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六十名幕府军的八倍。
  也就是说,这边的任何一个幕府军好不容易装好子弹,伸出脑袋准备shè击,那边都会有七、八把步qiāng已经完成了装弹,在壕沟上搜索着目标。
  松平泽业被虎贲军新式步qiāng的shè速惊得目瞪口呆。他一直以来以为幕府军新装备的米尼步qiāng已经十分先进了。但在津王式步qiāng面前,日本铁pào手手上的米尼步qiāng仿佛就是烧火棍,完全被死死地压制着。
  松平泽业看着一个铁pào手端着步qiāng站直身子,还没有开始shè击,就噗地一声被打穿了脑袋。子弹shè穿了铁pào手头上的阵笠,血花在他的前额上猛的一溅,这个铁pào手就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壕沟里。
  这个铁pào手刚倒下,旁边一个铁pào手站起来,又是噗地一声被打穿了鼻子,惨叫着倒在了壕沟里,杀猪一样的嘶吼着。
  松平泽业暗道不妙,快速抬头往外面看了看,发现虎贲军的一百多士兵已经爬到了两百米的距离上。
  再不阻止这一百多人,就要被虎贲军冲进壕沟了。松平泽业大声吼叫起来,让身边的铁pào手们全速shè击。
  然而后装qiāng的shè速实在是太快,松平泽业身边的铁pào手一伸出脑袋,就要面对等在那里的七、八个后装qiāng手。一人对七、八人,结局可想而知。一个又一个铁pào手被雷三的步兵shè倒,脑袋开窍,惨死在三十丈宽的壕沟中。
  松平泽业暗道不妙,这样散shè是送死。
  他大声吼叫着,让还活着的五十名铁pào手放弃散shè,开始齐shè。所有人装好子弹后,一起把头伸出壕沟,进行齐shè。这样一来,即便后装qiāng装弹速度快,也只能等幕府军装好了子弹才进行对shè。
  然而松平泽业的战术更改得太迟了,等铁pào手全部装好子弹进行齐shè时候,对面的虎贲军士兵已经前进到了四十丈之外,眼看就要冲上来了。
  松平泽业将脑袋偷偷伸出壕沟看了一眼,看着越来越近的虎贲军士兵,惊得脸上一红。
  如果幕府军的第一线壕沟被占领,明国人藏在第一线壕沟中向左右壕沟和第二线壕沟shè击,那对幕府军的士气将形成毁灭xìng的打击。
  松平泽业已经来不及考虑更多了,现在的首要问题是拦住冲阵的这一百多人。他下意识地朝身边的足轻队长喊叫起来:“再调五个足轻队上来,拦住明国人!”
  一百五十名铁pào手从后面的壕沟跑了上来,开始和趴在一百多米外的虎贲军对shè。
  两百名铁pào手守在壕沟中,终于拦住了虎贲军的士兵。
  战场上的地面不是绝对平整的,雷三的士兵们趴在一个小土陇的后面和两百幕府军对shè,倒也打的不分秋色。
  此时双方势均力敌,两边的士兵都害怕脑袋伸出去太久会中弹,所以瞄准都瞄得很仓促。而一边士兵shè击时候,另一边士兵往往都藏在掩体后面。
  命中率直线下降。
  几百发子弹shè出去,也未必能shè中一个敌人。
  幕府军又开始了一次齐shè,近二百人全体伸出了脑袋,朝这边打了一顿乱qiāng。雷三的士兵低头躲藏,竟没有一个人中qiāng。
  等对面的qiāng声停了,雷三抬起头瞥了一眼对面,看到对面两百个脑袋飞快地往壕沟里躲藏,冷笑了一声。
  在平日的训练中,雷三已经无数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后装qiāng突击的首要目的是吸引敌人在壕沟中布置密集人员,而不是真正冒着弹雨占领敌人的壕沟。
  雷三举起背上背着的小发shè筒,朝天空shè出了照明弹。
  一颗耀眼的小型铝粉照明弹shè向了天空,正是呼叫火pào支援的信号弹。
  信号弹飞上天空不过十几秒,就有二百多门迫击pào对准了雷三前面的幕府军壕沟,开始了毁灭xìng的地毯式轰zhà。


第0866章 灭亡
  pào弹像密集的冰雹一样落进了两百名铁pào手所在的壕沟,zhà出了一片片耀眼的火花。
  那密集的火焰照得雷三眼睛一花。
  开花弹bàozhà的声音震耳yù聋,然后就是被zhà伤士兵的惨叫声。不知道多少幕府士兵被猛烈的bàozhàzhà死zhà伤。雷三甚至看到一个人被冲击波震飞了起来,飞到了壕沟后面的土层上。
  松平泽业眼疾手快,最快速度藏到了他此前挖的坑洞中,躲开了冲击波和纷飞的钢渣。
  但等bàozhà的气浪过去,他抬头一看,却发现轰zhà造成的伤害可怕得令人无法接受。
  转眼间,松平泽业的七个足轻队就失去了七、八成的人手。
  两百人起码被zhà伤zhà死了一百五十人,到处都是在地上打滚的伤兵和被zhà得血ròu模糊的尸体。碎肢和碎ròu到处都是,浸泡在伤口中流出来的鲜血中。战壕的土壁一片焦黑,呻吟声和嚎叫声像是背景音乐,充满了壕沟的每个角落。
  整段壕沟哪里还像是二百多战士的阵地,根本就是惨遭大屠杀后的人间地狱。
  侥幸没有被zhà到铁pào手也是一身的血,大概都是从伤亡士兵身上飙出来的。他们已经没有斗志继续战斗了,一个个脸色惨白,甚至吓得站都站不直。武器被扔在了地上,溃兵们手脚并用地往第一线壕沟后面的其他壕沟逃去。
  松平泽业一下子呆立在那里,被周围人间地狱般的场景震撼到,一时竟不知道该不该拦住那些溃兵。
  然而松平泽业还在发愣,第二轮迫击pàopào弹又shè了过来。
  又是二百多发pào弹从天而降。
  松平泽业猛的往脚下的洞穴里躲藏,却还是没有躲开。一发pào弹稳稳地落在了松平泽业的大腿上,一下子就把他的腿骨砸断了。松平泽业大声惨叫起来,声音却被开花弹bàozhà的巨大bào破声掩盖。
  zhà弹在松平泽业的大腿旁边bàozhà,松平泽业的下身刹那间就被zhà没了。松平泽业身上的“当世具足”没有防御住最近处迸shè出来的钢渣,他的身体也不知道被多少钢渣贯穿。
  痛苦刹那间让松平泽业失去了意识,他已经没法惨叫了,只呻吟了几声,就死透在他亲手挖的坑洞中。
  转眼间,雷三前面的壕沟中已经完全没有了敌人。
  其他地方的战斗也基本类似,不止是雷三这个连队打垮了敌人,其他的精锐连队同样依靠后装qiāng和火力支援打垮了试图阻止他们的幕府军。
  幕府军一下子又增加了一万多人的伤亡。
  实际上,十一万人的幕府军已经战死了两万多人,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伤亡了。
  从第一线壕沟中通往后方的壕沟中挤满了溃败下来的溃兵。这些溃兵已经被后装qiāng和迫击pào打疯了,已经失去了理智,只不顾一切地撒腿往后方跑。
  甚至押阵的武士们举着锋利的武士刀劈砍这些逃兵,也无法阻止溃兵的逃奔。逃兵冲上去和押阵的武士们扭打在一起,其他逃兵则从这些武士身边继续往后面逃。
  恐慌的情绪在幕府军的壕沟中扩散。
  仗打输了!
  然而很快,更糟糕的情况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