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0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们先不急着剿灭这个山区中的盗贼武士。就是让他们控制甲信越山区也无伤大雅。离开甲信越山区,日本的其他地方如今都渐渐被我们控制,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能实际控制日本的九成土地。”
  郑开达指着地图说道:“日本中部靠北的加贺藩不堪一击,三天前已经被祖大寿率领的一万兵马攻入。加贺藩有五千铁pào手,但全是老式火绳qiāng,在我们的标准步qiāng面前连开qiāng的机会都没有。加贺藩藩主战死在天守阁上,藩主以下的全部武士都已经逃亡或者投降。”
  “我们没有轻饶守城的武士,在破城后杀了两千多人。”
  郑开达又一指甲信越西边的近畿平原,说道:“尾张藩德川家已经被选锋师副师长薛三库率兵攻灭。德川家盖的城堡很高,但在迫击pào面前就和一个靶子似的。薛三库围城以后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把名古屋城的天守阁zhà平了。”
  “尾张藩灭亡后,我们杀了一千多坚守城池的武士。”
  “因为我们的铁血政策,加贺藩和尾张藩周围的小藩镇都十分害怕。在近畿平原,已经有二十多家小藩镇主动投降,jiāo出了领地。”
  “日本的东北地方,我们的兵马也是势如破竹。”
  郑开成最后说道:“恐怕只要再过一个月,甲信越以外的整个日本就能全部平定。”
  听到郑开成的汇报,李植点了点头。
  对于日本的地方藩镇,李植以前没有担心过,以后也不会担心。这些小藩镇武器落后,军事思想陈旧,完全不是虎贲军的对手。虎贲军对付这些小藩镇基本是横扫,dàng平整个日本只是时间问题。
  比较让李植担心的是日本的农民。
  如今李植杀了日本的天皇,日本的农民对李植十分仇视,李植担心会出现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
  听完了郑开成的汇报,李植说道:“走,出城看看农民的情况。”
  郑开成和钟峰大声唱诺,随着李植走出了御殿,骑马往江户城外的农村行去。
  日本人以稻米为上等粮食,在一切能开垦为水田的地方都种稻。此时已经是九月中旬,田地中的稻子都已经成熟了。江户城外即是日本的大平原关东平原,沃野千里,一眼看过去只看到一片金灿灿的成熟稻谷。
  稻谷随风起伏,像是一片金色的海洋。
  李植走进一个村子,看到了正在准备农械的村民们。
  最先进入村庄的是李植的亲卫们,控制了村庄的各个紧要地方。然后跟着进入村庄的是举着仪仗的礼仪人员。虽然李植已经一切从简,但是也动用了二十多人在自己前后打出仪仗,各种伞盖旗帜十分华丽。
  看到李植那华丽的郡王仪仗进入,村庄里的村民们都躲进了屋子里。然而李植是来了解民情的,怎么能让农民都躲起来?亲卫们挥舞腰刀把农民们从房屋里赶了出来。
  一百多名男女农民跪在了李植面前。
  不同于衣着华丽的武士们,日本的农民十分贫穷。
  他们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满是补丁。脚上没有鞋子,都是赤脚的。
  他们的脑袋上仿照武士的样子削光了中间的头发,绑出了和武士一样的“月代头”发式。不过农民们并不经常打理头发,本该光着的脑袋上生出了短发,看上去十分粗旷不体面。
  日本农民的贫穷从他们的房屋上也能看出来。这些农民盖的屋子都是茅草屋,连一块砖瓦都没有。整座村庄是唯一有瓦顶的是最中间的三个武士院子,那武士院子是木墙黑瓦,大概是当地的“地侍”武士。
  当然,此时那些武士都已经逃亡了,不知道躲进哪里的大山中去了。
  李植走到了跪地农民的面前,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看了看日本的农民们,李植大声问道:“日本的百姓们,你们觉得本王废除了天皇,如何?”
  翻译官把李植的话翻译成日语,大声朝日本的农民问话。
  听到翻译官的问话,地上的农民们顿时气氛一变。
  他们对视了一阵,脸上越来越激动。一些年轻人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粗了起来,跪在地上,似乎在用十分力气压抑自己的怨恨。
  对于日本人来说,天皇是他们的神明,然而这个神明却被李植杀了。而至今,李植也没有扶持一个新天皇的计划。
  突然有一个年轻的农民抬起了脑袋,大声吼道:“天皇板载!”
  听到这个农民的嘶吼,另外两个年轻的农民也大声跟着厚道:“天皇板载!板载!”
  “板载!”
  这些年轻农民的吼叫声极有感染力,似乎就要煽动起其他农民。
  不过他们的吼叫声没能持续,李植的亲兵们猛的冲进了农民中间,将腰刀刺进了这三个农民的身体。


第0873章 田赋
  李植对日本的统治是十分血腥的。
  对于反抗自己的日本人,比如大阪之战的溃兵,李植是格杀勿论。大阪一战十一万幕府军大溃逃,李植的虎贲军在战场上斩杀了两万多人,又追杀五十里,击杀了三万逃兵。合起来,幕府军十一万人有差不多六万人死在大阪。
  攻打各地的藩镇,李植同样对负隅顽抗的大名和武士血腥屠杀。几乎每攻入一座城堡,就要有上千人人头落地。李植派去征讨日本各地诸侯的四路大军不知道杀了多少万武士和士兵,杀人杀到麻木。
  对于只崇拜强者的日本民族,李植决定进行最严厉的镇压,绝不让这个民族有一丝幻想。
  对于贵族和武士是这样的政策,对待日本的农民,李植也同样不准备手软。
  任何农民如果敢挑战自己吞并日本的国策,下场就是死亡。
  包括眼前这个村的农民。
  亲兵从叫喊“天皇万岁”的农民身上拔出了腰刀,血柱顿时从这几个年轻的农民身上飙溅出来。伤者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趴在地上抽搐着,一点点失去生命。
  周围的其他农民目睹这一切,一个个目瞪口呆。
  那几个年轻的农民只是喊了几声天皇万岁,就被夺去了生命?
  日本亡国了,以后明国人对日本人说杀就杀?
  跪在地上的农民们颤抖起来,匍匐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
  李植看着满地的“月代头”,有些不喜。
  “以后日本就是寡人治下的一个省,称为日本省。以后日本人向天津提供粮食和原材料,购买天津生产的各种工业商品。”
  李植看了看身边的郑开达,问道:“日本农民的田赋是几成?”
  郑开达拱手答道:“日本各藩田赋不同,有的地方是四成,有的地方是六成,但大多地方都是五成。”
  听到郑开达的话,李植身边的众将都微微有些吃惊。
  虽然出讨日本之前他们也听说过日本百姓田赋极高,但没想到竟然比大明地主的地租还要高。这五、六成的收成都要上缴给武士,农民名为自耕农,实际上都是农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