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8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战列舰慌张了。在逃跑的过程中,他们朝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铁甲舰shè击了。
  一百多门滑膛pàoshè出了pào弹,向铁甲舰飞去。
  距离七、八百米,已经是加农pào有效shè程的极限,只有不到一成pào弹砸中了铁甲舰的装甲。即便是不到这一成的pào弹,也只有一半,也就是八、九颗重pàopào弹真正伤害到了铁甲。
  有四颗pào弹打穿了铁甲舰的装甲。但实心弹造成的伤害是极为有限的:一枚什么也没打中,滚到船壳另一头停了下来。另一枚砸坏了一门线膛pào,线膛pào一歪撞伤了一个pào兵,但也只是轻伤。一枚打在没有人的船员舱室中。最后一枚pào弹实际上shè进了铁甲舰装煤的煤舱中,打在煤堆上震出一片黑灰。
  对于四十条船的舰队来说,受到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
  然后铁甲舰还击了。
  又是六百门穿甲弹shè了出去,pào弹像是嗜血的猛兽,一头扎进了战列舰的船壳中,zhà出了一朵又一朵的火花。
  这一次,线膛pào的pào手们更有经验,大多是瞄准战列舰的水线shè击。开花弹的bàozhà直接把一条战列舰的底层船壳zhà破,海水像是喷泉一样从火pào洞口涌了进去。船上的船员开始跳海,战列舰渐渐朝海面下方沉了下去。
  另外三条战列舰同样受到重创,内部被zhà得稀里哗啦。但他们的风帆没有受创,还在往北面逃。
  于是过了一分钟,铁甲舰的线膛pào再次开火。
  这一次,猛烈地pào火直接zhà沉了两艘伤痕累累的战列舰。最后一条侥幸没有被击沉的战列舰也被zhà了个内部开花,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三十九条战舰的联合舰队已经失去了七条战舰,损失了近五分之一。欧洲人的士气受到致命的打击。
  在牺牲了这么多舰船后,荷兰人的前排和后排战舰终于聚拢到了一起。三十二条战列舰无奈之下摆出了圆阵,聚集在旗舰剑鱼号附件迎战追过来的铁甲舰。
  吕虎看着报团求生的战列舰,笑了笑。
  “欧洲人破罐子破摔了!”
  石定平也笑道:“实在是我们的铁甲舰开得太快,否则欧洲人的战列舰早就逃跑了,又哪里会挤在这里和我们死战?”
  吕虎一挥手,说道:“包围他们!”
  旗语被挂了起来,铁甲舰的蒸气轮机发出了悠长沉闷的汽笛声,快速朝东西穿chā,开始进行包抄。最后花了十几分钟,铁甲舰横亘在海上,以半圆形包围了挤在一起的战列舰们。
  最残酷的轰zhà开始了。
  如果说火绳qiāng手的排队qiāng毙是这个时代最残酷的战争形态,那战舰的对shè就是仅次于此的另外一种。而欧洲人此时面对李植的穿甲开花弹,一中弹就是zhà一片,这种被shè击的残酷xìng就更加成倍上升了。
  战列舰也试图pào击七、八百米外的铁甲舰。但是平均二十多发pào弹才有一发pào弹能破开铁甲舰的装甲。即便破开装甲,也造成不了什么决定xìng的伤害。
  而铁甲舰的大pào,每一发都zhà得欧洲人血ròu横飞。
  六百门线膛pào喷出火舌,不断向挤在一起的战列舰轰zhà。波涛起伏的海面上,锥形开花弹尖啸着划破空气,撞进了一艘又一艘战列舰。
  从吕虎的角度看过去,就看到挤在一起的战列舰身上不断zhà出巨大的红色火花,此起彼伏,像是一场大型烟火表演。


第0852章 bàozhà
  荷兰人和英国人也试图朝铁甲舰还击。
  但是因为战列舰是挤在一起的,遭到四十艘铁甲舰围攻的战列舰只有外围的十几艘有角度还击。更多的战舰都在内圈,如果向外开pào只会打到自己人的军舰。
  于是海面上的战争变成了四十多艘铁甲舰半圆形围着欧洲人外围十六艘战列舰轰zhà的局面。
  这完全是不对称的战争。
  震耳yù聋的pào击声连绵不绝,让人耳朵里听不到其他的声音。pào弹在海面上呼啸飞过,大多数的pào弹都落在水里,在水面上激出巨大的水柱。有时候一条船周围能zhà出上百道水柱,大大小小,让附近的海面看上去像是沸腾了一样。
  一些球形pào弹击中铁甲舰的铁甲或者钢甲,发出巨大的撞击声。这些球形pào弹大多被钢铁装甲弹开,只在装甲上面留下一些凹陷。只有极少数的重型pào弹能够穿透铁甲舰的装甲,撞出无数的木屑飞舞,对铁甲舰造成实质xìng伤害。
  但是十六艘战舰的三百多门侧舷pào数量不多,造成的铁甲舰伤害十分有限。
  而欧洲人战列舰上面的情况,就惨烈得多了。
  六百门线膛pào围着战列舰轰zhà。虽然李植一方同样有大多数pào弹落了空,但每一发开花弹shè入战列舰中,都会掀起摧枯拉朽的巨大bàozhà。战列舰中的人员就像是被猎手瞄准的靶子,被一枚枚shè进来的开花弹zhà得血ròu模糊,不chéng rén形。
  不仅是全开甲板上的人员被zhà死,就连战舰内部的各种甲板、隔舱都被zhà得七零八落。到处都是大洞,甚至一些较薄的木板还在bàozhà的火焰中燃烧起来。
  一艘又一艘的战列舰被打得失去了战斗力,冒出熊熊的火焰。如果火焰蔓延到火yào库,整条战列舰都会被zhà成粉碎。
  船上的水手疯狂地往海水中跳,试图躲避船沉人灭的结局。
  如果从天空的高处俯瞰战场,就会看到一幅身形较小的铁甲舰蹂躏三十多条巨大战列舰的景象。
  阿德尔伯特站在剑鱼号上,脸涨得通红。他朝加斯科因说道:“高贵的不列颠舰队长阁下,我们没有机会了!逃也是死,力战也是死。如今只能冲上去接舷战,和敌人决一死战!”
  阿德尔伯特率领着远比李植强大的联合舰队封锁大阪,结果战局却变成这样,他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加斯科因哭丧着脸说道:“李植的铁甲舰比我们开得快,我们怎么冲得上去?”
  阿德尔伯特怒吼道:“舰队长阁下,难道作为高贵的不列颠男爵,你准备向有色人种投降吗?英国人的荣誉感呢?”
  “不管英国人怎么做,我们荷兰人不会向有色人种投降!”
  加斯科因被阿德尔伯特骂得说不出话来,张嘴结舌。
  他转身看了看外围战列舰身上不断zhà出的火花,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阿德尔伯特大声呼号起来,让旗令兵挂上了旗语,命令全体舰队朝铁甲舰冲锋!他又向剑鱼号的舵手和帆手下令,指挥这艘一千五百吨的巨舰在其他军舰中穿梭,向外围行去。
  左拐右拐,剑鱼号率领后面跟过来的战列舰从内部穿到了pào火连天的外部,朝七百米的铁甲舰冲去。
  吕虎站在天津号上,诧异地看着荷兰人的旗舰冲了过来。
  “荷兰人想做什么?我们船明明比他们快。难道他们以为他们能冲上来接舷战?”
  石定平想了想,拱手说道:“恐怕荷兰人被我们zhà得有些失去分寸了,这是垂死挣扎,想和我