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拼个鱼死网破。”
  吕虎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集中火力打沉红毛的旗舰!”
  旗语被挂了起来,剑鱼号刚刚冲到战线的外围,就被十几条铁甲舰集火攻击。
  穿甲弹像是雨点一样shè向剑鱼号,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有五、六枚开花弹在剑鱼号的船舱内zhà开。惨叫声像是屠宰场里的杀猪声,响彻船前船尾。整条战舰开始在海面上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随时要被开花弹zhà散身子。
  好在剑鱼号作为一艘三级战列舰,船身结构十分坚固,才勉强承受住了开花弹的伤害。
  加斯科因噗通一声跪在了甲板上,拉着阿德尔伯特的手臂说道:“荷兰司令!举旗投降吧,我们打不赢的!”
  阿德尔伯特怒视了加斯科因一眼,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吼道:“只有懦夫才向黄种人投降!”
  加斯科因哭丧着说道:“我们来远东是来殖民的,不是来送死的!”
  阿德尔伯特咆哮道:“只有鼓起我们白种人最坚定的意志,才能真正征服这人口一亿的大明!”
  一发锥形开花弹突然从东面shè来,一头撞进了剑鱼号的水线船壳中。
  阿德尔伯特突然停止了咆哮,瞪大眼睛看着那颗破壳而入的穿甲弹。
  如果阿德尔伯特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位置是火yào库。
  战列舰的火yào库是藏在火pào甲板的下层的。在火yào库的外面另外有一层厚木板,防止的就是实心弹直接shè中火yào库。
  然而锥形钢芯弹的穿透力实在是太出众。在穿透了水线附近的船壳后,锥形弹又破开了火yào库的隔板,一头扎进了几十桶黑火yào中。
  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开花弹点燃了剑鱼号底舱的全部火yào。巨大的火焰和冲击波像是烟花一样猛烈的绽放出来,刹那间就吞噬了整条战列舰。半个战场都被这个巨大bàozhà的光芒照亮,让人无法直视。
  冲击波刹那间就撞碎了顶层甲板,阿德尔伯特根本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气浪吞噬了。
  ròu眼已经看不到阿德尔伯特变成什么样子了,但是在这样的气浪冲击下,身子被zhà碎显然是唯一的结局。
  加斯科因同样中了招,不过他站的位置稍微偏一点,没有被气浪zhà成碎肢,而是被zhà飞了起来,直接被震上了几米高的空中,噗通一声掉入了海中。
  吕虎看到剑鱼号zhà了起来,只觉得眼睛一花,就赶紧把脑袋扭开了。等他再转头看回来时候,发现荷兰人的旗舰已经毫无悬念地被zhà成了两截。实际上战列舰中间位置二十几米长的一断船体都不存在了,只有焦黑的船首和船尾在海面上燃烧着,一点点沉入海底。
  海面上到处都是焦黑的水兵尸体,白色的气泡和红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在起伏的海浪中不断往周围扩散。
  其他战列舰上的欧洲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旗舰的殒殁。
  终于,他们结束了毫无意义的抵抗,一艘接一艘地升起了白旗。


第0853章 星宿
  淮安城西南面左良玉的壕沟阵地中,吴三桂皱着眉头,带着家丁往前走着。
  吴三桂这几天发现虎贲军的动静很不寻常:虎贲军各个地段的士兵都出动了,在不断往江北军这边挖壕沟,把两军壕沟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一里不到。
  虎贲军想做什么?
  吴三桂想不明白虎贲军这个举动的意图是什么。
  此前江北军也试图通过挖壕沟挖到虎贲军的阵地里去,但是还没有挖通壕沟,就被虎贲军的手榴弹zhà了回来。
  但是虎贲军往这边挖壕沟是什么意思?虎贲军的水军pào兵撤走后只剩下七万人,人数上远逊于江北军的十六万人。难道虎贲军发疯了,想挖通壕沟上来ròu搏?
  吴三桂决定去找史可法和左良玉商量一下。
  吴三桂的身边,江北军的士兵们一个个好奇地站在壕沟中,望着几百米外在地底下挖掘壕沟的虎贲军。
  江北军的士兵手上握着被江北军称为“江北铳”的米尼步qiāng。
  实际上江北铳已经成为江北军的普遍装备。
  米尼步qiāng虽然是十九世纪出现的武器,但实际上米尼步qiāng的qiāng身和十七世纪的线膛燧发qiāng并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尾部中空的锥形子弹上。而锥形铅弹的生产,也是简单得无以复加。
  所以米尼步qiāng这种武器虽然效果奇佳,但是制造难度极低。李植在崇祯七年就敢生产这种武器。
  江北军作为南方士绅守住家业的唯一希望,在士绅的帮助下从南方各省搜集了一万多会做火铳的匠人。在荷兰人的教授下,这些匠人很快就掌握了米尼步qiāng的造法。
  对于生产十七世纪水平的qiāng械这件事情来说,虽然使用机器可以提高效率,但是只要有足够的熟练匠人,人数上的优势也是可以弥补工业水平的不足的。
  江北军坐拥近亿的南方人口,有的就是人。
  这些步qiāng质量涉及到江北军的存亡,所以左良玉和吴三桂很重视,派出得力亲信专门管理江北铳的制作。所以总体看下来,虽然江北铳的质量比不上李植的步qiāng,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至于瞄准镜,其实就是一个低倍数的望远镜,完全是手工磨制的东西。李植和江北军使用的是完全一样的方法,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领先。江北军这半年来找来了好多玉匠磨荷兰人运来的玻璃,制造了不少瞄准镜装备部队。
  江北军如今在qiāng械上达到了和李植一样的水平。
  所以哪怕虎贲军在淮安增兵到七万人,江北军也丝毫不惧。实际上,江北军这几个月一直扮演着进攻的角色。正面强攻壕沟不太可能,江北军就不断在淮安的侧翼扩大战线,试图迂回到虎贲军的侧后去。
  如今淮安南部的战线长度已经被拉到一百五十里,虎贲军甚至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在一些地段,虎贲军一个人要负责几米宽的壕沟。
  江北军的战略意图是将拖住七万虎贲军,静待十几万日本幕府军攻入北方,然后南北夹击人数严重不足的虎贲军。就目前来看,这项战略十分顺利。
  唯一的问题是,虎贲军往江北军这边挖壕沟是想做什么?
  由于堑壕战的特点,左良玉如今的中军指挥所也修在壕沟中。吴三桂一走进屋子,就看见左良玉和史可法正在那里喝茶。
  吴三桂朝史可法作揖行礼,坐了下去。
  史可法看了看吴三桂,笑了笑。
  如今史可法是南方士绅人望所在,可谓是呼风唤雨。他手上掌握着南方各府州县士绅的千万捐款,又通过左、吴二人统治江北军,权力极大,可谓是大明南方的无冕之主。如今他举止间自有一种气势,和往日的南京兵部尚书大不一样。
  不久,便有亲兵递上了茶水。
  “本兵大人,近日李贼虎贲军的举动颇有些不同寻常。”
  史可法抚须问道:“长伯所说的异常,可是虎贲军挖掘壕沟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