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记什么是公德。
  全用儒生做公务员,不是一个可取的办法。
  李植在王座前来回走了几步,沉吟说道:“如今中学毕业生不足,靠学校教育没法征募足够的公务员,那就只能启用公务员考试了。”


第0860章 公务员考试
  郑开成听到李植的话,拱手问道:“王爷,何谓公务员考试?”
  李植答道:“公务员考试就是通过考试的方式,从民间择优录取吏员。”
  郑开成听到李植的话,想了想,没有说话。
  选拔合格的公务员是世界各国都存在的需求。公务员的素质直接决定一个国家政府的行政效率。所以在后世,各国普遍实行以公务员考试为核心的吏员选拔制度。
  英国于1870年确立了以公开考试选拔国家公务员的制度,实际了一百多年。英国的公务员考试内容包括“鉴识”、“文书起草”、“集体讨论”和“会议实习”等部分,考选的是公务员的综合能力。
  美国同样实行公务员考试,美国于1883年通过了文官法,并依法成立了文官委员会,全面推行通过考试选拔优秀人才担任公务员的制度。到李植穿越前,美国通过考试选任的公务员已超过了公务员的85%。
  在后世的中国,公务员同样是由考试选拔。
  李植作为一个穿越者,在一镇七省,尤其是在天津和山东引进公务员考试制度,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实际上,在一镇七省也具备了公务员考试的基础。
  首先是天津、山东和辽东的识字率很高。这些年经过李植的鼓励和支持,很多工人和农民都主动学习文化。李植在各地广泛设置扫盲夜校。在山东,识字率从极低的水平上升到了两成半。在天津二十多个州县,识字率更是达到了四成。
  换句话说,李植在天津和山东有四百多万识文断字的子民。这四百多万能够读书看报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就是李植选拔公务员的基础。
  郑开成想了一会,问道:“王爷,这公务员考试,是不是就是和科举一样。”
  李植摇头说道:“不一样,大不一样。”
  “首先,公务员考试选拔的不仅是官员,更是基层公务员。大明的科举考试只选拔官员,而吏员则被认为是贱职,由出身不好的人担任。而且官员是流官,吏员却是铁打不动的钉子户,如此一来,吏员的腐败根本没法控制。”
  “而我们的公务员考试,则是同时选拔官员和吏员。保证所有的吏员都是合格的人才。”
  洪承畴抚须说道:“王爷英明,如此一改,则一扫我大明二百余年科举的积弊,将jiān猾胥吏的本源清正了!”
  李植笑道:“更关键的是,我们的考试不但考知识和能力,更要用百分之六十的分值考选应试者的公德水平。”
  郑开成眼睛一亮,说道:“那这么一来,公务员考试考得最多的是公德了?”
  李植点头说道:“对!能力不强但人品正直的官吏可以依赖其他有水平的人做正确的事情。但一个没有公德的人,他所有的能力都会变成作恶的凭仗,能力越大危害越大。在政府部门中,我们宁愿要正直的中人之姿,也不要jiān猾的能人!”
  “所以这公务员考试,实际上考的就是公德心。我们要把社会上最有公德心的全部搜罗到政府里,作为我们坚固的行政基础。”
  郑开成和洪承畴拱手说道:“王爷英明!”
  ……
  天津卫城的一座小院子里,曾作泽和冯子山两人都穿着一身天津精布圆领坐在厅房中,兴致勃勃地看着今天的《天津日报》。
  曾作泽又看了一遍那公务员考试的消息,脸上显出按耐不住的兴奋。
  “冯兄,我们的机会来了。”
  冯子山哈哈笑了笑,说道:“想不到我们这样没机会去小学、中学读书的文人,也有机会考取王爷的公务员。”
  曾作泽和冯子山两人都是知识分子。说两人是知识分子而不是儒生,是因为两人已经近十年没有读儒家圣贤书了。
  两人本来都是童生,童生这种身份不算功名,去做私塾先生都不够格,原先就没什么用。而在李植控制天津后,儒家学问被李植弃之如敝履,两人也就再没有考取秀才的心思。他们不再读儒家经典,而是到市面上寻找谋生的差事。
  如今两人都是在为人做账房,曾作泽为一家酒楼管账。而冯子山处境略好,是在一家民营水泥厂做账房。
  在天津这样富庶的地方,做账房的收入是很高的。两人都有五两左右的月钱,足够养活妻儿子女。不过作为“民营经济”雇佣的人员,两人的收入比起王爷直接雇佣的士兵、工人和官吏来说,还是差了很多。
  就拿王爷的虎贲军士兵来说,如今月钱涨到五两,一日三餐有荤。更关键的是,王爷的士兵会根据功勋分在辽东分地。这田地的收入比士兵的月钱高得多。基本上只要直接被王爷雇佣了,一辈子的荣禄也跑不掉了。
  所以在一镇七省,大家都是削尖了脑袋想成为王爷直接雇佣的工人、士兵和官吏。
  但是曾、冯二人因为没有经验,几次应聘工厂工匠都失败。两人有家室,又不可能脱产去读三年中学,也没法做官吏,所以一直没能挤入王爷的队伍中。
  但是这次公务员考试,给了两人机会。
  冯子山笑道:“贤弟,这次公务员考试考的是公德和法律,你可精通?”
  曾作泽哈哈大笑,说道:“冯兄,实不相瞒,这些年我把王爷免费发放的这两本书看了几十遍,当真是倒着都能背出来。”
  冯子山说道:“我看这考试不光是要背出来就能考个高分,而是要学而用之。报纸上说了,尤其是那公德一门,考试的题目既是源于课本,却又完全高于课本。当真是要真正信服、实践了公德意识才能拿高分。”
  曾作泽笑道:“冯兄,这一点愚弟当然是知道的。不过愚弟这些年日日看报纸,每日耳熏目染,也算是被公德文化熏陶了,有信心拿个不低的分数。”
  冯子山一拍大腿,说道:“口说无凭,这报纸上的增刊上就有一份‘模拟考试题目’,我们做一做,看能拿个几分?”
  曾作泽信心满满,说道:“好,我想谋个法院的差事,以后做个为民做主的法官。我来做做这模拟题目,看看我这十年来的报纸有没有白读?”


第0861章 发兵
  曾作泽取来毛笔,在那份模拟题上开始答卷。
  那模拟题中的题目大多是选择题。法律的题目倒是很简单,曾作泽基本上都能分辨出正确答案。但是公德题目就有些让曾作泽犹豫了。那出题人出得十分狡猾,总是设计一些模棱两可的场面让答题人根据公德观念做选择。曾作泽花了一个小时从头答到尾,最后一对答案,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大为失望。
  40分法律题,曾作泽得了37分。而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