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0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观察那些推搡士兵的百姓,发现那些佩刀的武士们似乎对天皇没有那么强烈的情绪,都站在后排。相反,反而是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市民对天皇十分忠诚,拼命地往前挤,想要冲上台去救出天皇。
  很快,上万的市民就推开了一千士兵组成的防线,几百名市民冲破了第一线防御,拼命朝台上的天皇跑去。
  “救下天皇!”
  “救天皇!”
  钟峰看了看李植。
  李植面无表情地说道:“开qiāng吧。”
  钟峰脸上一喜,猛的吹响了象征着镇压的号角。
  两百名虎贲军士兵举起了上好膛的步qiāng,毫不犹豫地对准了向行刑台冲过来的日本市民,摁响了扳机。
  “啪啪啪!”
  血花像是鲜花一样绽放出来,几百名冲破防线的日本市民惨叫着倒在了行刑台外面几十步。刑场附近顿时满是血腥味。
  还有没被打死的市民还在往前冲,他们以为步qiāng再次打响要很长时间,却没想到虎贲军士兵使用的是后装步qiāng。只过了五秒,qiāng声再次响起。噼里啪啦的qiāng声中,最后的一百多百姓全部被打死。
  围观的百姓们见到这样血腥的场景,惊得目瞪口呆,手上推搡士兵的动作一下子轻了很多。
  刑场南边,被市民们推搡地最严重的一个连队突然往后一撤,把挤压他们的市民放了进来。
  后面的一个连队举起后装步qiāng就shè,bào豆一样的qiāng声中,一排一排的市民冲上去,倒下,冲上去,倒下,像是飞蛾扑火一样一片一片地死在刑场上。
  刑场外面,顿时布满了市民的尸体。
  血液到处横流,让红色变成了刑场周围的主色调。
  江户的市民们终于害怕了,他们明白了大明的征服者不是好说话的,任何冲锋都是送死的行为。
  市民们终于不再推搡虎贲军士兵,而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刑场下面的几百具市民尸体。
  李植看了看刑场上的形势,发现那些佩刀的日本武士反而比较冷静,一个个都在往后面撤。
  士兵们重新走到了刑场的外围,重新组成了人墙。这一次,再没有人敢冲击人墙。
  见场面得到控制,钟峰冷哼了一声。一挥手,他示意行刑开始。
  虎贲军士兵上去拔掉了天皇绍仁背上的斩标。
  斩标一拔,台下的日本市民们顿时齐齐跪地,嚎啕大哭起来。
  天皇是日本的象征,是日本人的牌位,是日本人的神。
  从不曾有人征服日本,从不曾有人杀了日本人的神。如果天皇死了,日本就再不是一个国家,再不是一个上千年来不断在白种阿伊努人的土地上扩张的国家。
  今天李植要改变历史,要毁了日本人的历史。
  然而征服者已经凭借武力打垮了一切,守护日本的德川幕府已经全军覆没,各地的大名毫无反抗能力,虎贲军攻到哪里就灭到哪里。日本人的骄傲已经被完全打倒在地。
  日本已经灭亡了,不是手无寸铁的市民们冲击刑场可以改变的。
  上万日本市民嚎啕大哭,声音传出去十几里。就连刑场远处的日本市民似乎也明白了刑场上的形势,也哭了起来。一时间,李植只觉得整座江户城都在哭泣。
  震天的哭声中,虎贲军士兵将步qiāng对准了天皇绍仁的脑袋。
  绍仁浑身战栗,说道:“如果不杀我,我可以让日本人投降……”
  虎贲军的士兵冷哼了一声,摁响了扳机。只听到啪的一声,绍仁的脑袋上血花一绽,绍仁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刑场上。
  跪在刑场上的百姓们看到这一幕,哭泣声渐渐都停住了,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天皇的尸体,满眼的慌张和惊恐。
  没有天皇,以后日本会变成怎样。
  虎贲军的大兵们对日本的市民们虎视眈眈,随时防止激动的市民再次冲击人墙。
  但是过了好久好久,日本的市民们都呆呆地跪在刑场外面,几乎没有人说话喧哗。他们像是在为天皇默哀,又像是在思考天皇灭亡后日本人该以怎样的姿态活下去。
  钟峰看了看日本的市民们,冷哼了一声。
  他拱手朝李植说道:“王爷,日本的百姓彪悍尚武,畏威而不怀德。我们在朝鲜那一套收拢人心的办法在日本恐怕没用,就是降低日本农民的赋税,这些日本人也不会感激我们。”
  “唯一的办法就是镇压,杀人。只有杀的人够多,才会让这个省份的人明白日本国已经不可能复国,必须接受王爷的统治。”
  听到钟峰的话,李植点了点头。
  日本这个民族,以李植的了解,是个只崇拜强者的民族。大明朝待日本不薄,给予日本回报丰厚的朝贡贸易,换来的却是倭寇骚扰和万历朝鲜战争。而大唐在白江口打败了日本,日本却永远崇拜唐朝,甚至把唐朝的文化当成国学来供奉。
  要镇压住这个民族,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明白你比他强大。
  想了想,李植说道:“将那些冲击刑场歹徒的尸体吊在日本的街道上,让日本的市民明白挑战我们秩序的下场。”


第0869章 甲信越
  九月初三,蒋充看着四面八方崎岖的大山,皱了皱眉头。
  蒋充率领陷阵师第三团攻入了日本的甲信越地区腹地,发现这次剿贼行动不是那么容易的。
  放眼望去,小河的两边除了山就是山,除了茂密的山林,什么都没有。
  实际上和其他地区的地方诸侯一样,甲信越地区的大多数日本大名已经投降。在有道路的地方,虎贲军可以说是无敌的。使用老式“铁pào”,也就是滑膛火绳qiāng作战的日本地方诸侯根本挡不住虎贲军。
  蒋充这个团从日本东海道一路北上,十天就灭了三家地方“大名”。开始时候蒋充还有些征服者的快感,后来就完全没有感觉了。
  一方面是因为虎贲军实力太强,地方诸侯实在太弱。另一方面是王爷的军纪实在太严,蒋充不敢放任士兵烧杀抢掠,所以攻下城堡后除了发放一些奖金,也并没有太多刺激人心的东西。
  大多数大名都投降了,除了一家叫做真田家的地方诸侯。
  这个叫做真田家的诸侯本来也是一家小诸侯,按照日本的石高制度,这个诸侯的石高只有十万石。比起德川幕府四百万石的“天领”,十万石的小诸侯本该是个忽略不计的小角色。
  然而这个真田家在日本国灭亡的关头却是异常活跃。
  这个家族放弃了藩主居住的松代城,率领三百武士躲入了日本中部的大山中反抗李植的征服。
  三百武士不算什么,还经不起蒋充这个团的一次齐shè。然而真正麻烦的是这群武士的带头人。带头的真田家家主叫做真田信之,原名真田信幸,是日本有名的名将。
  这个真田家族崛起于战国末年,以善于以弱胜强著称。据说在日本的战国时代的“神川合战”中,真田家依靠地形和城池,以一千五百人重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