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过来。
  “师长!西南面的阵地上,江北军的殿后兵马突然全部撤走了。”
  “撤走了?”
  李兴愣了愣,看了看旁边的李老四:“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有诈吧?”
  李老四沉吟片刻,说道:“不太可能是诈计,我们的热气球上看得清楚,江北军在那边没有埋伏什么兵马。”
  李兴说道:“那就是那一段的江北军顶不住了,溃下去了?”
  李老四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没有说话。
  李兴朝传令兵问道:“那一段后面是什么?”
  传令兵答道:“热气球上的观察兵传了信息条下来,说那一段壕沟后面是左良玉的家属和家私辎重,走得很慢。”
  听到传令兵的话,李兴眼睛一亮。
  “此时不杀左良玉,更待何时?”


第0857章 左良玉
  左良玉骑马行在妻儿子女的后面,十分担心。
  自己这一行人拖在逃跑大军的最后面。
  左良玉为人桀骜不驯,名为明将实为军阀,素来拥兵自重。因为经常违背上官的命令,他一般把家人都带在军中,防止家属被上官扣为人质。
  不过军中也不是绝对安全的。他原先有一个正妻五个小妾,子女十多人,却在崇祯十一年的许州兵变中被乱兵杀了个精光,只有儿子左梦庚没有遇难。
  这十年他续弦娶了四个小妾,又生了四个儿子三个女儿。
  为了照料这些家室,左良玉在军中带着大量的侍女。这些侍女拖拖拉拉半天才准备好逃跑,加上大量日常使用的家具物品金银财宝要装车,所以左良玉好不容易才打包好,迈上撤退之路。
  不过一旦走了起来,左良玉的家属队伍倒也不算慢。
  左良玉看了看身后pào声隆隆的战场,暗道吴三桂再守一个时辰应该守得住,到时候自己已经走到三十里之外,到时候走到哪就把桥梁什么的破坏到哪,虎贲军就是追也追不上了。
  看了战场一眼,左良玉身子又是猛地一抖。
  这一仗给左良玉带来的冲击太大了。李植的手段实在太惊人,像是变戏法一样不停变出新武器出来,而且一个个都十分实用。左良玉现在开始担忧史可法说的据江力守能不能守住,天知道李植会不会又变出新武器出来。
  不过不管怎样,自己的七万多兵马全部撤了下来,只要大军在手,左良玉就依旧能做人上之人,享受功名利禄。
  左良玉走着走着,他的儿子左梦庚骑马走了过来,问道:“父帅。如今我军敌不过虎贲军,若是虎贲军一路追到南京去,如何?”
  左良玉看了看自己儿子,许久才答道:“先在南京守一守看吧……”
  然而左良玉正在琢磨以后的事情,却突然看到身边一个亲卫瞪大了眼睛。
  “大帅,你看那边……”
  左良玉心里一个咯噔,顺着亲卫的手指往右边看去。果然,在右边看到一队虎贲军步兵正在往自己的前方包抄。
  右边有虎贲军!
  那左边呢?
  左良玉猛地转头,用荷兰人的单筒望远镜往左边看去。果然,在左边的小树林中,也有虎贲军步兵在往自己前方包抄。
  看这架势,虎贲军起码出动了上万兵马在追杀自己。
  虎贲军怎么会越过战线杀到自己身边来的?吴三桂的断后兵马在做什么?吴三桂……
  左良玉思索片刻,突然明白自己被吴三桂卖了。吴三桂一定是记恨自己留他断后,故意卖了个破绽让虎贲军越过战线。
  左良玉顿时怒火中烧。
  “天杀的辽东贼儿……”
  前面突然有一个将领冲了过来,分明是左良玉的中军副将赵柱。
  “大帅!糟了!前面的小桥被绕过去的虎贲军骑兵控制了,我们没法过河了。”
  左良玉刹那间就惊得浑身冒汗,一下子被冷汗湿透了中衣。显然,虎贲军已经完全把自己包围了。
  左良玉慌张地左右看了看,一指东面的小山说道:“上那座小山,在上面挖壕沟据守。”
  军中的鼓号手吹响了停止前进的号角,左良玉的妻妾侍女们顿时乱成了一片,哭哭啼啼。一些侍女甚至想离队逃跑,被左良玉的亲兵抓住,绑住了手脚。
  五千江北军步兵带着辎重马车往小山上跑,很快就逃了上去,开始挖掘工事。
  然而左良玉的步兵还没能挖好壕沟,李植的兵马就包抄上来了。
  李老四骑在马上,率领一万五千兵马像铁桶一样围住了左良玉。
  看着慌张挖掘着壕沟的江北军士兵,李老四笑了笑。
  “不见棺材不落泪。”
  一千门迫击pào被抬了出来,在五百米的距离上对准了小山上左良玉。小山不过几十米高,李老四准备把小山zhà成一片焦土。
  迫击pào开火了,pào弹像是冰雹一样朝小山上shè去,砸中了山上的灌木、小树,轰轰zhà响,在不大的小山上掀起了一片铁雨风暴。
  还在空旷地方挖壕沟的江北军士兵顿时被zhà得鸡飞狗跳。
  用一千门迫击pàoshè击五千人,这种火pào的密度实在太高。江北军的士兵就像是被虎贲军点了名,一发发迫击pàopào弹就在他们的脚底下zhà响。
  江北军不敢再挖壕沟,只拼命往山石树木后面躲避。
  山脚下的虎贲军不慌不忙,抓着望远镜在山上搜索江北军士兵的身影。一发现破绽,立刻就是一排迫击pàopào弹招呼过去。
  zhà了大概十分钟,迫击pàoshè了十轮,pào管都shè得发热了,山上不知道被zhà死了多少人。
  突然,左良玉的中军副将赵柱率领五百家丁朝南边冲了出来。那些家丁都穿着锁子甲,举着虎qiāng马刀,看上去十分精锐。
  虎贲军的士兵来了兴致,齐齐往南面靠拢,准备用步qiāngshè杀这些家丁。
  然而赵柱这个冲锋却是个虚招。就在虎贲军士兵往南靠的当口,山北的包围网上露出一个缺口,左良玉的大儿子左梦庚立即带着几个家丁骑马往缺口冲,那些亲兵在马上抱着左良玉的四个小儿子,想从包围网中逃出生天。
  左良玉知道自己今天是跑不出来了,只想让自己的儿子们逃出一条活路。
  然而左良玉的计划失败了,虽然山北露出一个小缺口,但是虎贲军的士兵有不少都装备着狙击qiāng,哪里会让左梦庚轻易逃走。
  李老四一挥手,号角声响起,起码有两百把狙击步qiāng朝左梦庚一行人shè击。逃跑的人马顿时鲜血纷飞,马背上的左家子弟被打成了马蜂窝,一个个摔倒在马下,从山坡上一路滚了下来。
  山顶上的左良玉看到这一幕,眼睛顿时变得血红。
  他在许州被人灭门一次,想不到今天在淮安又被人杀死了全部儿子。左良玉一生投靠文官,本以为可以追求荣华富贵,想不到最后竟落了个三族俱灭的下场。
  他猛地往山北跑了几步,看着左梦庚的尸体,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此时的左良玉是哭都哭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