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屠杀的对象。
  几乎每一枚迫击pàopào弹落地,都会带走幕府军士兵的生命。
  短短两轮pào击,就zhà死了一万多日本士兵。六万铁pào手,转眼间就只剩下五万不到。
  当然日本人不是傻子,挨了两轮火pào以后,日本的“老中”阿部重次就改变了战术。令旗在壕沟里快速传递命令,各级军官开始把密集的步兵从第一线壕沟中撤下去,只留三十分之一的士兵防御壕沟。
  松平泽业也迅速执行了命令。他大声吼叫着,只留了一个队三十名铁pào手继续在壕沟中坚守,让其他人全部都去后方待命。
  铁pào手们像潮水一样往后方跑去。密度一减,迫击pào的杀伤力顿时大减。原先每一枚pào弹都要带走一个士兵,现在起码要三十发pào弹才能杀伤一个士兵。
  被选中坚守的士兵则一个个浑身颤抖,无奈地面对着呼啸飞来的pào弹。不过这些铁pào手也知道,若是德川幕府亡了,他们这些下级武士迟早也是饿死的命运。为德川幕府战斗到最后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的宿命。
  松平泽业作为指挥官也没有撤下去。他躲在一个pào弹zhà出的坑洞中。他用壕沟里随处可得的铲子将那个坑洞扩大了,挖成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圆洞,整个人缩了进去。所以周围的pào弹都zhà不到他。pào弹想zhà到他,必须直接命中他藏身的圆洞。
  每次附近有pào弹zhà开了,确信短时间内不会立即有下一轮轰zhà,松平泽业才伸出脑袋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有时候他甚至站起来观察一下壕沟外面的情况,看看明国人有没有冲上来。
  松平泽业的躲藏方法很快引起了其他士兵的效仿,像一阵风似的在壕沟里传播开来。
  迫击pào的命中率变得更低。
  迫击pào轰zhà了十轮,pào管就打热了。pào组们一个个停止了轰zhà,开始用湿毛巾冷却pào管。
  钟峰旁边的热气球上,高空观察员把观察结果写在了纸上,绑在石头上扔了下来。传令兵把这纸条捡了起来,jiāo给了钟峰。
  钟峰站在壕沟里,并不能了解幕府军那边的情况。得了热气球的纸条,他才知道对面的实际情况。看到纸条上的内容,他顿时眉头一皱。
  “日本人撤走了九成六的士兵,只留三十分之一的士兵守壕沟?”
  郑开成愣了愣,说道:“这幕府军也是狡猾,这三十分之一的人马藏在壕沟里,三十多米才放置一个人,我们的pào弹杀伤力大减。”
  钟峰骂道:“这简直是浪费我们的pào弹。”想了想,钟峰说道:“这样打,我们的迫击pào打红了也只能再打死几千人,幕府军看上去颇有破釜沉舟的气概,我们今天是没法把幕府军打溃!”
  郑开成说道:“不过如果日本人只留这么一点人马守壕沟,我们干脆攻上去。”
  钟峰想了想,说道:“攻上去……怕是会有伤亡。对面壕沟里即便只有三十分之一铁pào手,也还是有二千步兵。”
  虎贲军打仗习惯了低伤亡甚至零伤亡,钟峰并不想牺牲任何一个士兵。
  郑开成说道:“若是用普通的步qiāng冲阵,站着冲上去肯定伤亡极大。但是如果我们用津王式步qiāng匍匐前进,对面的步qiāng手也很难命中我们。”
  钟峰眼睛一亮,说道:“津王式步qiāng从后面装弹,趴在地上也而能装弹,如果我们这边形成密度,一定能压制对面的步兵……”
  郑开成这次被李植任命为大阪战役的主将,见钟峰也赞成自己的战术,他一挥手说道:“传我的命令,让配布津王式步qiāng的七千精锐匍匐前进,冲击幕府军的壕沟。”
  旗令兵大喊得令,挥舞令旗,将郑开成的命令传了下去。
  连长雷三站在壕沟里,正用ròu眼观察敌人的动向,却突然看到精锐兵冲阵的旗令。
  雷三吸了口气。
  雷三这个连队是他所在团的尖刀连,一百二十六人全部装备了津王式步qiāng。此时郑开成下令冲阵,雷三的士兵就要杀出壕沟作战了。
  拍了拍手上崭新的津王式步qiāng,雷三小声说道:“靠你了,新把式。”
  转过身子,雷三一挥手喊道:“所有人跟着我,匍匐前进冲击倭寇的壕沟!”


第0865章 战术
  一百二十六人冲出了壕沟。
  两军之间的壕沟距离约一里,一开始一百米雷三并不需要趴在地上前进。但进入到对面壕沟四百米的距离时候,就处于狙击步qiāng的shè程内了。日本人的狙击步qiāng数量虽然不多,但有一把是一把,仍然威胁着虎贲军士兵。一百二十六人匍匐在地面上,慢慢朝幕府军的阵地爬过去。
  雷三的正面,是幕府军足轻大将松平泽业的阵地。
  幕府军的士兵都藏在壕沟底部的坑洞里躲pào弹,一开始并没人发现虎贲军开始冲阵。
  直到雷三前进了一百五十米,已经进入狙击步qiāng的shè程,幕府军的军官们才发现虎贲军压了上来。令旗挥舞起来,幕府军命令守在第一线的士兵站出来shè击阻敌。
  距离大概是三百五十米,松平泽业伸出了脑袋,观察这边的敌情。
  雷三的大兵们等的就是这一刻。
  津王式步qiāng是后装的,即便是趴在地上也可以装填和shè击。这边的步兵前进时候是jiāo替前进,一半人前进,一半人举qiāng掩护。也就是说,早有一百多把步qiāng对准了前面几十米的壕沟边缘。
  松平泽业刚伸出脑袋,就有四把步qiāng朝他开火了。
  不过距离太远,一个脑袋太小,子弹没有打中松平泽业。子弹打在了壕沟边缘的泥土上,“突”“突”地打出几片飞溅的泥土。
  明国士兵怎么全趴着开qiāng?
  松平泽业看着朝自己shè击的后装qiāng士兵,惊得脸上一白。难道明国人的士兵不用装弹的?这是什么道理?
  莫非明国士兵是站着装好子弹,然后就趴着匍匐前进?
  不过此时不是深究这一点的时候,眼看着更多步qiāng就要朝自己shè击,松平泽业赶紧把脑袋伸了回去,再不敢露出头来。
  这边一百多人的冲阵是被松平泽业发现了。此时松平泽业已经把主力撤了下去,他身边三十丈之内只有六个幕府士兵,哪里拦得住压上来的虎贲军?
  幕府军已经战死了一万多人,士气可以说是十分低迷,一旦被占据壕沟恐怕就要崩溃。松平泽业暗道要拦住这些冲阵的敌人。赶紧朝旁边的足轻队长下令,要后面的部队上来增援。
  两个足轻队六十人被调集上来,站在了松平泽业左右的三十丈战壕内。
  松平泽业没法调集更多人上来,因为虎贲军的pào火随时会轰zhà这一片壕沟。
  但足轻大将很快就发现,六十人根本不是三百米外明国人的对手。
  明国的士兵不但确实可以趴着装弹,而且装弹速度极快。五、六秒钟就能完成一次装填。而想完成一次shè击,使用黑火yào的幕府军需要二十秒。虎贲军一百二十六人的shè击密度可以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