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军中的将领们传言:大老土井利胜还政给德川将军后,就作为和谈使者进入了大阪城。据说,土井利胜在大明总兵官钟峰面前剖腹了。
  然而即便是剖腹的高尚举动,也没能熄灭明国人的怒火。明国人扬言要灭亡日本国,灭亡这个万世一表的国家。
  有可能要被灭国这个事实让松平泽业心情很乱,他不知道如果日本国亡了以后,自己作为一个武士的尊严何在,自己要如何生存下去?若是这一次不能打胜仗,松平泽业可能就再没有资格自称为一个武士。
  “奋战!战败就是国灭!”
  松平泽业突然举起武士刀,在战壕里朝周围的铁pào手们大吼了一声。
  听到松平泽业的话,日本的铁pào手们愣了愣,一个个都有些惊讶。战败就是国灭?这是守卫日本的最后一战?
  在日本这个武士统治的国家,最不缺乏的就是为主家献身的精神。听到松平泽业的嘶吼,铁pào手们一个个都眼睛红了起来。如果说这一战是日本的最终战,那很多幕府军士兵都愿意战斗到最后一秒。
  “奋战!”
  “奋战!”
  “战斗到最后!”
  铁pào手们握拳吼叫起来,一个个都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松平泽业看了看周围的壕沟,放下心来。这个壕沟战术不愧是李植创造的战法,可谓是无懈可击。不管是步qiāng还是pào弹,根本没有角度能够shè入这埋在地面下的壕沟。
  虽然对面明军的装备比这边精良,但是如果对面的步兵冲击幕府军的壕沟,幕府军等他们冲到两百米距离内,抬头出去解决敌人也就是一qiāng的事情。
  除非pào弹和子弹从天上落下来shè进这壕沟中,否则根本没有东西能够伤到壕沟中的士兵。
  松平泽业没有见识过淮安大战的战场,他不明白,虎贲军的pào弹就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战争一开始,就是由迫击pào打响的。
  郑开成一挥手,令旗一面接一面的将他的命令传递下去。虎贲军的士兵们用力拉响了迫击pào的pào绳,安静的战场上突然响起连绵不绝的pào击声。
  战场的上空顿时被七千多颗迫击pàopào弹统治,pào弹在天空中划出五十度,甚至六十度的漂亮抛物线,飞到高空,然后像石头一样从高空落下,朝日本人的壕沟中砸去。
  松平泽业看着那些高高飞过来的小pào弹们,惊得张目结舌,一下子就急红了眼睛。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大pào?
  在天空中划出美丽的曲线,迫击pàopào弹像是死神一样砸进了壕沟中,轰轰的bàozhà了。日本人的壕沟中顿时像是zhà满了夺目的烟花,绽放出一片又一片的巨大火花出来。
  松平泽业看到一发pào弹落在了自己右边的三丈之外,在两个铁pào手中间zhà响。只看到怒放的火焰一闪,两名铁pào手就惨叫着往两边倒下。
  铁pào手身上的盔甲“德川胴”专注于正面的防御,对这种侧面zhà开的bàozhà毫无作用。pào弹中shè出的碎钢渣像是飞刀一样撕开了胴甲侧面的皮质兜护,狠狠刺进了铁pào手的身体。两个重伤的铁pào手在地上不断地翻滚着,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声,让他们周围的其他铁pào手都变得面色惨白。
  另外一边,松平泽业左边四丈之外同样落下了一枚pào弹。这一枚pào弹砸在了一个倒霉的铁pào手脑袋上,把这个铁pào手脑袋砸开了花。铁pào手一下子就被砸死了。
  pào弹从铁pào手的脑袋上落到地面,在这个铁pào手的身体脚下bàozhà了。巨大的火焰zhà了出来,铁pào手的双脚顿时就被zhà断,变成了碎ròu和碎骨,随着bàozhà的冲击波飞溅出去。好在这个铁pào手身边没有其他的铁pào手,pào弹没有zhà死第二个人。但是铁pào手下肢中碎裂出来的鲜血却全部溅在了壕沟壁上,把那黑黄色的土壁涂得血红一片。
  松平泽业脸色变得雪白一片。这是什么大pào,松平泽业第一次听说大pào可以这样大角度抛shè的。这已经不像是大pào,更像是投石车。
  这岂不是只能被动挨打?
  松平泽业正要去右边看看那两个重伤的伤员还有没有救,却又听到对面的壕沟中传来嗵嗵的shè击声。明国人的火pào又开始shè击了。
  这shè速也太可怕了些吧?
  这bàozhà的pào弹可不是儿戏。松平泽业立即紧紧猫在壕壁下面,不敢动弹。
  开花弹的bàozhà像是一朵朵烟花,在日本人的壕沟中zhà响,此起彼伏。


第0864章 pào火
  一枚pào弹从天空中落了下来,落在了松平泽业一丈外的近处。只看到火光一闪,巨大的bàozhà声响起,那边一名猫在地面上的铁pào手惨叫着跳了起来。
  这名铁pào手肚子上已经被pào弹zhà得血ròu模糊,只看到红黑色的一片,往外面流着血。不仅是肚子上被pào弹zhà伤了,他的身上其他地方也被钢渣字刺入。
  这名铁pào手使劲用手捂着肚子上的巨大的伤口,捂住了往外漏的肠子,却捂不住淋漓往外滴的鲜血。全身各处伤口中的剧痛像山崩地裂一样袭来,他猛地又倒在了地面上,嘶叫翻滚着。
  那惨状令人不忍目睹。
  一枚迫击pàopào弹嗵一声砸在松平泽业的左边,吓得那附近的五、六个铁pào手猛地往旁边跳跃。但是pào弹落地紧紧过了一秒就bàozhà了,最靠近pào弹的那个铁pào手还是跳晚了。致命的钢刺迸shè出来,扎进了那名铁pào手的裤裆和大腿中。
  那名铁pào手不知道被钢刺扎了多少个伤口,嚎叫着倒在了地上。他一边嚎叫一边摸着自己下身的伤口,似乎是想把伤口中的钢刺拔出来。然而那钢刺早已经刺入了骨ròu中,哪里是人手可以拔出来。他的手一碰到伤口,就被剧痛刺激地双眼发昏,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
  旁边的其他士兵看着这名伤兵的惨状,一个个面色雪白。
  这哪里是打仗,这完全是屠杀啊。
  虎贲军的壕沟中,郑开成用望远镜观察着日本壕沟中此起彼伏的火花,哈哈大笑。他转身朝钟峰说道:“怎么样,王爷的这种新武器犀利吧?”
  钟峰点头说道:“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原先壕沟战让人进退不得,如今完全不一样了。”
  郑开成哈哈大笑,颇为自己先钟峰一步了解迫击pào为得意。
  “钟峰,你说日本人还能顶住几轮pào击?”
  钟峰沉吟说道:“日本人的铁pào手都是下级武士,俸禄远高于平民。此时一退就是灭国,我估计幕府军铁pào手们会再坚持一会儿。”
  “哦?”郑开成好奇地举起望远镜,望向了对面的壕沟。
  壕沟的对面,日本人已经被迫击pào两轮pào击zhà得七荤八素。日本人没有看到迫击pào在淮安的大发神威,不知道这种武器对壕沟的巨大杀伤力,此前在第一线壕沟中堆积着密集的步兵。
  如果没有迫击pào,第一线壕沟中堆积的步兵会有效阻滞虎贲军的前进。但是如今有了迫击pào,密集的步兵就完全成为迫击pàopào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