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士绅,冷冷说道:“尔等可曾向江北军捐银子?”
  那带头的士绅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嗵一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大将军明鉴!我等都是身家清白的富户,那些给江北军捐过银子的士绅都已经连夜逃了。”
  他身后的士绅一个个脸色发白,都跪在了地上,朝李老四磕头。
  李老四冷笑了一声,暗道这些精明的士绅倒是把王爷的政策摸透了。如果真的没给江北军捐过银子,李老四倒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第0859章 江淮省
  扬州城中,李兴看了看知府衙门上挂着的新匾额,笑了笑。
  淮安大胜后,李兴分遣大军占领江北南直隶各府,并随后到达了扬州。
  各地全部被虎贲军占领后,江淮省就可以正式成立了。扬州城作为长江要冲,南北商贾聚集的繁华要地,是长江以北南直隶的最繁华城市。李兴和李老四准备按照李植的命令,将扬州府改为江淮省省城。
  知府衙门外面,已经聚满了扬州的百姓和士绅。
  对于扬州府成为省城这样一件事情,扬州的百姓们是十分高兴的。对于百姓来说,成为省城,扬州城自然会一天比一天繁华,到时候收入会极大提高。而对于士绅来说,以后省城繁华,做点生意也容易得多。
  士绅们比普通百姓消息灵通,早就听说天津和山东的士绅如今都已经失去地租收入,主要靠原先的积蓄生活。而这盘活积蓄最关键的东西就是买股票。如果扬州成为省城,自然会有股票买卖机构入驻,这会极大方便士绅的投资。
  士绅们即将失去田产收益,此时看上去一个个愁眉苦脸。但他们想着传闻中天津、山东士绅在股票投资上的可观收入,又有了一些安慰。
  衙门上方的匾额上覆盖着红绸,李兴和李老四站在匾额的两侧,一起用力,将红绸拉了下来。
  “江淮省巡抚衙门”几个烫金大字露了出来。
  江淮省这就算是正式成立了,一镇六省也从此就变成了一镇七省。
  围观的百姓们齐声叫好,仿佛从那个匾额中看到了自己未来的美好生活。
  站在衙门门口的几十名宿卫举起步qiāng,齐齐朝天空鸣qiāng。然后噼哩啪啦的鞭pào声响起,舞狮队伍开始表演,场面十分热闹。
  李兴挥了挥手,亲兵们从巡抚衙门中搬出一叠叠的书。那些书分两种,蓝色封面是《天津郡王法》,白色封面的是《公德》,亲兵们将这些印刷精良的书籍免费发给周围的百姓和士绅们,让他们钻研学习。
  如今李植对《大明律》的修改太多,尤其是大力加强了民法和商法的部分,已经没法说自己的法律是大明律的完善了。李植干脆搞了个“天津郡王法”出来。
  这种名字一取出来,就有裂土分疆的味道。以前不能公开搞这种法律,但现在改就没有问题。即便天子知道了以后不高兴,也拿李植没有办法。
  至于公德课本,那是人人都该学的东西,李植一直对外免费提供。
  李兴看了看百姓们,大声说道:“这两本书,是人人都该学会的东西。你们不识字的,要抓紧认字扫盲。认识字了,就要抓紧时间学这两本书。只有学完了这两本书,才有可能在郡王治下出人头地!”
  百姓们见官家有印刷精良的书籍送给自己,一个个十分高兴。他们一个个抓着两本书,齐声叫好!
  ……
  李植坐在王府三殿的王座上,看着李兴和李老四发来的塘报,吸了口气。
  如今长江以北的南直隶已经完全被虎贲军控制,江北的八府,近两千万人口全部并入了李植的领地内,长江以北的南直隶改为了天津郡王麾下江淮省,李植治下的大明百姓数量一下子翻了一倍。
  领土扩大,意味着更多的财政收入,更多的兵源,也给予了李植更多地方施展拳脚改造这个国家。但是同时却也带来了很多的问题,而最尖锐的问题,就是公务员的急缺。
  如今李植不在把政府行政人员称为吏员,而是称为公务员,以示为百姓服务的宗旨。
  李植的官员全靠中学培养,但天津和山东只有这一百多所中学,一年的毕业生不过六、七万人。最近这两年李植吞并了河南和朝鲜,这两地需要的公务员大概是三十万人,这已经让李植感觉到公务员捉衿见肘。
  这一年多来,李植也只能先补足河南的官员和公务员,而朝鲜一直处于公务员严重不足的状态。在朝鲜,基本上李植只能每个县派驻几十名官员进行最基本的管理,在基层则高度依赖虎贲军士兵和村庄的自治。
  而两万虎贲军从朝鲜撤出,进入日本作战后,朝鲜就实际上处于无政府状态。
  政府行政人员的基本要求是识字,能够看得懂档案,能够用纸笔记录汇报事情,所以不是随便一个农民和市民都能做的。在朝鲜,因为新式公务员的缺乏,为了维持基本的社会秩序,不少本该被李植抛弃的两班贵族文人又重新进入了政府部门,成为了临时的公务员。
  这让李植感到有些被动——好不容易从两班贵族手上吞并朝鲜,最后却还要依赖这些人治国。这些两班贵族子弟都是儒家文人,势必将儒家那一套东西带进朝鲜省崭新的官场,甚至改变李植一力倡导的公德文化。
  但朝鲜的问题还不是最严重,最严重的是新得的江淮省。
  人口近两千万人的江淮省需要的官员和公务员是以十万计的,少说要四十万人。这种人手上的严重不足,让李植有种无米下锅的窘迫感。
  洪承畴坐在王府三殿的下首,拱手说道:“王爷,如今之际,想用我一镇六省培养的中学生管理领地已经不可能。只能在官员的位置使用中学毕业生,而在基层启用识字的儒生进行最基本的管理。”
  听到洪承畴的话,郑开成摇头说道:“不妥!这样cāo作有很多问题。首先刚毕业的中学生没有在基层锻炼直接做官,十分不妥。官员什么都不懂,容易被基层的儒生欺瞒,一个决策做错了就要连累一乡一镇几千人几年的时间。”
  顿了顿,郑开成又说道:“而且在基层全用儒生做公务员,也实在是危险。一切制度能否得到遵守维护,最关键的还是人。如果衙门里除了官员全是儒生,最终儒生的那一套东西就会替代王爷的公德,主导衙门的文化。”
  “恐怕到时候我们江淮省的衙门,讲究的还是忠孝仁义。”
  李植听了郑开成的话,皱了皱眉头。
  忠孝仁义这种东西,说到底就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的私德。这种私德文化发展下去,就是结党营私官官相护,甚至徇私舞弊贪污受贿。如果李植让儒生成为江淮省政府的主流,恐怕自己治下的江淮省和士绅治下的南直隶不会有什么区别。
  如果基层全是儒生,在儒生的影响下,恐怕自己苦心培养的中学毕业生也会渐渐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