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8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从天上shè击?李植是在热气球上发shèpào弹?吴三桂小心地跑到了第一线壕沟中,踩在一个小板凳上往前方的天空上看去。
  然而天空上什么都没有。
  吴三桂心里一个咯噔,暗道今天是见鬼了。天上没有热气球,pào弹是从哪里飞出来的?
  吴三桂又看了看对面的虎贲军壕沟。
  虎贲军的壕沟已经挖到了江北军壕沟的一里外。壕沟上看起来很正常,没什么动静。只是每十丈左右有一个虎贲军士兵伸出脑袋出来,似乎是在观察江北军这边的动静。
  难道pào弹是从虎贲军的壕沟里shè出来的?吴三桂皱紧了眉头。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的麻烦了,江北军根本没法还手。
  “嗵!”“嗵!”“嗵!”
  一片沉闷的声音隐隐从虎贲军的阵地响起,吴三桂凝神一看,果然看到三颗小pào弹从对面的壕沟里飞了出来。
  pào弹在空中画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朝壕沟这边落了过来。三颗pào弹有一发砸在了壕沟外面的土地上,另外两颗则穿过挡雨棚,准确地落进了壕沟中。
  “轰轰!轰!”
  bàozhà声响起,这一次起码有五个士兵被开花弹zhà伤,杀猪一般地嚎叫起来。
  不仅是附近有pào弹zhà响,更远处又响起了更多的bàozhà声。bàozhà声像是过年时候的pào竹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响彻在吴三桂耳朵能听到的附近战线中。显然李植新式火pào的数量不是一个两个,是几百几千个。
  这个数量更让吴三桂有一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李植用了什么手段,竟一次xìng生产出这么多新式火pào出来。就是给江北军几年的时间,也造不出这么多火pào出来。
  而且这新式火pào居然可以抛shè开花弹到壕沟中形成杀伤,那江北军岂不是只能被动挨打了?这仗还怎么打?
  吴三桂如坠冰窟,双手剧烈的发抖起来。
  壕沟的对面,李兴看着架在壕沟里的迫击pào不断杀伤敌人的士兵,激动地眼睛发亮。
  看着看着,李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zhà!用力zhà!zhà死这些直娘贼!”


第0855章 对策
  这次李植给七万虎贲军装备了七千多门迫击pào,几乎每个步兵班都装备一门。散布在一百五十多里的壕沟战线上,也就是大概每十几米的战场宽度就布置一门迫击pào——当然,战场上的壕沟挖得弯弯曲曲,比一百五十里更长,所以迫击pào的密度比理论上稍低一些。
  但是无论怎么看,这样的火力密度都是很惊人的。
  此时在战场上,虎贲军这边到处都是嗵嗵的迫击pào发shè声,而江北军那边,则响彻着小型开花弹的bàozhà声和中弹者的惨叫声。
  如果从高空看下来,会看到一朵一朵红色火花在战壕里zhà开,像是夏天怒放的花朵一样。开花弹zhà开后发出的黑烟慢慢往上升腾,变成一片一片的黑雾漂浮在空中。配合着壕沟里伤员身上溅shè出来的血液,让整个画面的色彩变得十分血腥。
  虎贲军的士兵们都满脸惊奇地看着cāo作迫击pào的战友们,看着那小小的火pào统治着这一百多里长的战场。
  比起后方大壕沟里那沉重的十八磅长pào,五十斤左右的迫击pào简直就像是一个玩具。而迫击pào的pào弹就更小,还没有虎贲军的手榴弹大。然而这个小东西却在战场上发挥了其他武器无法比拟的作用,彻底让对面的壕沟变成了人间地狱。
  尤其是在淮安坚守了一年多的那两万人,更是满脸的赞叹。想不到苦守了一年多进退不得的淮安战线,如今被这七千多门迫击pào完全改变了。
  李兴按耐不住手痒,走到一门迫击pào面前赶走了pào手,开始cāo作pào筒往对面shè击。
  李兴此前在范家庄的校场上就多次试shè过迫击pào,此时cāo作起来得心应手,看得旁边的李老四都忍不住赞了几句。
  微微调整了pào口的角度,李兴用手掌比划了一下远处的目标,猛地一拉pào绳。
  嗵一声,三斤多重的pào弹shè出了发shè筒,抛向了四百多米外的壕沟。
  不过pào弹没能落入壕沟里,在壕沟前面两米处zhà了。
  李兴看了看落弹点,喝道:“再来!”
  他和配合他的pào兵一起装好了pào弹和底火,再次一拉pào绳。又是一枚pào弹向远处shè去,轰一声zhà在了江北军的壕沟里。
  李兴竖起耳朵听着远处的声音,希望能听到敌人的惨叫声。
  但李兴没能听到,他嘿了一声,调整pào筒的方向瞄准旁边的壕沟,又开始了第三次,第四次shè击。
  最近几年李植积极向外拓展硝石的贸易。如今李植的势力不但从江南走私四川和湖广的硝石,还可以通过山西商人连接蒙古、西域的矿产。新疆的硝石矿产十分丰富,通过大同王氏的商队源源不断地贩卖到天津,让李植的火yào供给充裕起来。
  也正是有新疆的硝石支撑,李植才敢使用迫击pào这种武器对付江北军。毕竟迫击pào是越过壕沟shè击敌人,如果敌人采用松散阵形,有时候要好几发,甚至十来发pào弹才能zhà伤一个敌兵,弹yào消耗量是很惊人的。
  李兴shè着shè着,始终不确定自己是否命中敌兵,恼怒地皱紧了眉头。
  shè到第十次,李兴几乎把自己正面的十几米壕沟全部用迫击pào弹犁了一遍,终于看到火光一闪,一个江北军士兵被bàozhà的冲击波撞到了壕沟壁上,半边身子露出壕沟,惨死在壕沟的边缘。
  李兴终于得手,十分兴奋,朝李老四喊道:“看到没有!老四,这就是王兄的手段!我看江北军这次拿什么抵挡!”
  李老四点头说道:“东家,不,王爷确实手段神奇。我当真是越来越相信那个星宿下凡的说法了。若是寻常人,哪里能想得出这么多神奇的物事出来?”
  李植一个又一个发明带来的冲击力太大,已经让李老四越来越敬畏了。如今李老四虽然有心和李植拉近关系,但也不敢再叫李植东家,还是改成王爷的叫法了。
  李兴哈哈一笑,一拳打在李老四的肩膀上,打得李老四一个踉跄。
  江北军的战壕中,一片混乱。
  到处都是伤兵和尸体,不知道到底被zhà死了多少人。惨叫声和呻吟声像是背景音乐,在壕沟中来回萦绕。壕壁上到处都是被pào弹zhà过后的焦黑土层,上面点缀着pào弹里迸shè出来的致命钢渣。被zhà死的尸体里流出涓涓的血流,聚集在壕沟的低洼处。在壕沟里走几步,就能看到尸体身上被zhà断的碎肢,令人作呕。
  吴三桂为了减小被迫击pào轰zhà的伤亡,已经把人马撤了下去,只留了十分之一的人守第一线的壕沟。原先江北军每天分两班驻守前线壕沟,每一丈的距离上布置三个人。但现在吴三桂大大减少了壕沟中的人员安排,让一个人守三丈的壕沟。
  这样的安排,可以大大减少迫击pào的杀伤力。
  那些个被选中守壕的可怜虫基本上处于崩溃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