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9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他们一个个蜷缩在壕壁后面瑟瑟发抖,求神拜佛希望pào弹不要砸在自己身边。一听到pào弹落地的声音,他们就不顾一切地往旁边扑倒,最大可能减少被zhà死的可能。
  但即便如此,还是时不时有人中招。
  吴三桂也缩着头躲在壕沟里,思索着怎么才能防住这可怕的小pào。仗着身上的鱼鳞甲坚厚,他倒是不像一般的小兵那样害怕pào弹中的钢渣。
  吴三桂也想过在头顶上建铁壳,但那样需要时间。对于江北军这样依赖手工匠人的军队来说,没有半年也建不好这样的工事。有那样的时间造出这样的工事,士兵已经被虎贲军全部zhà光了。
  而冲过去攻击迫击pào,又会被躲在壕沟里的虎贲军士兵qiāng毙。
  怎么看,这仗都没法打了,只有逃跑一条路。
  一枚pào弹突然掉在了吴三桂右边一丈外,吓得吴三桂赶紧往左边一滚。轰一声,pào弹zhà出了一大片烟尘。
  吴三桂暗道此地不能久留,赶紧退出了第一线壕沟。走进后面的第二线壕沟,他却看到左良玉和史可法眉头紧缩,正站在那里商量对策。
  两人脸色都是一片惨白,显然已经完全被“李贼”的手段震撼到了。
  史可法看到吴三桂撤了下来,抚着吴三桂的手说道:“长伯,李贼的手段太骇人,如今我们只能南撤了!退到南京依靠长江固守,等待日本幕府军夹击李贼,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吴三桂听到这话,眼睛一眯。
  撤是肯定要撤的,问题是怎么撤,谁来断后?吴三桂看了看史可法和左良玉的脸色,暗道这左良玉不会是想让自己这边的人马来殿后吧?


第0856章 殿后
  果然,吴三桂还没有说话,左良玉就说道:“左某的将士纪律不如长伯麾下军士,若是留下断后恐怕会哗变。这阻敌追击之事,还是要依赖长伯的铁军。”
  吴三桂听到左良玉的话,冷哼了一声。
  此时铁军两个字听上去却是如此刺耳。左良玉兵马军纪不如吴三桂,此时竟也成为了让吴三桂的士卒上去送死的理由。
  对面的虎贲军是天下雄军,到时候看到江北军撤退,虎贲军肯定是全力进攻。这断后的事情必然十分艰难。稍有不慎,恐怕断后的部队就要全部折在淮安城下。这是死中求生万分凶险的事情。
  在打顺风仗的时候,吴三桂和左良玉还是能精诚团结的。那时候两人都想着要在史可法面前好好表现,等史可法入主朝廷以后能够得到更好的封赏。
  但是在此时兵败如山倒的关头,史可法就弹压不住吴、左二人的军阀本xìng了。史可法笼络武将的手法并不高明,历史上史可法率领南明四镇兵马抗清时候,史可法手下的军阀就时常火并,最后大多降清。
  此时江北军战败,天知道折损的兵马还有没有机会补充,死一个兵就少一个兵,以后就减少一分实力。谁都不是傻子,不愿意在此等关头上去送死。
  吴三桂粗着嗓子说道:“若是吾兵精锐,更没有……”
  然而吴三桂还没有说完话,史可法就说道:“长伯,此番断后之事,还是要靠你的兵马。”
  史可法和左良玉的关系,远比吴三桂亲近。
  早在崇祯十年,史可法就和左良玉一起平贼了,其私jiāo不是吴三桂可以比拟的。而且左良玉不但和史可法关系好,和其他的东林党大佬同样来往密切,左良玉的兵马俨然是东林党“党卫军”。
  平日里,史可法尚能摆出一碗水端平的姿态出来。但在这选人断后的关键时刻,史可法还是下意识地选择让吴三桂的兵马顶上去送死。
  听到史可法的话,吴三桂脸上一沉。
  就算史可法无法入朝为相,吴三桂以后的粮草军饷还是要靠史可法的,此时不是翻脸的时候。断后阻滞虎贲军追击,大概要两万兵马。比起这两万兵马的生死,其他五万多人的粮饷更为重要。
  吴三桂不再多说,心中却已经把左良玉和史可法骂了一遍。
  史可法喊道:“长伯选出精锐阻敌后,就随本官一起南撤?”
  吴三桂黑着脸说道:“断后死生大事,吾不得不亲力亲为守在前面鼓舞将士。本兵和左总兵便先走吧。”
  史可法愣了愣,看了看左良玉。
  左良玉云淡风轻地扫视了吴三桂一眼,没有说话。
  ……
  吴三桂趴在壕沟中,骂了一声娘。
  虎贲军的迫击pào实在是太猛烈了。
  江北军被zhà了一天,起码被zhà死了一万多人。刚开始那一顿狂轰滥zhàzhà死了上万,后来左良玉率领两万兵马断后的这一个时辰中又被zhà死了几千。
  这样的严重伤亡下,若是寻常的兵马,早就崩溃了。然而吴三桂治军颇严,此时又身先士卒守在第一线,硬是把战局撑住了。此时江北军的主力已经南撤,吴三桂硬是靠两万兵马在壕沟里阻滞虎贲军。
  虎贲军在天空上放了几个热气球,当然对江北军南撤的情况一清二楚。看到江北军南撤,李兴急着追击江北军,对吴三桂攻得更急。
  战场上,虎贲军的士兵已经跃出壕沟,猫着腰朝吴三桂的阵地摸过来。
  其实吴三桂的二万兵马也没什么士气了,大多数时候都抱头趴在壕沟里躲子弹,偶尔把头伸出去看看对面的情况。所以虎贲军的士兵压过来,让江北东镇的二万人极为难堪。
  如果站起来shè击阻敌,就要冒着被迫击pàopào弹zhà死的风险。但如果缩在地上躲避pào弹,虎贲军的士兵眼看着就要摸上来。
  吴三桂看着越来越近的虎贲军,感觉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他已经做好准备撤到第二线壕沟中去取马逃跑了,忍不住愤怒地咒骂了起来。
  “贼妄八!左良玉这天杀的贼贱才!”
  吴三桂身边的左军参将王屏藩看了看吴三桂的脸色,说道:“大帅,左良玉在军中带着妻妾家眷,刚才撤退时候磨磨蹭蹭,到现在还在五里之外,没有走远哩。”
  吴三桂愣了愣,看了看这个左军参将。
  “什么意思?”
  参将拱手说道:“大帅,若是这样硬撼虎贲军,不出一个时辰,我们的殿后人马就要全军覆没。我们不如放开一个口子,让虎贲军的注意力集中到重大的目标上,我们其他地方受到的压力自然会大减……”
  “比如说……在左帅那边露出一个破绽,让虎贲军追上拖家带口的左良玉……”
  吴三桂看着这个参将,沉默了半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计策,无dú不丈夫!”
  “左良玉让我们的将士顶在这里送死,我们就让左良玉提前尝尝家破人亡的味道。”
  一挥手,吴三桂朝王屏藩说道:“你去!去把那边的人马撤走!放虎贲军过去!”
  王屏藩笑了笑,快步朝西边跑了过去。
  纷飞的战场上,李兴举着望远镜望着壕沟的对面。
  突然,一个传令兵从壕沟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