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嗵嗵嗵!”“嗵!”“嗵!”
  看见左良玉从山石后面露出了身子,立即就有两百多门迫击pào朝他招呼过去。
  左良玉看到了朝他shè来的pào弹雨,眼睛一瞪,往前一滚。
  然而两百门pào弹覆盖的地方实在太宽,即便左良玉滚了两米多远,还是没有躲过pào弹的轰zhà。起码有七、八枚pào弹在左良玉的身边zhà响。左良玉的身体刹那间就被冲击波zhà裂了,等bàozhà的气浪变成黑烟升腾起来时候,山头上已经找不到左良玉的尸体。


第0858章 吞并
  正面战场上,吴三桂的兵马在坚持了两个时辰后,崩溃了。
  吴三桂已经在两刻钟前撤退了,断后的两万人变成了被抛弃的孤军。从早上打到现在,这两万人起码被迫击pàozhà死了五千人,再没有任何士气坚守在壕沟里。无论军官们怎么吼叫,士兵们也再不愿意在坑道里等死。
  先是西段的士兵开始溃散,丢弃了江北铳,撒腿往南方逃去。一开始,这些士兵的溃败还没有引起整个队伍的崩盘。押阵的督军营还有斗志维持全军的士气,举qiāng朝这些逃兵shè击。
  但很快,随着死伤人数的不断上升,便是押阵的督军也控制不了局势了。溃败的浪潮席卷了整条战线,慌张地士兵们抱着头跳出了壕沟,不顾一切地往南京的方向逃。
  甚至还有士兵一边逃跑一边和督战队对shè。
  最后攻击督战队的士兵太多,督战队已经完全被溃兵冲垮了,只能跟着溃兵一起往后面逃。于是士兵们溃逃起来再无阻拦,像是大坝溃了一样地往后面逃。
  李兴看到江北军的溃败,哈哈大笑。
  他猛地一甩手,喝道:“冲锋,冲上去追杀江北军,一个都不要放过!”
  旗令兵挥舞着旗帜,将李兴的命令传递到了整条战线上。五万五千虎贲军士兵像是猛虎下山,冲出了壕沟里。
  韦老大率领他的步兵排冲在最前面。这个入伍十一年的老兵如今已经是经验丰富的基层军官了,打起仗来勇猛顽强。此时他的二十八个大兵和四个班长跟在他的身后,举着qiāng一路狂奔,越过了江北军的壕沟,一路往南面追去。
  韦老大经过十一年的锻炼,身体素质很好,远超过自己麾下的其他士兵。他一边奔跑一边往身后的下级们骂道:“你们这些歪把子,跑得这么慢,战功全让其他排的人跑了!要是让王麻子的排超过我们排,你们让我韦老大的脸往哪里放?”
  后面的士兵们喘着气跑着,没一个人回答韦老大的喝骂。
  跑了十里路,韦老大跑得气喘吁吁,终于追到了溃兵。
  江北军的溃兵已经完全散开了,一个两个地散在原野上。韦老大在视野里看到有三十多个溃兵,正气喘吁吁地撒腿往南面逃。
  韦老大猛地往前一冲蹲在了地上。他举着自己那把做工精良的带瞄准镜的津王式后装步qiāng,熟练地打开qiāng机,装上子弹,关上qiāng机,装上底火。
  “啪!”
  一声脆响在原野上响起。三百米外的一个江北军溃兵应声而倒,摔进了小河里。溃兵旁边的其他逃兵看到袍泽被打死,一个个把腰一弯,四散奔逃。
  韦老大冷笑一声,再次打开qiāng机,装弹上底火,又是一qiāng。
  三百五十米外,另一个溃兵惨叫一声,倒在了田垄上。
  韦老大得意地吹了吹qiāng机上冒出来的一点白烟,朝身后的士兵们大吼一声:“散开追!”
  韦老大身后的士兵举着前装步qiāng分散开来,各自盯着一个目标,追杀过去。
  ……
  虎贲军一路追杀,吴三桂留在壕沟中断后的两万大军最后被打死了一万六千,只有四千人不知道藏在哪里躲避,活了下来。加上此前被迫击pàozhà死的一万多人,江北军在淮安战死了近三万人,从此一溃千里,再无法在长江以北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史可法和吴三桂率领江北军日夜不停地逃跑,以最快的速度从瓜洲渡渡过了长江,逃往南京。
  到了南京,史可法才得知左良玉的死讯。当然消息传到史可法那里时候已经是严重失真,史可法并不知道左良玉是被吴三桂害死的。此时江北军变成了吴三桂一家独大,就算史可法怀疑吴三桂害死左良玉,也不敢处罚吴三桂。
  左良玉的死讯让江北二镇士气大落,尤其是左良玉统帅的江北西镇,处于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吴三桂当仁不让,将左良玉的残部吞并。
  此时经过一场大溃败,江北二镇的非战斗减员极为严重。不但有三万战死的士兵,还有逃跑过程中开小差离队的。最后逃到南京的二镇兵马竟只剩下十万人。
  因为左良玉的死讯,史可法震惊之余不敢在南京据守。他和吴三桂率领十万残军继续溃逃,往江北军此前盘踞的南昌府逃去。
  其实南昌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如果虎贲军南下攻打南昌,估计史可法会继续往长沙,甚至成都逃。
  所谓树倒猢狲散,从南京到南昌,一路上又不知道有多少士兵离队。
  ……
  虎贲军好整以暇,从淮安一路南下攻入了南直隶的各个州府县。
  七月十三,李老四率领一万虎贲军士兵攻入了扬州。
  兵强马壮的江北军都大败,虎贲军已经是无敌于天下。扬州的士绅自然不敢反抗虎贲军的入驻。不但不敢反抗,士绅们还和兴奋的农民和市民一起,举着酒水糕点到扬州城外欢迎虎贲军入驻。
  李老四打着总兵的旗牌,骑着高头大马进入了扬州城。道路两边看去,到处都是举着茶水和点心欢迎虎贲军的百姓和士绅。百姓们看着虎贲军的严整军姿,毫不扰民的军纪,一个个忍不住大声叫好。
  “虎贲军威武!”
  “天津郡王威武!”
  “威武!”
  “好个堂堂之军!”
  虽然士绅拼命扭曲真相,但这些年来消息也是逐渐在大明各地传播的,扬州的百姓早知道李植治下的富裕生活,此时如何能不激动?要知道如今这世道下豪强官吏到处欺凌百姓,社会秩序处于极度扭曲状态。即便是江南的扬州,百姓的生活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如果这次天津王的兵马来了就不走了,将扬州纳入管辖,那就当真是要过上好日子了!
  百姓们拿出自己最大的热情欢迎虎贲军,生怕虎贲军来了又走!
  李老四看着欢迎自己的百姓,面沉如水,一路往扬州府知府衙门走去。
  知府衙门里的官吏早就连夜逃走了,此时衙门门口站着几十个大士绅,在衙门大门的旁边摆着几百坛金华甜酒。
  李老四停在衙门门口,看着那些小山一样堆着的金华酒,沉吟不语。
  那几个大士绅对视了一阵,最后推了一个中年人出来说话。
  那个中年人朝李老四抱拳一礼,哆嗦着手说道:“我等……我等代表扬州的士绅,愿为大将军接风洗尘。”
  李老四扫视了一番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