但让给事中做事,而且再让御史张缵曾、吴履中、张肯堂攻之,如此声势浩大,我看天子如何保他?”
  钱士升想了想,咬牙说道:“如此也好!便来一场大的!”
  两人快言快语说完了正事,这才停了下来。钱士升和钱谦益商量完大事,舒了一口气,拿起茶案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但钱士升举起茶杯的时候,才发现这茶杯居然是个带把子的无色透明玻璃杯。黄色的茶叶放在圆底的透明茶杯中,晶莹透亮,十分好看。
  大明朝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茶杯?用这茶杯喝茶感觉人都高档了一些。
  钱士升笑道:“受之好风雅,用价值百金的玻璃杯喝茶。”顿了顿,钱士升又说道:“不过这透明茶杯确实漂亮,让这茶水都带着一股文气了!受之花了大价钱买的这茶杯吧!”
  钱谦益摇头说道:“这是别人送的。今天打天津来了个武官,硬要送我两套玻璃器具,一套酒具,一套茶具,都是无色的,说是他自己产的,每套只做价三十两银子。”
  钱士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