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8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80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举着后装步qiāng的虎贲军精锐攻入了已经只剩下伤兵和尸体的第一线壕沟。这些精锐端着步qiāng守住了通往后面壕沟的通道,完全控制了第一线的壕沟。
  甚至虎贲军的迫击pàopào组也开始朝新占领的壕沟中转移。
  大屠杀即将在第二线、第三线壕沟上演。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未曾投入战斗的德川家的士兵也没有斗志继续战斗了。打不过虎贲军会被灭国,可是继续打下去会被屠杀殆尽。对于普通士兵们来说,灭国了还能躲进山野中做农民,失去的是尊严。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轰一声,还活着的九万多兵卒化成了溃兵,扔掉了武器朝东面的原野中逃去。
  穿着武士具足的武士们看到队伍崩溃,拔出武士刀疯狂砍杀逃跑的士兵们。但是仗打成这样,少数武士哪里能阻止崩溃的大军?最后武士们发现大势已去,竟也被溃兵们挟裹着往东面逃去。
  七万虎贲军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些溃兵,一个个举着步qiāng追了上去。
  钟峰看着狼奔豕突的德川家士兵们,哈哈大笑。
  郑开成说道:“如此一来,德川家的主力就被杀伤殆尽,我们接下来只要拿下江户,日本就算是被灭了。”
  钟峰想了想,没有说话。
  郑开成的弟弟郑开达说道:“就怕武士们不接受灭国的事实,进山做盗贼打游击!”
  郑开成听到这话,吸了口气。
  钟峰哈哈大笑,说道:“我就怕日本的武士不反抗投降。他们若是负隅顽抗,我们就有了杀光他们的理由。”
  郑开达在日本待了近十年,却没有钟峰那样冷酷嗜杀。他愣了愣,说道:“日本武士也是人,总兵官何苦赶尽杀绝……”
  ……
  江户城的天守阁上,德川家光一身白衣跪在议事厅的光洁地板上,身前放着一把剖腹用的肋差。
  德川家光身边,德川幕府的剑术大师柳生三严手握武士刀站着。
  德川家光看着面前的肋差,缓缓说道:“一世荣华,恍如一梦。生死枯荣,本是世间大道。然而幕府灭在吾手,吾这不祥之身,如何面见泉下祖父?”
  唱完了辞世词,德川家光用大和纸包住了肋差。一用力,他将肋差chā进了自己的肚子。
  忍着剧痛,德川家光闭上了眼睛,猛的将刀往右边一拉,将自己的肚子划开了。
  血像是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德川家光头上冒出了巨大的汗珠,显然已经痛极。
  他又调转刀口,从一字伤口的下面往上割,最终在自己肚子上割出一个十字。
  完成了这一刀,德川家光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眼睛瞪得巨大。他手一抖,将满是血的肋差掉落在地板上。
  柳生三严没有让德川将军发出不体面的惨叫声。他猛的往下一砍,一刀割下了幕府将军的脑袋,结束了他痛苦的一生。
  血从断了的脖子上喷了出来。头颅往下一掉,落进了尸体的怀里。
  德川家光的小姓顿时泪流满面,他猛的跑到了天守阁外面的平台上,朝下面站着的各藩镇武士们大声喊道:“死了!殿下剖腹自裁了!”
  “德川幕府灭亡了!”
  小姓趴在了栏杆上,竭斯底里地大声喊道:“幕府灭亡了,日本灭亡了!以后再也没有日本了!”
  天守阁的下面,武士们一个个眼睛红了起来。
  渐渐地,所有的武士都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有人突然大声喊起来:“日本没有灭亡!进山,我们进山固守,我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把刀!”


第0867章 天皇
  八月二十,日本天皇绍仁跪在江户城天守阁的一间偏房中,等待着李植的召见。
  绍仁实际上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但在六年前,他已经是日本的天皇了。
  绍仁的左右,两个表情十分不友好的虎贲军大兵对他虎视眈眈。那两个大兵是大明天津郡王的亲兵,生得人高马大,让绍仁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威胁感。
  不仅左右有两个亲兵,绍仁的前面也站着一个军官。不过那个军官似乎没有把绍仁放在眼里,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绍仁一眼,仿佛绍仁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
  绍仁十天前就从京都赶到了江户,因为李植从天津来,据说要召见绍仁。今天,李植开始召见日本的各色人物。但显然,绍仁并不是其中比较重要的。绍仁跪在这过道上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正殿中的李植不停地召见各方人马,始终没有召见他。
  开始时候,绍仁前面还坐着岛津家、毛利家、长宗我部家等投靠李植的藩镇藩主。这些藩主看见绍仁跪在偏房中,表情都有些矛盾。
  一方面,日本的天皇跪在偏房中等待李植的召见,这让藩主们感到有些难堪。毕竟这些藩主也是日本人,灭国的耻辱他们也有份。
  但另一方面,这些藩主又自动地把自己和天皇划为了两路人——他们是投靠了李植的大名,在大阪遭到德川幕府攻击后还曾经主动提出支援大阪的提议。所以虽然日本灭国了,但是显然他们的利益不会受损。
  甚至还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尤其是岛津家和长宗我部家,其家谱明确记载他们的父系祖先就是来自中国的渡来人。此二人对李植统治日本毫无恶感。所以此时看向可怜的日本天皇,更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这四个诸侯并没有在偏房中久等,李植很快召见了他们。绍仁看到他们进入正殿中后只待了十几分钟,就一个个喜气洋洋地走了出来,不知道李植给了他们四人什么好处。
  四个藩主走了以后,日本天皇绍仁继续在偏房中等待。等着等着,他突然有些尿急起来。
  他焦急地和身边那个亲兵说他想上厕所。
  然而那个亲兵不知道是听不懂他的话,还是根本就不想理他,总之没有搭理他。
  绍仁跪在那里,膀胱中越来越鼓胀,竟有些忍不住的感觉。他忍不住站了起来,想找个厕所方便。然而他刚刚站了起来,就被身边的亲兵一手摁在了地上。
  亲兵不让他动。
  绍仁yù哭无泪,只能憋着尿在那里跪着。
  又等了一个时辰,李植似乎是终于想起了绍仁,派人把日本天皇叫了进去。
  绍仁走进正殿,看到李植并没有像日本人一样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而是坐在上首华丽的椅子上。正殿两边还摆着几把椅子,分别坐着讨伐日本的郑开成、钟峰,以及李植派驻在大阪的郑开达等人。
  绍仁跪在地上,正要说话,却听见李植朝自己喝问了一句。
  然后李植旁边站着的日语翻译就大声问到:“日本天皇,郡王留你有什么用?”
  绍仁听到这话一哆嗦,看着趾高气扬的征服者,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郑开达久驻日本,比较了解日本的情况,拱手朝李植说道:“王爷,实际上德川幕府极为蔑视天皇。三十年前幕府制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