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8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吴三桂拱手说道:“正是。”
  听到吴三桂的话,左良玉仿佛听到一句废话,自顾自端茶杯喝起茶来。
  史可法抚须沉思了一会,笑道:“长伯多虑了。虎贲军如今在日本被围了两万人,水军又不是红夷的对手,接下来就只有被我江北军和日本幕府军夹击的下场了。”
  江北军和荷兰人之间靠帆船通信,信使一个月才来回一次,史可法此时还完全不知道濑户内海上英荷联合舰队的全军覆没。
  顿了顿,史可法说道:“此等时候,虎贲军垂死挣扎,搞出一些虚张声势的举动也是很有可能的,长伯无需担心。”
  吴三桂说道:“然而李贼手段神奇,花招百出……”
  史可法哈哈大笑,说道:“长伯,如今我们有和李贼一样的兵器,人数更是李贼的两倍。就是李贼把壕沟挖通冲过来,我们也是稳cāo胜券!”
  史可法说道:“长伯,你想想,这壕沟之中大pào打不到,火铳shè不进。即便是李贼的火箭弹shè过来,也完全没有角度能shè进壕沟。唯一能对付这壕沟的办法,就是在对面挖一圈壕沟坚守。其他的手段,在这藏在地下的壕沟面前毫无作用!”
  “长伯无需多虑!”
  吴三桂看了看史可法,有些不安。
  左良玉冷笑了一声,说道:“军门,你怎么如此畏惧李植。莫非你觉得李植真的是星宿下凡?他能像孙猴子那样一吹气就变出一个法宝出来,把这无懈可击的壕沟给破了?”
  “如果李植能自己发明壕沟战法,然后又自己琢磨出破解这壕沟战的手段,我就真的服他是星宿下凡!”
  史可法听到左良玉的话,仿佛听到一个极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
  “李贼要是有那样的手段,我们也不需要和他对峙了,将南方八省和天下士绅的家财拱手送上便是了!”
  听到左良玉和史可法的话,守在左良玉身后的两个左家侍女也捂嘴笑了起来,仿佛在嘲笑吴三桂的杞人忧天。
  左良玉的亲兵们对视了几眼,眼睛里也有笑意。
  吴三桂被众人嘲笑一顿,顿时好不尴尬。
  他吞了口口水,转口笑道:“这么说起来,吾确实有些多虑了……”
  史可法一挥袖子,说道:“长伯,你最近有些过于焦虑了。你放心,等我们和幕府军一起攻入天津,我一定让天子为你封侯!到时候李贼一除,这天下就是我们士人的。只要李植不是天上的星宿,地上的神仙,我们就不怕……”
  然而史可法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听到“轰!轰!”几声巨响。然后接下来就是几声凄厉的惨叫声。
  史可法一下子突然慌了神,手一抖,哐当一声把手上的茶杯摔在了地面上。


第0854章 抛物线
  史可法一下子摔了杯子,却一点不关心地上的碎渣。他目瞪口呆地看向门外,想弄明白刚才的bàozhà声和惨叫声是怎么回事。
  吴三桂倏地一声站了起来,右手按在剑柄上,睁大眼睛看着房屋门口。
  然而外面似乎是兵荒马乱,一时还没有人进来汇报。
  左良玉却还能保持冷静。他眯了眯眼睛,拱手说道:“本兵大人,总兵官,莫要慌张。李植的大pào不可能能够zhà进壕沟,大pào没有角度能shè击壕沟,除非李植的大pào是从天上往下shè,否则都会被壕沟前面的泥土拦住!”
  这个年代的大pào都是实心弹,强调的是冲击力。像迫击pào那样45度甚至60度抛shè开花弹的打法对于实心弹来说毫无冲击力,在这个时代的火pào上还从未出现过。左良玉从未见过那样的战法,当然不明白火pào怎样才能shè进壕沟里。
  史可法和吴三桂看了看左良玉,眼睛中惊疑不定。
  左良玉想了想,说道:“二位不要惊慌,一定是士兵抽旱烟时候不小心点燃了火yào袋,所以有bàozhà声。”
  “二位担心什么?担心李植真有手段把pàoshè进壕沟来么?李植是人不是星宿下凡!”
  左良玉说完这句话,就哈哈地笑了一声。他毫不慌张,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
  吴三桂看了看左良玉,脸上yīn晴不定。但迟迟没有看见进来报信的军官,吴三桂也怀疑外面是发生了小事故。看着冷静的左良玉,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然而吴三桂还没有坐回椅子,外面就响起了巨大的bàozhà声。
  这次不是一声、两声,这次是几十声bàozhà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传来,像是一片滚雷在耳边zhà响。
  惨叫声像是bàozhà声的配音,随后传来。
  听到这一片bàozhà声,左良玉手一抖,竟将一盏热茶全部泼在了自己的大红官袍上。
  连绵不绝的bàozhà声,这显然不可能是士兵弄出来的事故。
  李植真的是星宿下凡?又发明新的手段对付壕沟战了?
  史可法脸上顿时雪白一片,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毫无疑问,这是李植的新手段zhà进壕沟了。前面的壕沟里一定出现了大问题。
  屋里的侍女和亲兵们慌张起来,一个个面无人色地往屋角里退,似乎害怕那bàozhà会突然发生在屋里。
  终于,门口跑来了一个佰长,大声喊道:“大帅!李贼的开花弹shè进壕沟里来了!”
  吴三桂大声问道:“大pào怎么可能shè进壕沟?壕沟这么深,大pào怎么shè得进来?”
  那个佰长慌张地答道:“末将不知,末将只知道壕沟里到处都shè了pào弹进来,到处都在bàozhà。”
  佰长话音未落,又是一片滚雷般的bàozhà声响起。
  史可法和左良玉对视了一眼,眼睛里已经有了恐慌。
  吴三桂猛地迈开了步子,走出了屋子,往第一线壕沟那边走去。
  第一线壕沟中的场面有些混乱。原先被认为是绝对安全的壕沟突然变成了对面火pào的靶子,顿时让士兵们恐慌起来。一些士兵被此起彼伏的bàozhà吓得脸色发白,紧紧贴在壕沟前侧的壕壁上不敢动弹。还有一些士兵连战立在壕沟中都不敢了,只紧紧地抱着头趴在地上。
  吴三桂抬头一看,突然看到一颗黑色的pào弹呈45度斜斜从天空中掉了下来,砸穿了壕沟上面的挡雨棚,落进了他右边二十米处的壕沟中。
  pào弹落地处的士兵看到这一颗pào弹,惨叫起来,拼劲全力往两侧跳跃躲开。
  pào弹很小,但杀伤力却很惊人。落入壕沟不过一息时间,pào弹周围的士兵还没有跳开,pào弹就bàozhà了。火花在壕沟中猛地绽放出来,pào弹中的钢渣四处乱飞。
  pào弹的冲击波虽然杀伤力有限,但那钢渣却一下子shè向了周围两米的空间,顿时重伤了附近的两名士兵。
  两名士兵不知道被钢渣刺到了什么部位,在地上翻滚惨叫着。血液在翻滚中迸shè出来,让本来就满是汗臭味的壕沟中又多了一股血腥味。
  盛夏的天气中,吴三桂只觉得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为什么pào弹会斜斜从天空的方向shè进来,难道李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