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0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人数是自己五倍的德川军。那一战后,真田信幸名扬天下。
  此时李植横扫日本,真田信之不愿意接受家族灭亡的下场,站出来反抗。
  日本各地的武士听说真田信之在甲信越山区组织反抗,像潮水一样往甲信越地方汇集。一些主家被李植灭亡,变成了浪人的武士都进入了大山深处,不要俸禄为真田信之驱策。就连原来德川幕府的武士,也纷纷入山。
  在真田信之的率领下,这些武士进山变成了盗贼,依靠武力勒索山区的村民粮食为生。
  李植想彻底征服日本,甲信越地区的武士盗贼是不得不面对的敌人。
  蒋充看了看前面的大山,吸了口气。
  这连绵的山岭中,藏下几万人实在是太容易了。蒋充的部队是沿着一条小河前进的,小河边这几百米山谷地还有些农田,能够为步qiāng手提供视野。但一远离小河和山谷,就到处是茂密的森林。
  那些森林蒋充是不敢进去的,若是在森林里被刀术精湛的武士伏击了,虎贲军的死伤恐怕会很大。
  蒋充这个团有四千人,他原先放了三百人出去做斥候。此时害怕被伏击,他又增派了两人出去侦查地形和敌情。
  蒋充的四千人已经深入甲信越地区五天了,今天算是进入了真田信之的腹地。据说离真田信之的大本营已经不远了。很快,前面的斥候就发现了真田盗贼的一个小据点。
  “报告团长,前面的道路要绕过一座小山的半山腰,在半山腰上有一百多个武士修了一个石头小堡垒踞守。”
  蒋充问道:“步qiāng能够杀伤堡垒中的敌人吗?”
  斥候大声答道:“回团长,那里山林很茂密,步qiāng无法展开。但是迫击pào估计可以zhà到。”
  蒋充愣了愣,问道:“能绕过山林地区吗?”
  斥候兵答道:“绕不过去,那一片全是树林,要往北挺进必须进入树林。”
  蒋充犹豫起来。
  然而不走这条小路无法继续剿贼。蒋充想了想,还是说道:“全军前进,到山腰下面架设迫击pào。”
  部队往前前进,离开河谷攻到了山腰下面的树林中,看到了山腰上的石头堡垒。
  然而迫击pào的pào组还没有展开,敌人就出现了。
  两个斥候撒腿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团长!东边有几千武士绕了过来,要抄我们的后路!”
  这个堡垒是个陷阱,真田信之耍诈!
  蒋充心里一个咯噔,放弃了攻击敌人堡垒的计划,大声吼道:“全速后退,退到河谷里去布阵!”
  然而士兵们刚刚走了几步,西边的斥候也冲了回来:“团长,西边有几千武士杀了过来,要抄我们的后路。”
  蒋充吸了口气,大声吼道:“加速后退!退到河谷里去!”
  好在蒋充的斥候放得足够远,掌握了周围方圆十里的情况。在盗贼武士们把蒋充后路截断之前,蒋充的四千人成功退到了山脚下,回到了河谷里。
  不过蒋充没能回到河谷比较宽阔的地方,而是在一个宽度不过三百米的河谷狭窄处遭遇了伏击自己的武士。
  河谷两边就是山林,日本武士举着武士刀藏在山林中,虎视眈眈地看着蒋充的四千步兵。蒋充的人马挤在小河东面的几十米附近,顺着小河拉成一个一百米的长条形。
  如果武士们从山林中朝蒋充的士兵冲锋,只需要冲一百米就能进行ròu搏战。山林里的武士们像狼一样盯着蒋充的士兵们。显然,他们准备将蒋充的四千人永远留在这河谷的狭窄地带。
  蒋充看着山林里越来越多的武士们,眉头紧皱,大声喊道:“步方阵,两千把津王式布置到外围!”
  久经训练的士兵们调整队形,摆出了八十多米长宽的空心方阵。持有新式步qiāng的士兵们举着qiāng走到了最外围,对阵树林里的日本武士。
  作为攻入最危险地方的部队,李植这次给蒋充配了两千把津王式。这两千把新式步qiāng,是蒋充敢深入山林的根本凭恃。
  蒋充的士兵布好了方阵,山林里的武士们也完成了集结,大战一触即发。
  战场上是死一般的沉寂。
  最终,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沉寂被一声苍老的怒吼打破。
  “滚出日本!”
  声音在山谷里来回回响,分外的悲愤和苍凉。
  随着这声怒吼,日本的武士们开始冲锋了。
  等武士们冲了出来,蒋充才明白这哪里是几千人?起码有两万武士包围了自己。
  失去了主家的武士此时看上去都有些落魄,他们在山林中没有穿华丽的盔甲。本来该高高挽起的头发也都是随意地绑在脑袋后面,早没有往日作为统治阶级时候的体面。
  他们的脸上,布满了走投无路的绝望和愤怒,以及由此产生的视死如归。
  高举着武士刀,他们像蚂蚁一样从山林里冲了出来,冲向了津王式步qiāng守卫的小河河谷。


第0870章 武士和后装qiāng
  从第一个武士冲出山林时候起,虎贲军的士兵就开qiāng了。
  此时敌人距离虎贲军十分近。在东面的山林边上,冲出来的日本武士距离前排士兵不过一百米。
  蒋充的两千把步qiāng布置在最外围,每个面都布置三重。第一重的士兵趴在地面上shè击,第二重的士兵蹲着shè击,第三重的士兵站着shè击。这样的安排,让单位战场宽度上的shè击密度达到最大。
  为了避免重复击杀同一个敌人,三排士兵尽量把shè击时间错开。等趴着的士兵shè完,他后面蹲着的士兵才shè击,然后他后面站立着的士兵shè击。
  一百米的距离上,敌人在准星中的目标是很大的,虎贲军的shè手们几乎是弹无虚发。
  “啪啪啪啪啪”的一片qiāng声响起,硝石的味道顿时笼罩了河谷。刚刚冲出森林的武士们身上突然迸shè出血花。高举着的武士刀无力地垂了下来,中弹的武士们从高于河谷的山林中滚了下来,摔落到河谷中的农田中。
  后面的武士前仆后继,看也不看地面上的尸体,继续往前面冲锋。
  第二排步qiāng手开火了。
  噼里啪啦的qiāng声中,武士们像是被突然断了线的木偶,扑通扑通地往地上倒,在山坡上翻滚。
  但后面的武士们没有畏惧,毫不犹豫地继续冲锋。
  对于日本的武士来说,这场冲锋不是普通的战争,而是决定他们是否能生存的决战。
  日本武士是日本的统治阶级,是地方官,是军官,更是封建领主。他们或从藩主那里领取俸禄担任公职,帮助藩主统治地方,或者直接拥有自己的领地,从领地上的农民那里收取地租。
  武士的后代,同样是武士,代代相传,统治日本这个国家。
  是他们用武士刀击败了白种的阿依努人,为黄种的“和民族”抢下了日本这片土地,创造了日本这个不断扩张的国家。
  然而李植的出现,把这种古老的统治打破了,李植要在日本废藩置县,用流官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