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恐怕曹变蛟还要从其他地方运粮到西安来,以免出现大规模的饿死。
  更可怕的不是粮食的缺乏,而是人心的丧失。
  闯贼在城中时候,是每日给市内的贫民发粮发米的。闯军的粮食反正是抢来的,给贫民发米有利于积累人心,让下次攻城时候更容易些。
  而如今闯军被曹变蛟赶走,再没有人给这些失去了生计的贫民发粮食,这些贫民反而仇恨起官军起来。
  箪食壶浆喜迎王师的画面没有出现。曹变蛟一路在西安的大街上走着,没有一个人欢迎新军。店铺中的伙计、道路两边的乞丐和贫民只冷冷地看着曹变蛟。有些人朝曹变蛟伸出空饭碗,似乎是要曹变蛟负责他们的口食。
  走着走着,曹变蛟身边的亲卫看不下去了。他大声朝地上的小市民们吼道:“你们这些市井之徒,王师替你们赶走了流贼,你们怎么一个个都不懂得感恩戴德,至少也拿些酒水上来欢迎王师?”
  听到这个亲卫的话,地上的饥民和乞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跪在地上,说道:“大将军,我们都是市井小民,以前靠为士绅做事混一口饭吃。后来闯军来了,杀光了士绅,我们就靠闯军的施舍过日子。如今大将军把闯军赶走了,我们衣食无着,哪里有多余的酒水欢迎王师啊?”
  曹变蛟身边的亲兵气得满脸通红,大声喝道:“我们新军浴血厮杀,就是为了把你们从贼手里救出来!如今你们竟然怀念闯贼?你们可知什么是官,什么是贼?”
  然而这个亲兵的话没能教育好地上的小民,却把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吓哭了。
  那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女孩哇一声哭开了。她抓着她妈妈的胳臂,大声喊道:“娘!我饿,我饿!娘,给我些吃的吧!”
  她的娘亲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看也不看自己的女儿。
  曹变蛟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叹了口气。
  “传令下去,将军粮在西安城中散发,莫要让百姓挨饿。”
  杨国柱沉吟说道:“太傅,陕西的粮食全部被闯贼运到湖广去了,若是靠我们从山西运来的粮食接济百姓,恐怕天子太仓库和内库的银子要被用尽。”
  “恐怕用尽了银子,也未必能够。”
  曹变蛟叹道:“乱世百姓之苦,无以复加。我们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我们把陕西的情况上奏天子,恐怕天子也不会放任陕西各城中的百姓饿死。”


第0876章 救济
  养心殿的书房内,朱由检又看了一遍曹变蛟的奏章,眉头紧蹙。
  陕西完全收复了。
  收复了陕西自然是好事。
  朱由检昨天率领百官将陕西平定,日本吞并的事情祭告列祖列宗,无比风光。京城的百姓将这个消息奔走相告,一个个兴奋不已,仿佛大明中兴就在眼前。
  有了曹变蛟在陕西的战功,文官们看待朱由检的眼神都多了些恭敬神色,再不是往日那种敢怒不敢言的压抑感觉。
  乱世中最重威望,即便是皇帝,没有威望也不能服人,很可能政令不出紫禁城。而威望这东西,也不是光杀人就能杀出来的,也是需要实际的功绩的。
  朱由检亲手打造的京营能战——虽然是在李植的帮助下才能战,但无论如何,这就是能大幅提高朱由检个人威望的东西。
  夺回西安后,朱由检感觉自己在文官面前说的话都更有分量了。高兴之余,他给曹变蛟封了定西伯的爵位。
  然而威望是提高了,麻烦的事情却也来了。
  李自成抢光了陕西一省,带着抢来的金银财宝和粮食物资往湖广逃去了。陕西的粮食本来是广泛储存在士绅家中的,如今全部被闯贼抢走了。
  陕西农民遭遇了几年的天灾,今年又连遭战乱,家中的粮食都无法支撑到明年夏天收获之时。本来这些农民是依赖闯贼的,如今闯贼没了,农民们需要朝廷救济。
  而城市里的情况就更糟糕,士绅死了后依赖士绅的小市民都没有了收入,顿时陷入了饥荒。整个陕西的所有城市几乎都变成了空城。士绅被杀光,粮店被搬空,城市中的小市民完全没有饭吃。
  曹变蛟将陕西百姓忍饥挨饿的惨状上奏给天子,希望天子能救下陕西的难民们。
  朱由检倒不是铁血无情的人,只是想要救下陕西所有百姓,他实在有些囊中羞涩。
  “王德化,陕西有多少百姓需要救济?”
  东厂太监王德化拱手说道:“回圣上,首先要救的是城中的市井小民。按东厂的数字,在陕西各府州县的城中大概有二十八万市井小民。按定西伯的报告,各城中有饥民二十七万,出入不大。”
  “如今陕西士绅被杀光,百业凋敝,恐怕陕西的市井小民半年之内是不可能找到糊口活计的。如果我们要救下这些饥民,起码需要四十万石的粮食。”
  朱由检敲了敲桌子,问道:“乡野中的农民呢?”
  王德化答道:“乡野间需要的救济更加巨大,据定西伯奏章所说,陕西的农夫所藏粮食最多还能撑三个月。而冬小麦的收获,距今起码还要半年。这样算下来的话,我们要为陕西的农民提供三个月的救济。陕西三百二十万农人,三个月的口粮少说也要一百万石。”
  朱由检听到王德化的计算,脸上一沉。
  王承恩咋舌说道:“皇爷,按照现在京城二两七钱的米价,这一百四十万石的粮食少说也要三百七十万两银子。就是把太仓库和内库的银子搬空,也不够啊。”
  朱由检焦虑地站了起来,在书房中来回走了几步,问道:“太仓库和内库中现在有多少银子?”
  王承恩答道:“这些年京营新军开销极大,江淮省的税赋又还没有jiāo上来,库房中的银子并不充裕。太仓库有二百一十万两,内库中只余九十七万两。”
  朱由检无奈地吸了口气,说道:“不够,不够啊……”
  王承恩说道:“皇爷,这还没算粮食的涨价呢!那些粮商都是最没有人xìng的东西,若是皇爷一下子采买一百多万石的粮食,那就要从京外调粮。京城的粮商恐怕要叫苦连天坐地起价,不知道要把粮价涨到什么地步!”
  朱由检冷哼了一声,似乎并不担心粮商的抬价。
  不过即便朱由检铁血镇压抬价的粮商,全部以平价购买粮食,银子也依然是不够。
  走到书房的窗户面前,朱由检打开了李植免费为自己安装的玻璃窗,沉吟说道:“若是陕西刚刚拿下就出现大饥荒,恐怕各省的舆论都会哗然。朕靠dàng平闯贼积累的威望,定是一朝全失!”
  “那些文官如今不敢在朝堂上放肆,但在酒坊闹市中讥讽朕的胆量还是在的……到时候陕西百姓易子相食,朕在天津郡王面前岂不是拾不起脸面?”
  王承恩和王德化听到天子的话,对视了一阵,不知道说什么好。
  天子说来说去,还是担心李植尾大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